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只要有你 古代架空AU (上)

马龙和父亲住在塞外已经八年了 这些年从未回到过中原

马龙都已经忘记了中原的样子

这些年马龙一直有心事 

虽然父亲没有和他说过 但是他知道他们之所以生活在塞外

是因为这么多年一直有人追击他们

很小的时候马龙就知道 有人要他父母的命

他还记得那是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那年他才四岁

他在睡梦中被母亲摇醒

他听见院子里兵器击打的声音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母亲带着他从后门离开

到了三里外的凉亭 母亲把他藏在草堆里

告诉他在这里等她和父亲回来

如果天亮了他们没出现就一个人离开这里隐姓埋名远走高飞

其实这个的时候马龙 哪知道什么是隐姓埋名

毕竟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

 

 

他还记得那天的夜是那样的黑 自己是那样的孤独无助

从此之后他就怕黑了

他是第一次一个人过夜

还是在外面冷风吹穿了他

他觉得自己就要冻死了 太阳怎么还不出现啊

父母怎么还不来接自己啊

他就那样昏睡过去了

迷糊中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

再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比自己稍大一点的孩子蹲在自己身边打量着自己

看到自己睁开眼睛

对方兴奋的说“嘿 还活着你渴不渴啊”

这一刻的马龙觉得他很像太阳 

可以照亮自己的那种太阳

可是马龙不想和他说话 只是点头

他把水递给马龙 马龙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

他又笑了“你是几天没喝水了吗你叫什么啊”

马龙只是看着他 不说话

马龙现在不想理他 即使他像太阳

马龙抬起头天已经大亮了 可是父母并没有来

自己以后该怎么办 他突然觉得恐惧 哭了出来

太阳哥哥看着他哭了出来 有点手足无措

这个孩子怎么回事 刚才喝水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说哭就哭啊

到底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啊

“你哭什么啊 你怎么了啊 ”

毕竟他也还只是个孩子 并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哭起来没完的孩子

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陪在他身边 看着他哭

直到他哭累了 又睡过去了

他很想抛下这个小东西不理他 可是这附近都没有人家

他又实在不放心

他觉得这个孩子该是和自己不一样的吧 

他看着白白嫩嫩的 该是好人家的孩子 也许他家人正在找他呢

反正自己也是无家可归的孩子

就陪陪他吧

 

 

马龙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可是这次好像并没有像昨晚那样害怕

因为身边是白天那个太阳哥哥

太阳哥哥睡着了 

他旁边地上有很多小果子 马龙不知道那是什么

但是他很饿了 拿起来就吃也不管干净不干净

他吃东西的声音吵醒了旁边的太阳哥哥

太阳哥哥眯着眼睛看着他

“你这小家伙怎么什么都敢吃啊 也不怕有毒”

马龙只是看着他笑 也不接话

他看马龙笑了 也就笑了

两个人就这样傻傻的笑 谁也没有多说什么

吃完了果子两个人躺在地上看星星

天上的星星可真多啊

星星可真亮啊 真好看

又过了几天还是没有人来接马龙 太阳哥哥忍不住了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啊 你要不要跟我走 虽然我也没有家 只是到处凑合”

他有点期待的看着马龙 说不上为什么 他就是很喜欢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孩子

他让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保护欲

马龙看着他只是摇头

“你不会说话吗 真可惜”

他看着他摇头 知道他不愿意 心里有点难过

要是能听听他的声音也好啊

“那我就再陪你几天吧 反正我也没地方去”

他大咧咧的把小孩子抱在怀里 

马龙在他抬起头怀里看着他 

马龙觉得他真的就是太阳

 

 

一个多月马龙每天跟在太阳哥哥身后

太阳哥哥带着他上树打果子

去山里打兔子

去水里抓鱼

这些事情马龙之前都没有做过

每一件事情都让他觉得有趣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有开口说过话

很多时候他都想张嘴

但是话到嘴边 又没有说下去

他们每天晚上都回到那个凉亭

太阳哥哥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他知道那对马龙一定很重要

也许是约定的地点吧

他心里觉得其实马龙是被抛弃了吧

只是马龙心里还是放不下吧

但是这样的日子挺好的

太阳哥哥觉得至少自己不孤单了

他像过往每天一样去河边给马龙打水洗脸

快到凉亭的时候 远远的看到马龙在抱着一个男人哭

他快步跑过去

男人警惕的拿着剑看着他

马龙在男人耳边说了什么 男人放下来剑

走到他身边 

“小兄弟谢谢你这两天照顾我儿子老夫感激不尽”

说完作势要跪下

太阳哥哥连忙扶起他

“原来你是他父亲 他一直在等你 以后好好照顾他吧 别再放他一个人”

他果然还是和自己不一样的 有人一直在牵挂着他

不像自己是个孤儿

他要和他父亲离开了吧

那就让自己先说再见吧

转过身去他也不会的向前走 他不敢回头

怕一回头自己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马龙看他要走 急忙要去追

可是父亲拦住了自己 看着自己摇了摇头

马龙喊他“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马龙 ”

走远的人停下了脚步

终于听到他的声音了 

和想象中的一样好听

他没有回头但是马龙清晰的听到了他的回答

他说他叫“陈玘”

