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九章

许昕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樊振东寝宫的。

在门口遇到了赶来的吴皇,对于许昕硬闯的事情吴皇十分气愤。

自己这两个儿子真的是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于是樊振东的禁足还没解除,许昕也被禁足在太子府。

许昕回到太子府,每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喝酒。

他回想着他和方博的每一次相处,竟然都是痛苦。

他带给方博的都是绝望。

如果不是自己强要他去狩猎,他根本不会出事,他身体还没有恢复,自己为什么一定要闭着他去,如果他没去,一切是不是就会不同。

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他为什么那么蠢,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心去感受。

方博来吴国之后,有几次他都听到了埙声,可是他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

自己为什么这么蠢,为什么不去探究,为什么不去寻找,为什么不用心去看。

他想着那晚方博绝望的眼睛,他记得方博说过他说许昕你后悔的。

他说的对,自己现在疯狂的后悔,他后悔了,他该把他捧在手心里的。

他该是他一辈子呵护的珍宝,可是现在这珍宝丢了。

他亲手弄丢了。

吴皇本来只是想小小惩戒许昕,便罚了禁足三日,可是连续七天许昕都不曾上朝。

吴皇亲自到太子府一看,才知道自己一直器重的太子竟然每日酗酒。

一天中竟然没有清醒的时候。

吴皇派人给许昕醒酒,但是清醒了的许昕看着倒是比醉着更令人痛心。

他嘴里念叨着已经下落不明的太子夫。

吴皇不知道他们夫夫什么时候感情竟然这般好了。

樊振东解了禁足,吴皇派他去协助调查这次遇袭事件。

本来是打算让许昕去的,但是想起那天在太子府看见许昕时他的样子。

吴皇也只能叹息,这孩子怕是废了。

临走前,樊振东去太子府看了许昕。

许昕坐在地上,手里抱着酒坛子,管家说自从那日从宫中回来他便一直是这个样子。

樊振东看着他的样子,只觉得活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许昕,是你害死了他,只是这样太便宜你了,你会失去更多。

等我站到那最高的地方,就是你的死期。

樊振东再次来到当天遇袭的地方,心腹和他汇报近期的发现。

没有找到方博,樊振东松了一口气。

没有消息也许就是最好的消息。

根据心腹的调查,当日刺杀的人很可能是当年吴皇灭国的宋国后人。

现在的吴国皇城,当年就是宋国的皇城,吴皇灭宋之后改为吴国。

当年宋国皇子被贴身侍卫带走,这么多年吴皇一直寻找也没有找到。

樊振东没想到一个亡国的皇子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量来行刺。

这其中恐怕少不了其他国家的支持。

或者是武林中的势力。

如果是宋国皇子抓了方博,那么一定是想要用方博做人质要挟吴国得到些什么。

可是过去了这么久,对方一点消息也没有传来。

难道方博不是被对方抓走的,还是说可能行刺的人是以宋国伟掩饰。

线索太少了,一切还是要从长计议。

樊振东抓紧手里的剑,博哥,你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已经一个月了,床上的人还是没有醒。

大夫开得药一碗一碗的灌下去,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床上的人看上去还是没有生气。

“不是说这贴药下去一定会有效果的吗,为什么还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宗主息怒,可能是这位公子身子底子太差,一时还没有吸收药效,再等一夜看看,一夜之后肯定会有效果的。”

“好,我就给你一夜时间,如果明日清晨,还是没有起色,我就要了你的脑袋。”

“是是是。”

看着暂时应付过去,大夫连忙退出去,擦掉头上的汗。

宗主一直待下宽厚,但是对这小公子的事情确实格外在意。

可是这小公子的伤,本就有旧疾在身,又跌下悬崖,着实不好办啊。

希望小公子吉人有天象,明天一早一定要醒过来啊。

宋鸿远看着床上躺着的人,这一个月来,他一直没有醒过来。

表情也一直都是这样,苦着脸。

自己第一次看到他身上的伤痕的时候,恨不得杀了伤害他的人。

听了大夫说他的身体曾经遭受过什么,他更是心如刀绞。

怎么会有人忍心这样对他。

他这样好的人,为什么要被伤害呢,放在手里呵护还来不及。

从前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了呢,没想到命运对自己这样好。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小孩子脸圆圆的,站在街角哭,那个时候宋国刚被灭国。

