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八章

许昕想拦住樊振东,但是樊振东速度很快,转眼便离开大营范围。

他一个人都没带,太危险了,许昕连忙调了一小队人马跟着樊振东去找。

“太子对太子夫的关心程度倒是还不如东皇子。”

张继科的话是嘲讽的语气,但是许昕未曾理会。

他没想到樊振东对方博竟这样上心,之前科侍和他说过的话他其实并未放在心上。

只当樊振东之前与方博见过,所以方博在吴国没有熟人和他走的近些。

但是现在看来,恐怕不止是这样。

只是方博心里的人他已经确定是张继科了。

那么对樊振东,方博是把他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张继科看着许昕的沉默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也只好和马龙回了自己的帐篷。

第二日一早吴皇下令启程回城,这个结果大家都早就心里有数。

他不可能为了方博一直等在这的,没有连夜离开已经是他最大的限度。

樊振东不在,许昕必须护送吴皇回宫。

张继科和马龙带着秦国的人决定留下来继续寻找方博。

方博是张继科的弟弟,所以吴皇也并未多想,有给他们留下一部分人便和许昕回城了。

临走前张继科拦下许昕。

“许昕,如果这次找到方博,他想离开,我会带他走。”

“你不怕他和争马龙吗。”

“我怕,但是我更怕他在你这受苦。”

“我也想留下找他的,可是现在我是父皇身边唯一的皇子,我必须先送他回城,等宫里一切安顿好,我就来和你们汇合。”

“许昕,你这都是借口,我也不想与你多说,时辰不早,你早点准备走吧。”

许昕还想再解释什么,可是他发现张继科说的没错,难道再多的解释不都是借口吗。

樊振东带着一队人回到出事的地点,四处排查。

终于发现了当时方博逃离的车辙印。

他们顺着车辙一路往前,找到了被丢弃在路边的马车。

这辆马车就是方博的马车,但是里里外外的搜遍了车里,也没有方博的影子。

樊振东吩咐大家四处去找。但是都没有线索。

他们一路往前发现前面没有路了,是悬崖,侍卫们四处搜索,在悬崖边发现了一只鞋。

樊振东认得这是方博的鞋,他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是他不想承认,一定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他亲自带人去悬崖下面找,找了一天一夜也没有结果。

悬崖下面什么都没有,第二天马龙张继科的人也和他汇合。

大家又一起找了三天,但是仍然一无所获。

许昕是在第五天回来的,他也加入到了寻找的阵营。

可是这样毫无线索的翻找,一点用处也没有。

他们即怕什么都找不到又怕找到的一具没有体温的尸体。

大部队来来回回已经将悬崖附近以及周围翻找几遍,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大家心里知道也许方博真的离开了。

不然一个人是不可能就这么消失在天地间的,还有那天悬崖边的那只鞋。

一个月后,吴皇传来圣旨召许昕樊振东回京。

樊振东立马上书表示要继续寻找方博,吴皇震怒,斥责樊振东。

并下了第二道圣旨,宣布太子夫方博死讯。

要求樊振东等人第二天一早启程回京。

张继科虽然觉得吴皇的做法很不近人情,可是一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知道也许他的弟弟真的没了。

“东皇子吃点东西吧。”

张继科拿些烤好的牛肉递给站在一旁不知道在看什么的樊振东。

樊振东这些日子都没怎么吃东西,之前脸圆圆的,现在却有些尖下巴了。

樊振东接过吃的,却也只是吃了一小口就又放在一旁。

张继科摇摇头,这些天大家都劝过樊振东,可是他都听不进去。

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他是这样的在乎方博。

张继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樊振东正在看的地方,是那个悬崖。

他痴痴的望着悬崖,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张继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少年。

他看到少年的眼角有泪。

许昕和马龙站在远处看着眼前这一幕。

“你的弟弟倒是比你更有人情味。”

“你不是一直标榜自己有多爱方博吗,可是你不是也不如我弟弟吗。”

“折磨自己又有什么用,如果折磨自己方博就能回来,我愿意,可是这毫无用处。”

“都是借口罢了。你爱的更清醒,在你心中方博没有你的权利重要。”

马龙不置可否,只是冷笑。

“起码他在我的心里,可是你的心里呢,可有他一点位置。”

看着马龙离开的背影,许昕反复想着马龙的话。

他的心里有方博的位置吗,方博曾经在自己的心里吗。

他也看向那个悬崖,方博你真的就这么走了吗。

你舍得这个世界吗,舍得你哥吗。

第二日一早,大家启程回京。

樊振东偷偷留下自己的心腹继续寻找方博。

他相信方博一定还活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就是觉得方博还在,一定还在。

回到京都,吴皇罚了樊振东禁足。

马龙和张继科决定启程回秦国,这次来秦国已经太久了。

吴皇大摆筵席送马龙和张继科离开。

许昕亲自送他们到了京都边界。

“许昕,回去吧。”

“继科,今日一别,不知今生还能否再见,你能为我吹一次埙吗?”