 

 

父亲带着马龙一路逃到塞外 幸亏当地一个老伯收留他们

他们才躲开追杀 

救他们这家的老伯有个外孙 比马龙小两岁 

他就是马龙唯一的朋友 许昕

他们两个一个没有了母亲 一个连父母是谁都没有见过

马龙曾经问过父亲 母亲去了哪里 可是每次问起父亲只是叹息 久而久之 马龙也不敢再问 只是在心里偷偷的想念着母亲

为了感激老伯的收留 马龙的父亲收了许昕做徒弟

马龙和许昕每日跟着父亲习武

马龙的鞭子使得好 许昕则善于用剑

马龙时常会梦到那个太阳哥哥 只是梦里总是只有一个背影

也不知道他还好不好 还记得自己吗

 

许昕这几日总觉得有人跟着自己 和外公讲了 外公只当他小孩子胡闹

师傅听到后详细的问了他一些问题 他虽然不知道这些问题有什么用

但是师傅的脸色很不好看 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脸色

他把事情告诉马龙的时候 马龙的脸色也不好看

他不知道这父子俩怎么回事

但是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我哪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 我为什么来塞外吗”

“当然记得你的意思是跟踪我的人可能是追杀你们的人”

“我不知道只是我有点担心”

许昕看着马龙紧蹙的眉头 拿手抚平他的眉头

“别怕师兄 现在我可以保护你了”

马龙现在的心思都在哪些跟踪许昕的人 并没有听清许昕说了什么 只是随口嗯了一声 难道好好活着就这么难吗 他仿佛又闻到了那年的血腥气味

 

父亲一连几日都没有回来 马龙终于待不住了

他得出去找父亲 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

自从那日许昕说了有人跟踪他 第二天早上父亲叫他过去 跟他几句话就出门 到现在也没有再回来 

父亲走之前再三交代马龙不要离开家 但是现在马龙不能再等

许昕拦不住马龙 但是也不同意他自己去

两个人拿了兵器就出去找人了

两个人像无头苍蝇一样找了两天 一点收获都没有

马龙这些天都没有好好吃饭 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许昕看在眼里 疼在心里

“师兄你多少吃一点吧 你这样下去师傅回来看到要心疼死了”

“昕子我吃不下 你和外公慢慢吃”

马龙走到院子里 坐在地上看着成群的牛羊

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恐慌 他可以不问母亲到底去了哪里

他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他忘不掉那天的黑夜

那天的气味他害怕父亲就像母亲一样不见了

可是他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

上一次有太阳哥哥 这一次怎么办

抬头望着天空 把眼泪生生的逼回去

他告诉自己马龙 你要坚强 一定要找到父亲

 

阴暗潮湿的地牢中 十字架上绑着一个浑身是伤的男人

正对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衣着华贵的男人

他看着跪着的下属

“找到那个孩子了吗”

“回王爷已经找到了 只是不知道两个孩子哪个是您要找的人”

“那就两个都带回来”

“是”

跪着的人弓着腰离开

男子站起来拿起火炉中的烙铁 贴上绑着的男人身上

有肉烧焦的味道 绑着的男人剧烈的挣扎 嗓子却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他的舌头被人拔了

施虐的男子脸上是扭曲的笑容

“你很痛苦吧 你更痛的是你的老婆现在是别人的王后 即使是一个沉睡不醒的王后 我得不到的 你也别想得到 哈哈哈哈哈”

 

马龙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环境

手脚都被绳子绑住了

许昕在自己旁边 他喊了几声许昕悠悠转醒

“师兄你没事吧”

许昕着急的问他 马龙摇摇头说自己没事

可是两个人都不知道现在这是哪里 但是他们知道这一定和他父亲的失踪有关

不一会门外进来一群人 人群最末是一个气质出众的男子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孩子

“你们谁是龙儿”

两个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 谁也没有说话

男人的眼睛在两个人身边飘来飘去

许昕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但是这个人身上的阴鹜之气太重 定不是什么好人

于是他站起来

“我就是马龙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放了他他是无辜的”

男子玩味的看着许昕

“你很有勇气 可是我知道你不是 龙儿该是像他那般白白净净”

他指着坐在地上的马龙 马龙站起来挡在许昕前面

“没错我就是马龙 你想怎么样”

十二岁的孩子眼里本该都是纯真 可是现在马龙的眼睛里全是戒备

但是那双眼睛真像他的母亲

“我只是想好好照顾你”

男子走下来想要抱一抱马龙 马龙转身躲开 

“是你抓了我父亲吗”

“你很聪明你想见你父亲吗”

“当然你把我父亲怎么样了”

说起父亲这个孩子还是急了 到底只是个孩子

“只要你乖乖听话 我就让你见你父亲好不好”

马龙长得太像他母亲了 男人的手不自觉的摸上他的脸

“你到底是谁 你想干什么”

“我是邱国的川王 邱贻可你可以叫我可叔 我只是想好好照顾你”

“我现在就要见我父亲 要不然我就咬舌自尽死在你面前”

马龙看出这个男人根本不想杀自己 所以用命逼他

男人无声的笑了

“好现在就去见他 迟早也是要见面的”