侍卫为了保护他也被害死,他只有一个人了,每天东躲西藏。

他本不该管闲事的,但是看着那个和自己一般年龄的孩子他就是移不开脚。

小孩子身上的衣服不算华丽,但是却是干干净净的,应该是和家里人走散了。

宋鸿远知道最好的方法是站在原地等他的家人来接他。

可是他看着这个孩子,他想我都没有家里,你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呢。

他就这样带走了这个孩子,只用了一个肉包子。

孩子每天都在哭,他没有办法,就总是吓唬他。

后来孩子终于不哭了,但是变得很胆小,一定要跟在他身边才好。

他们都只有彼此可以依靠。

两个人挤在一个破庙里,啃一个馊了的馒头。但是那时候竟也觉得是快乐的。

一起趴在大户人家门口听人吹埙。

看他那么喜欢,自己就去杂耍卖艺,终于给他买了一个埙。

看到埙的时候明明喜欢的不得了,还是不肯要,一定要退掉换吃的。

没办法,只好说你不要我就摔掉,又急忙忙的抢下来像宝贝一样护着。

他吹的特别好听,他想他小时候一定是学过的吧。

这个时候他有些后悔了,为什么当时要带走他呢。

如果没有带走他,他的家人已经找到他了吧。

可是看着他又觉得他有自己难道还不够吗,自己会对他好一辈子的。

但是自己最终还是食言了,还是抛下了他。

骗他在街上等自己,在角落里看他从白天等到黑夜,又等到第二天天亮。

看他回破庙找不到自己哭的喘不上气。

看他在街上被一个锦衣公子带走。

那一刻他想冲出去拦住对方的,可是他不能那么做。

他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离开他,好不容易才狠下心。

他这一次不做,他就在没有机会了。

他是宋国的皇子,他身上肩负着复国的使命。

他不能为了他而放弃一切,他的未来还有很多苦路要走。

他想起前日找到自己的父皇的旧部。

他还在被追杀,他还需要人保护,他保护不了他。

他不能拉着他一起,也许哪一天他就没了命也说不定。

如果他和自己在一起,那么哪一日被吴国的人抓到,说不定为了保全自己身边会把他交出去替自己死,他不希望有那一天的到来。

纵使再舍不得也一定要放手。

对不起,没问你的意见把你带到我身边。

对不起,没问你的已经就让你离开我。

方博,你还会记得我吗,你偶尔是不是也会想起我。

怨恨我的无情,无法原谅我的抛弃。

听到外面的响动。给床上的人盖好被子,宋鸿远轻轻的走到屋外。

“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查清楚了,方公子是吴国太子许昕的太子夫。吴国那面已经宣布了太子夫的死讯。”

“这么快就放弃了吗。”

“是,秦国太子夫夫也已启程回了秦国。”

“吴国太子怎么样。”

“据说每日在太子府饮酒,一天之中没有清醒的时候。”

“还算他有点良心。”

“负责调查这次事件的人是谁。”

“是樊振东,他刚被解了禁足,主要负责这次调查。”

“他们可以查到什么线索。”

“他们应该已经猜到是宋家的人,但是应该不会怀疑到宗主头上。”

“那就好,一定不要让他们怀疑到我头上。”

“是,宗主放心。”

半夜的时候,方博终于醒了。

但是他的眼睛里都是茫然,宋鸿远喂了他一些水。

他乖乖的喝了水,又再次睡了过去。

宋鸿远连忙叫了大夫过来问。

大夫直说可能是身体虚耗太大,所以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中午的是方博才再次醒了过来。

“你感觉怎么样,身上哪里不舒服吗,有什么不舒服要马上告诉我。”

方博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是谁,这是哪,我是谁。”

“我是宋鸿远,这是我的家,你是”

宋鸿远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他抓紧方博的肩膀。

“你不记得你是谁了。”

方博皱皱眉头。

“你弄痛我了,放手。”

宋鸿远连忙松开他。

“你不记得你是谁了吗。”

方博揉揉自己的脑袋。

“我不记得了,我的头很痛,我稍微想一想就觉得很难受。”

“那就别想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你不要费力去想。”

“你是宋鸿远,那我是谁,我为什么在你家。”

宋鸿远扶方博靠在床上坐好。

“你是方博。”

“那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为什么在你家。”

宋鸿远看着方博追问的眸子,对不起,方博我又要骗你了。

“我是你的夫君。”

“你是我的夫君。”

“对,我是你的夫君,我们成亲已经一年了。”

“那我为什么会受伤。”

“我们被仇家追杀,你不小心跌落悬崖,所以受伤了。”

方博点点头,像是想通了什么。

“那我以后就叫你夫君吧。”

宋鸿远红着眼睛点点头。

“你才刚醒过来,多休息休息,有些事情想不起来就不要勉强自己。”

方博点点头听话的躺下。

看着方博又睡着了,宋鸿远才叫来大夫询问。

“怎么回事,他为什么忘记了过去的事情,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有可能是跌落悬崖的时候撞到了脑袋。所以有些事情暂时不记得了。也可能是他的潜意识里不想记得某些事情,所以忘记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他以后还会想起来的。”

“很有这个可能,也许他很快就会想起过去的事情,也可能永远忘记。”

“这都要看他自己了是吗。”

“是的。”

“我知道了,等他醒了,你再去给他好好检查一番。”

“是,宗主放心,我会根据他的情况给他调理身体。”

“他这个身体情况,多久才能大好。”

“依据他的身体情况,起码也要六个月才行。”

“六个月这么久。”

“是,他的身体情况太差了,六个月已经很短了。”

“如果我要带他回宗里,也要六个月之后才能启程吗。”

“是,他现在不宜移动,只能静养,回宗里路程遥远,他的身体吃不消啊。”

“我知道了,你继续按照你的方法来吧。”

大夫出去之后,他又回到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人。

虽然你不记得我了。

可是博儿希我望你一辈子也不要想起来过去。

我虽然不知道过去的你经历了什么,可是看着你身上的伤痕。

那些肯定不是好的回忆。

这辈子再次重遇你,我只希望你一生平安喜乐。

评论(32)
热度(55)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