张继科不解的看着许昕。

“我并不会吹埙。”

“怎么会,你忘记了吗,小时候我经常犯错了,秦先生罚我禁闭,是你总在外面吹埙,虽然我们我们并不相熟,也没见过,但是每次听到你的埙声我都觉得特别安心,如果那段日子没有你的埙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熬过去,你都忘记了吗,还有秦先生后来和我说,有个小公子经常为我求情,说觉得我在里面太孤单了,你还记得吗。”

“原来经常被秦先生关禁闭的人是你。”

“你想起来了。”

“你一直以为那个替你求情的小公子是我吗。”

“难道不是你吗。”

“你误会了,替你求情和吹埙给你听的人都不是我。”

“那是谁。”

“你为什么会以为是我呢。”

“禁闭解除之后,我一直在寻找你,可是秦先生也只是说是个不常见的小公子,他并不识得,没几个月秦先生就告老还乡了,后来小胖也来求学,有一日他跟我说他认识了一个会吹埙的小哥哥,小哥哥埙吹的特别好,人也特别好,我连忙追问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说了之后,我就知道一定是你,我便问他,你叫什么,是谁家公子,他亲口告诉我,你叫张继科,是肖国皇子,这怎么会有错呢。”

“许昕,你被骗了。”

“什么意思。”

“会吹埙的人是小博儿,当年在秦先生那替你求情的人也是他。”

许昕差一点要站不稳。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他呢,小胖明明和我说是你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骗你,也可能是他那时候还分不清我们的名字。但是这都是过去那么多年的事情了,再去追究也没有意义,现在小博儿也离开了,那就更没有意义了。”

许昕抬头看着张继科,张继科不知道为什么许昕竟然哭了。

“他有和你说他为什么要为我求情吗。”

“他心软,觉得你一个人被关禁闭很可怜,他那时候也刚来我身边,还很没安全感,其实他一直都没有安全感,所以偶然发现了被关的你,就想帮帮你,可是他做不了什么,就每天去吹埙给你听。”

“原来是他,原来是他。”

许昕一边说一边笑,笑了又哭,张继科不知道他怎么了,但是他看上去很不好。

张继科扶住他,许昕你没事吧,你还好吗。

许昕看着张继科摇摇头,我没事,我很好。好的不得了。

“谢谢你,照顾好自己,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好,就是你幸福。”

“许昕,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你们走吧,我没事。”

马龙看着这面情况好像不太对,连忙过来看看情况。

看见许昕这个样子,他有些意外。

“他这是怎么了。”

张继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许昕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他突然就这样。”

马龙看他这样,心里猜测可能还是割舍不下张继科。

“继科,你先回车上,我和他说几句。”

许昕这样,自己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交给马龙解决。

“好,我在车上等你。”

看着张继科走远了,马龙拽起地上的许昕。

“你这是在演苦肉计给继科看吗。”

许昕看着马龙,觉得马龙的想法很可笑,可是自己不是更可笑吗。

“马龙,以后好好对张继科,他是真喜欢你。”

“我自己的太子夫,我自然会好好对你,倒是你,收起你的眼泪,表演给谁看。”

许昕觉得讽刺,这个人,上一个月还想要和自己争抢自己的太子夫。

如今却来警告自己离他太子夫远点。

可是至少他的太子夫还在他身边,他还来得及对他好,而自己的太子夫已经被自己弄丢了。

许昕不想和他争执,自己有太多的东西理不清。

“你放心,我不会再纠缠你的太子夫。”

“你最好说到做到。”

许昕没再回答马龙,他有些话要回去问樊振东,他需要一个答案。

即使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却还是抱着一丝侥幸。

“许昕走了吗,他刚才怎么了。”

“他已经走了,也许只是想在你面前演戏,别去想了,我们走吧。”

“他也是个可怜人。”

“别想了,走吧。”

“你还爱着小博儿吗。”

“继科,小博儿他已经离开了,我会在心里为他留一个位置,可是你才是我的太子夫,你明白吗,我们的未来还很长。”

张继科低头没有说话。

“或许你现在会觉得我的心怎么这么狠,可是我是一国太子,我肩上担负的不是我自己的生命,还有国家的使命,继科,希望你懂我。”

“我懂或不懂都不重要,我这辈子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啊。”

马龙看着眼泛泪光的张继科,之前自己对不起他的地方太多了。

以后一定会好好补救的,他和方博终究是没有缘分。

其实早在狩猎之前他就想清楚了,方博从来不属于他,他也不想强求。

只是没想到他会出意外。

回头望向吴国的方向,马龙想下一次来也许就是战场重逢了。

许昕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到宫里。直奔樊振东的寝宫。

樊振东还在禁足阶段,侍卫们拦不住许昕,只能去请吴皇。

看到推门而入的许昕,樊振东有些诧异。难道是方博有了消息吗。

“太子,什么事情这么急非要这时见我,是他有消息了吗,找到他了。”

许昕挥掉樊振东拉着自己的手。

“当年吹埙的人到底是谁。”

“你都知道了。”

“吹埙的人真的是方博吗。”

原来没有他的消息,博哥,你在哪啊。

“你既然都知道了,又何必来问我。”

许昕一拳打在樊振东脸上。

“你为什么要骗我。”

“你现在问我这些还有意义吗,他已经没了,他没了。”

樊振东毫无畏惧的看着许昕。

那么好的人,就这么没了,他不信,他不信。

“你为什么要骗我,如果你没有骗我,现在一切都会不一样。”

“你别再自欺欺人了,不会有什么变化的。你是伤害他最深的人。”

许昕又给了樊振东一拳,樊振东没有还手,只是冷笑着看着许昕。

“你住口,你住口,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我们不会是这样子的。”

“你为什么不说话,樊振东,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许昕,你现在怪我有意义吗,你要找的人到底是谁,你自己没有感觉吗,我说他是谁他就是谁吗,你的判断呢,你的心呢。”

看着许昕痛苦的样子,樊振东一点感觉也没有。都是他活该。

“对不起,我忘了,你没有心。”

评论(29)
热度(55)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