他给马龙松了绑 牵着马龙的手往外走 马龙回头看许昕

“别担心会有人好好照顾你朋友的你现在不是着急见你父亲吗”

“不能伤害他”

“好”

马龙跑到许昕面前

“昕子你在这等我 我去见父亲 ”

“师兄带我一起去 我不放心你”

“没事的我一会就回来”

许昕还想再说什么 马龙只是摇摇头 跟着那个王爷走了

 

来到地牢潮湿的空气让马龙不停的咳嗽

这里太冷了他觉得自己控制不住的发抖

鞭子打在身上的声音传来

马龙向前奔跑两步

看着十字架上的男人

男人的脸已经被烫的腐烂

可是男人身上的布条他认识 那是父亲身上的衣服料子

他跑上前去抱住十字架上的男人 对施行的人大喊

“你们住手停下来”

十字架上的男人听到他的声音 激烈的抖动身体 嘴里咿咿呀呀的

可是就是说不出话 

“父亲父亲 你怎么样了 父亲 我是马龙啊”

声音是颤抖的声嘶力竭

马龙握紧袖中的鞭子

一鞭抽到邱贻可的身上 只是他的武功有限 邱贻可一抬手便抓住他的鞭子

抢了过来马龙和他对打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你放了我的父亲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对他”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我是川王”

“你为什么要抓我父亲 八年前是不是也是你杀了我母亲”

“你以为你母亲死了”

男子颇有兴趣的看着马龙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可以放了你父亲 但是我要你答应我 做我的孩子 你愿意吗”

“什么叫做你的孩子”

“就是要你做小王爷啊 你愿意吗”

“是不是我愿意 你就放了我父亲”

“是”

“好我愿意 ”

 

马龙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床板

“昕子你快走吧 别让老伯担心你 我不走了 我要留下来了”

“师兄你看见师傅了吗”

“看见了可是我知道父亲活不久了我要留下来报仇”

“那我也留下来帮你”

“不要他是个王爷 我不想连累你 ”

“我不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要保护你”

“昕子如果你要保护我 就把自己变得强大 那样你才能保护我 要不然你只会拖累我 我不想你拖累我 我嫌弃你是个累赘”

马龙的话说的绝情

许昕最终还是走了 但是他发誓他会变得强大 他终有一天会成为强者

可以保护马龙的强者

马龙没有去送许昕

他站在屋子窗前看着许昕骑马越走越远

昕子你好好活 

许昕走了马龙就没有牵挂了

父亲那天的样子 生不如死

不如痛快一点 邱贻可就是想要折磨父亲吧

其实他早就想好了自己要怎么做

只是许昕还在 他不能冒险现在他终于可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他去给邱贻可请安 说想要见见父亲

他这几天表现的很好 邱贻可特别喜欢他

说他比他的义子强多了

他没见过他的义子 据说是八年前他收养的

外人都叫那个孩子杀神 

两个人来到关押马龙父亲的地方 马龙走进父亲 

“父亲其实你很想解脱吧”

床上躺着的人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

“好我成全你”

马龙拔刀捅向父亲的心脏

“孩儿不孝”

邱贻可没想到马龙会这样做 他想阻止他 可是他离的太远

眼前的一切发生的太措手不及了

马龙拿刀向邱贻可攻了过来

马龙不善用刀

只是今天他拼了命想再邱贻可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还是割伤了邱贻可的胳膊

外面的士兵涌了进来

马龙知道他们现在最关心的是邱贻可的伤

就趁着这个机会

马龙逃了出去

地牢在一处偏僻的地方

他早已经想好了逃跑的路线

终于逃了出去的时候

他躺在地上哈哈大笑

可是笑着笑着就哭了

他杀了自己的父亲 从此以后他就真的是孤身一人了

但是他不能消沉下去

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要报仇

从此之后他的人生中只有一件事

就是报仇

杀了邱贻可为父母报仇

他现在还没有能力报仇

他会学好武功

他总会亲手杀了邱贻可的

 

 

马龙一路向北走 在塞外的时候他曾听说北境有一个高手

武功天下第一 只是谁也不知道那高手姓甚名谁

传言见过他的人都死了

但是马龙不怕 现在的自己不怕死

他想找到高人拜他为师

学好一身武功为父母报仇

终于到了北境的时候 都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

这条路其实很近 几日的功夫便能到

但是马龙一路还要躲避追击 只是一边躲一边走

现在的马龙不能更落魄了

身上的衣服都是口子 外面披了一件破棉袄也都是冻

他又有几天没吃饭了

之前是坚持到北境的一股劲在支撑着他

现在北境到了 

可是寻人的道路千难万难 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点方向也没有

马龙蹲坐在街边的墙角 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 心里空落落的

有路过的好心人看见他一个人坐在这

顺手给个几文钱 马龙谦卑的说着感谢

今天的饭有着落了

拿着钱马龙想今晚可以吃包子了

在包子摊前摊主看着眼前这个穿的还不如乞丐的小孩

走开走开别打扰老子做生意

马龙拿出钱“我有钱”

摊主嫌弃的接过钱 给了马龙两个包子

马龙吃得很满足 

 

“公子你看 那个小叫花子 吃个包子也吃的那么香真是有趣”

被唤作公子的人一双桃花眼 笑盈盈的看着

“看起来就是个有意思的人 小雨 你去逗逗他”

小雨走到马龙面前 把他手里的包子打落在地

之后吹了声口哨 跑来两条狗把地上的包子都吃了

马龙看着这个小厮打扮的少年 气不打一出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

他是想从狗嘴里抢回包子的 可是他虽会功夫确是怕狗的

只能气的干跺脚

“我看你吃的那般香 就想给我家狗尝尝怎么了”

这小厮也是个伶牙俐齿的 想必没少做这种事情 

马龙不想和对方在撕扯 转身欲走

却被一个人拦住 马龙甚至没看清他是怎么到自己面前的

明明是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 功夫好俊啊

“你是怎么过来的”

“若是叫你看清 我这功夫也算是白练了”

他明明是笑着的 但是马龙却感觉不到笑意 只有冷酷的气息

“你师傅可是天下第一那位高手 你能带我去见他吗”

“哈就凭你也想见我师傅”

“求你了带我去吧”

马龙说完就跪了下来 眼神真挚让人不忍拒绝

那少年近距离的看着马龙的脸 真像一个人啊

这张脸可真让人讨厌 说完他指着刚才那个小厮和身后的几人

“你若是打赢他们而不死 我就带你去见我师傅”

“好这是你说的”

马龙走向那几个人 几个人把他围在中间

他根本不是几个人的对手 再加上现在的身体虚弱

很快就被打趴下了

但是他又再站起来 继续战斗

几轮下来他身上都是伤了 可是还是不放弃

终于他打倒了好几个人 只剩下那个叫小雨的还在和他战斗

马龙又继续冲上去

对方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马龙觉得眼前都是星星啊

他就这样向后栽倒过去

小雨上来探探他的鼻息 

“公子他还活着 还挺抗打的”

“把他带回去吧”

“公子真要带他回去”

“还要我再说一遍”

“不敢”

 

张继科看着被下人打理干净的马龙心中想着

被打理干净了 看着还挺白的

只是身上青青紫紫的都是伤

就是这张脸太让人讨厌了 那样像

张继科一盆冷水浇下去

马龙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

看着身边环境 自己躺在一张不算华丽的床上

张继科就站在旁边看着自己 眼睛是看不清楚的内容

“我还活着你答应过我还活着就带我去见你师傅”

“可是你并没有赢”

“但是我没有死 你说过我没死就带我去”

“你的意思是要我现在杀了你吗”

少年拿刀抵在马龙脖子上

马龙毫不畏惧的抬头 脖子上已经沁出血珠

少年拿下刀

“你很好等你伤好了我就带你去见我师傅”

少年走到门口 又走回来扔到床上一块面具 

“以后你就带着这面具吧 把你的脸好好挡住 我不喜欢你那张脸”

说完也不待马龙答应 转身便走

料定马龙不会反抗他

马龙看着床上那个面具 银质的拿在手上冰冰凉凉的

他走到镜子前 把面具带上面具挡住了他上半边脸只有眼睛落在外面

这样感觉也不错 

养伤的日子很无聊 那少年没再来过

一直都是那日和他对打的少年来看他

渐渐熟络他知道了那人叫张继科这个总来看自己的少年叫周雨

“周雨他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他师傅啊”

“你急什么啊 你现在身体还没完全好呢 去见了也没什么用”

“你家公子不会骗我吧”

周雨听到这话就不开心了 用力把药碗放在桌子上

“我家公子骗你干嘛 骗你的话还救你 真是不知好赖”

“我只是觉得他很讨厌我 你看他还给我面具了”

“那你就好好带着面具就是了 喝药吧”

周雨送了药也出去了

马龙皱着眉喝了药 可真苦

 

马龙终于养好了身子 张继科也履行了诺言

带着马龙来见他师傅 但是师傅只是看了马龙一眼 就说走吧 我不再收徒了

马龙跪下抓住师傅的大腿 求师傅收自己为徒

可是师傅不为所动 表示真的不会再收徒弟

有张继科这一个已是意外

马龙在师傅门前跪了七天七夜

可是师尊照常吃饭 练功根本没管他

他昏迷前看到张继科在屋里望着自己 他想继续坚持 但是真的受不住了

张继科把他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你怎么这么傻啊 师傅都说了不收你 为什么不走”

“我要学好武功 我还要报仇我要去找师傅”

马龙挣扎着就要起来 但是他现在太虚弱了 张继科都不需要用力

他就被推倒在床上

“别去了我师傅说不收就不会收”

“我不能放弃 我要去”

“你就那么想学吗”

“是”

“我师傅不收你 我可以教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只要你肯教我”

“做我的奴隶 一辈子做我的奴隶 唯我马首是瞻 你做的到吗”

马龙有些犹豫 他很不了解眼前的人 他突然有些怕

张继科看着他犹豫的眼神 不过如此

“怎么这就要退缩了吗 ”

“不我可以答应你 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 除了报仇 只要我报了仇 我就做你的奴隶”

“好从明天开始我师傅教我什么我就教你什么”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张继科看着眼前的人

马龙我要你一辈子做我的狗来偿还我娘当年受过的苦

从此之后张继科每天训练马龙

马龙本身就有武学底子 再加上自己肯用心 不分日夜的苦练

功力进展的很快

但是一直都不是张继科的对手

直到六年后他才堪堪的和张继科打了平手

张继科对他可谓是没有藏私

倾囊相授他要马龙做自己最锋利的刀

那么这刀本身就不能太钝

 

在张继科和马龙18岁这年

张继科的师傅觉得张继科可以离开了 

他已经没什么可以再教张继科的了

这个时候马龙才知道原来张继科是邱国的太子

他们即将启程返回邱国

马龙摩擦着手里的剑 邱贻可如果你知道是你侄子亲手教我武功杀你

你会是什么感想

张继科悄无声息的走到马龙身后

“你在想什么”

马龙恭敬的叫了一声

“主子我有一问不知当问与否”

“问”

“你为何不姓邱”

“邱国的皇子向来都是随母性 你问这干嘛”

“无事”

“马龙此番回去 可能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为我处理 你准备好了吗”

“我的命都是主子的 愿为主子差遣”

“好很好 记住你当年的承诺”

马龙脸上的面具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他在心里对张继科说 对不起我要杀了你的叔叔

如果你还能需要我 原谅我我一定为你拼命

 

 

邱国只有三位皇子

太子张继科皇子方博 樊振东

太子八岁便离开邱国学武

当年他刚被立为太子 便离开

有很多人猜测他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回来了

而方博从小在邱贻可身边长大

大家以为邱贻可不是自已做皇上 就是要扶持方博的

这中间有很多人都猜测皇位可能是要传给川王邱贻可的

如今太子回朝 这些大臣想着恐怕是要重新站队了

只是太子终究根基浅薄与川王不可同日而语 一切尤未可知

太子回朝满朝文武大臣都在城门处迎接

皇上这些年早已不管政事 一切都交给了邱贻可

自然这次迎接也是邱贻可一手操办

只是这次皇上却亲自驾临

远远看到张继科一身太子朝服骑在马上

虽然他多年不在宫中 可是周身气质极佳

在他身后一白衣男子身骑白马 只是脸上带着面具看不清长相

但是气质确实出尘

张继科来到皇上面前 双膝跪地

“父皇赎罪孩儿这些年未在您身边尽孝”

皇上欣慰的看着跪着的孩子 他感念这孩子母亲当年的牺牲

“起来吧回来就好 休整几日便开始监国吧待你适应一切朕便传位与你”

“谢父皇”

皇宫内准备了欢迎晚宴 张继科带着马龙和周雨出席

大臣们说着恭维的话 可是真心的又有几人

张继科一一扫视他们

他在思考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是邱贻可的人

樊振东和方博一起来给张继科敬酒

张继科对这两个弟弟说起来没什么感情

只是方博小时候曾经救过他

那个时候他母亲不受宠 他也不受待见

可是方博不一样 方博母亲去世的早 可是他是在邱贻可身边长大的

所以宫里的人特别给方博面子

那年他掉进冰冷的湖里 侍卫们觉得冬天里都不予救他

想想也是可笑 他一个皇子的命竟是那么不值钱

若不是方博来的及时 恐怕他就死了

他接过弟弟们的酒一饮而尽

方博看着马龙问道

“从前未见过皇兄身边有这样一位气质出众的人 可是在宫外遇到的朋友”

张继科笑笑

“不是什么朋友 一个奴才罢了 ”

方博和樊振东都很诧异 这人的穿戴可不像是奴才 但是张继科这样说

那人也没有反驳 两人便不再说话

气氛一时之间有点尴尬

 

马龙其实根本没听到他们的谈话

他的眼睛一直追随着邱贻可 他想现在就杀了他

但是不行现在人太多了 而且他是张继科的人 这样明目张胆的杀人

会给张继科带来麻烦 他不能这么做 

邱贻可身边一直跟着一位劲装男子 马龙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但是又不知道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他观察到这男子一直在邱贻可身边

想要下手恐怕第一关就是要先拿下这男子

不知道他功夫怎么样 对上了自己胜算是多少

 

樊振东是有些怕张继科的

他跟这个哥哥接触的不多 但是哥哥身上有一种压迫感

让他想要靠的远点 于是他拉拉方博的袖子 小声说

“哥我们回去那边坐吧”

方博看出他的拘谨 但是他们毕竟是兄弟 方博觉得还是坐在一起好

方博拍拍他的手背 

“没事小胖 就做这吧 你想吃什么就放开吃”

樊振东只好放开方博低头猛吃

方博突然想起还没和皇兄说自己的婚事

“皇兄我明年便要成亲了 下个月会下聘”

张继科一愣成亲 他还未成亲 倒是方博要成亲了 也不知是哪家的小姐

“我这才一回来 便有喜事真是要恭喜皇弟了 不知是哪家的小姐”

方博脸上见红 不好意思的说

“不是什么小姐 是塞外蒙古的皇子 我要嫁过去做皇子夫”

张继科有点意外 虽然他们这里男男女女都是可以婚嫁的

但是方博是个皇子 还是邱国的皇子居然要下嫁

这男男虽然可以婚配 但是由于是不能生育的 

便要在陪嫁的丫头中选几人 为夫家开枝散叶 之后再养在自己名下

至于那陪嫁丫头 心好的可能留着 大多数还是杀了

“是谁为你安排的婚事 邱贻可”

张继科有点意外 难道是邱贻可为了笼络塞外势力所以要方博下嫁

那也不应该啊 为什么不要方博娶一个回来呢

而且塞外对于邱国来说 根本构不成威胁啊

“不是的跟皇叔没关系 皇叔一开始是不同意的是我求皇叔 他才答应的”

方博连忙解释 

樊振东看他们说起这个来了兴致

“是是是川王一开始根本不同意别说是嫁过去 就是娶回来川王都觉得辱没了二皇兄 可是二皇兄性子倔 就是看上了那个蒙古的皇子 愣是几天不吃不喝跪在川王门外 川王没办法 才答应二皇兄嫁过去的 而且要求对方立下字据 立那皇子为太子 以后二皇兄便是太子夫 之后更是要做大夫的”

樊振东一边吃一边说的样子十分可爱

张继科没忍住笑了出来

方博觉得有点窘迫 这个弟弟怎么什么都说啊 皇兄一定是在笑自己了

“皇兄是否觉得我很可笑”

张继科连忙摆手

“不是不是i我 不是笑你 我是笑小胖太可爱了”

哈哈哈哈

樊振东看着他笑 也跟着笑这个哥哥也还可以

身边几个人也都笑了起来

只有一个人没笑 那就是注意力根本不在这边的马龙

张继科顺着马龙的目光望过去 是邱贻可的方向

张继科心中疑惑 他认识邱贻可吗

 

马龙看邱贻可身边的人向后花园走去 便借口去茅厕跟了上去

跟着跟着人就不见了 马龙四处查找

那人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你在找我吗”

居然被发现了吗 果然是个高手

“我们是否见过 我总觉得你和熟悉”

马龙说的很诚恳 陈玘认出他是太子身边的人 他知道义父和太子的关系

不想与马龙多做纠缠

“恐怕你是认错人了吧 我觉得我并不曾见过你 以后还请不要跟着我”

说完便要离开

马龙看他要走 心中有点急连忙拿下脸上的面具 拉住要离开的人

“你这回再看看呢 我们是否见过”

陈玘看着面前的脸 他突然也觉得他们该是见过的

难道是他会是他吗 不会的 他怎么会在太子身边呢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马龙无视他的问题 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都叫我杀神”

“我问的是你的名字”

“我没有名字”

马龙松开了手 原来不是他也对 邱贻可身边的人怎么可能是他

是自己糊涂了

“对不起多有得罪”

陈玘看着对方有点失落的背影 觉得这个人真的是有点莫名其妙

 

马龙回到宴席的时候

宴席差不多要结束了

张继科要起身回东宫了

今晚他喝了不少的酒

整个人走在路上有点左摇右摆

不过马龙知道 张继科很能喝的 这点酒根本不算什么

大概他是想释放自己吧

马龙是不想扶着他的 无奈周雨要自己和他一左一右的扶着他

周雨总是过分的紧张张继科 马龙默默的想

回到寝宫马龙转身要走

张继科喊他回来

“马龙你要去哪”

“太子没什么事 我就回去了”

“回去哪啊”

“在您旁边的厢房”

“不必你以后每晚就睡在我塌下吧我会安排人为你准备”

马龙和周雨都愣住了

马龙刚要开头周雨便抢先开了口

“不是奴才一直在您塌下照顾吗 马龙他怕是做不好的”

马龙见周雨开口 自己便不开口了

“以后就要他来做吧 去给我打水洗脚”

张继科盯着马龙 这一刻的张继科因为喝酒的缘故 身上没有那股阴鹜之气

相反倒是有些可爱 周雨这样想着 转身就要出去倒水

张继科连忙叫住他

“周雨你给我回来 这里没你事了 你下去吧 回宫后我的衣食寝居就交给马龙来处理吧 你搬到隔壁厢房吧”

周雨愣在那但是对于张继科的命令

也只能回一声是 转身出去了走前愤愤的瞪了马龙一眼

“还傻站在那干什么 去打水啊本太子要洗脚”

马龙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 回了声是转身出去打水

马龙打好水进来 张继科已经拖了常服 穿着睡服

坐在床边等着他 塌下也铺好了被子 该是他刚出去的时候弄好的

他把水拿到床下 拖下张继科长袜 放进水盆

两手不断的将水撩向张继科的脚

“你委屈吗”

“不委屈我是太子的奴隶 该为太子做一切事情”

“好很好”

张继科一脚蹬翻水盆 

“水凉了换一盆”

来来回回几次 不是水凉便是水热 到最后马龙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张继科看着马龙落魄的样子 在心里想

马龙这都是你欠我的 你活该

 

 

马龙听着张继科均匀的呼吸 判断着张继科是否睡着了

这段日子他已经渐渐掌握张继科的睡眠规律

他已经可以判断出张继科是否进入深度睡眠

确定张继科睡着了以后

马龙悄悄换上夜行衣 来到川王府

一路上躲过很多暗哨 这川王府果然是戒备森严

他凭着童年记忆 来到当时邱贻可的卧室

他用手在窗纸上扎了一个洞

屋内早已经熄了灯 看不清到底是谁住在里面

他轻轻打开门 走进里面

他掀开床上的被子没有人

感觉到背后掌风袭来 马龙侧身堪堪躲过

两个人打在一起 原来这屋早已不是邱贻可的卧房

而是那日那个杀神

马龙渐渐处于下风 现在还不是拼命的时候

来日方长马龙引着对方走到门口遇先离开

偏这个杀神难缠的很 一直和他缠斗

王府内的侍卫已经被惊动 人越来越多 必须速战速决

要不然就真的走不了了

马龙甩出袖中软鞭 龙飞凤舞

趁着杀神慌神之际 抓住空档向外跑去

一路上杀了几个侍卫 

邱贻可赶到的时候马龙正好在大门口

邱贻可抽起旁边侍卫的刀 一刀扎在马龙后背

马龙踉跄一下 忍住剧痛逃离川王府

陈玘要再去追

邱贻可拦着他 看着马龙逃离的方向 “穷寇莫追”

 

马龙在巷子里拔下后背的刀

血止不住的留下来 映衬着他的脸更白了

他匆匆的上了药 擦干净身上的血 才回到太子宫

床上张继科还在睡着 马龙带上面具躺在地下塌上

后背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马龙背对着张继科 并没有看见张继科睁开的眼睛

 

张继科坐在浴桶中召唤马龙过来给他擦背

马龙拿起水中的毛巾不敢太重不敢太轻的擦在张继科身上

张继科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龙也不敢说什么 

良久张继科开口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没有”

“好很好”

张继科手下用劲马龙被拽进浴桶 头先进桶

马龙呛了一口水 浮出水面后剧烈的咳嗽

张继科想这张面具下的脸应该会因为剧烈的咳嗽而变红吧

马龙的伤口磕到了木桶 导致伤口裂开

浴桶中的水迅速被血染红

张继科在血水沾染到自己之前 走出浴桶穿好衣服

马龙站起来要走出浴桶 被张继科一把按回去

“现在你可以解释解释你的伤是怎么来的”

“不小心伤到了 太子不必费心”

“真的是不小心伤到了吗”

张继科撕开马龙的衣服 露出后面的刀伤 深可见骨

“你这是不小心撞到刀上了吗”

说罢手上用劲 马龙觉得骨头都要碎了

“奴才该死”

“说说怎么回事”

“我去找我的仇人报仇了 ”

“成功了?”

“没有”

“以你的身手居然没有成功 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

“是我没用”

“你这句话说的对 你就是个废物”

张继科转身走了

他没有问他仇人到底是谁

他如果想说早就说了 他不想说他也没必要问

只是他的仇人似乎和自己想的有点不一样

他去报仇了可是皇宫一片安宁 他去找谁报仇了呢

 

马龙走出浴桶 换上干净的衣服

回到卧室张继科还没有回来 他铺好床铺

站在卧房外等张继科回来

那夜的行为一定已经打草惊蛇了

之后再去川王府恐怕不安全

而且那个杀神功夫在自己之上

自己对上邱贻可胜算本已不大 如今再加上杀神胜算几乎为零

该怎么调开杀神呢

如果自己和张继科说了 他会不会帮助自己呢

摇了摇头那是他自己的叔叔 他怎么可能帮助自己呢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塞外的王子带着使团前来邱国下聘

皇上安排张继科负责准备接待使团

但是因为方博是邱贻可看着长大的 自然感情亲厚

所以邱贻可也一同加入接待使团

这给了马龙机会好好研究邱贻可

但是结果让他懊恼 杀神几乎可以说是寸步不离邱贻可

根本没有机会单独接触邱贻可

马龙站在张继科后面迎接塞外使团 

走在最前面的是那个因为方博而即将坐上塞外大汗的王子

马龙觉得他很眼熟 

他走到张继科和邱贻可面前 施了一礼

“许昕见过太子 川王”

马龙激动的上前握住了许昕的手 发现周围的人都看着自己

才意识到自己太失礼了 连忙放开了手

马龙带着面具许昕看不到他的脸

“这位公子是”

张继科和邱贻可还有方博都盯着马龙

现在还不是相认的时候

马龙正不知道怎么回答 张继科开口了

“他是我的贴身侍卫 刚才失礼了”

说完张继科请许昕向内走

大家也都不在纠结刚才的问题

方博开心的跟在许昕身后 虽然许昕见面到现在都没有正眼看过他

下聘的过程什么繁琐

一切都结束之后已经到了晚宴时间

晚宴的歌舞表演都是塞外节目

很多人都未曾见过 大家都看的热闹

“你认识这塞外小王子”

张继科对这表演兴致缺缺 之前一直没找到机会问马龙 现在正好问一问

“不认识”

马龙怕夜长梦多 所以不打算将自己和许昕的关系告诉张继科

“不认识你一见面就拉人家手”

“我”

“你个屁”

张继科不在说话 

 

许昕一直盯着张继科这面的情况

这个太子听说多少年都不在邱国

一直在外学武 也不知道他是个底细

之前他以为有邱贻可的支持 自己娶了方博做了塞外大汗

还可以顺带掌握邱国的兵力

架空邱贻可

没想到这个太子居然会回来

现在事情变得复杂了

还有那个带着面具的人 他刚才握住自己的手是什么意思

之后那人也一直偷瞄自己 看来要试他一试

许昕借口去茅厕离席

方博要陪他一起去 被他婉拒

果然他看见他刚才起身 那人也跟了出来

他转进假山后面

马龙看见人没了 连追两步走上前去

走到假山处许昕一把捞过人 一把匕首横在马龙脖子上

许昕冷酷的盯着他

“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昕子是我 我是马龙”

“你是谁你叫我什么”

“我是马龙我叫你昕子啊”

许昕放下手中的匕首 摘下马龙的面具

“是你师兄是你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后来曾经派人来打探但是他们都说川王府中没有一个叫马龙的人 我以为你被杀了 我以为 还好 还好 我还能再见到你 你还在 真好”

许昕抱住马龙 他的眼泪滴进马龙的脖颈 是滚烫的

“我还在我还很好啊 昕子 你怎么变成塞外王子了”

许昕看着近在咫尺的马龙 真好啊 他还活着

他想吻住面前人的唇 可是他知道现在还不行 还不是时候

“我是我娘和大汗生的孩子 那年大汗去狩猎 看上了在河边洗衣服的我娘 就抢了我娘回去 很快我娘就怀孕了 可是我大妃嫉妒我娘 就在我娘生我的时候害死了我娘 外公知道后 就把我接出来了 我本来也是不想再回去的 可是当年我看你身陷川王府 我想救你 而我唯一的筹码就是我的王子身份 所以我去找了大汗 ”

“原来都是为了我 昕子难为你了”

马龙有些难过 都是他改变了许昕的命运

外公会很怨自己吧

“外公呢外公还好吧”

“好很好”

许昕不敢看直视马龙的眼睛说出这句话

因为外公已经死了 在自己决定回去当王子的时候

外公被气的吐血 没几日就去了

可是他不后悔 他要变得强大 这样才能救马龙

“要是有机会回去塞外看看他就好了 可是我现在的身份”

马龙话语的落寞 许昕听的出来

“师兄你怎么会到张继科身边的”

“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我再和你细说吧还未恭喜你 就要成亲了 我看方博对你一片情深义重你可要好好珍惜他 现在我好好的报仇的事我自己来就可以 你不要再牵扯其中了”

“我我根本就”

许昕想说我根本不爱他 娶他就是为了权力 可是话还没出口就被马龙抢白

“昕子咱们出来太久了 快回去吧 要不然他们该起疑心了”

“好”

 

 

两个人先后回来

张继科看了马龙一眼 却没有说话

方博笑着挽住许昕

“怎么去了那么久”

“刚才走错路了 你们皇宫的路我真的是不熟”

“早说了我带你去”

许昕只是笑没有说话

 

回到寝宫马龙照例打水给张继科泡脚

他轻轻的把张继科的脚放进水盆里

“你和那个塞外小王子到底什么关系”

马龙抬头刚要开口 张继科继续说到

“别想诓骗我 说什么你们不认识的屁话 我不是傻子”

马龙知道瞒不住 他不可能以后跟许昕见面都背着张继科

他早就打算跟张继科坦白的 他和许昕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可瞒的

“他是我小时候一起长大的”

“老相好?”

“是兄弟”

马龙帮张继科擦干脚 按摩了几下转身出去倒水

“你到底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张继科看着回来的马龙

“太子也从没有问过啊 ”

马龙开始给张继科铺床 

“那我现在问你 你的仇人是谁 你之前受的伤到底怎么回事”

马龙手下动作不停 他不知道怎么和张继科说 从何说起 

张继科知道之后会不会阻止他报仇

马龙一直没有回答 张继科没有耐性了 一把抓起马龙

“我问你话呢”

马龙见避无可避 只能回答

“我这伤确实是被我仇人所伤 ”

“那你仇人到底是谁”

“是”

“说”

张继科的耐心快要用完了

“是邱贻可是你叔叔邱贻可 太子赎罪”

说完马龙跪了下去 头磕在地上

马龙居然说他的仇人是邱贻可 他应该还不知道当年的事情

“睡吧先不要轻举妄动 你不是他的对手”

“太子我”

“我说了睡吧 ”

马龙熄了灯两个人都躺下了 但是是背对的方向

两个人都睁着眼睛 只是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次日一早许昕就带着礼物来了太子寝宫

许昕来的时候马龙和张继科还没有起来

宫人一面迎着许昕到了会客厅候着 一面派人去通知张继科

许昕想着张继科没起 马龙总该起了吧 便问道

“太子还没起 不知道太子身边的马公子起了没有”

“马公子每晚伺候太子休息 都是和太子一同起的”

“每晚伺候太子休息是什么意思”

许昕猛地站起来 

宫人不知道这塞外王子怎么突然激动起来 眼睛瞪得老大像是要吃人一样

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

“就是伺候太子休息啊”

许昕还想再说什么 张继科就走了出来

“弟夫这一大早就来我这不知有何贵干啊”

马龙没有跟在后面 许昕有些失望

“我是专程来拜见太子哥哥的”

“本太子怕是担不起这专程二字 这些年我并不在这面 一切都是川王把持 你拜见也该专程拜见他去的”

张继科这话说的一点不客气 他本是想拉拢许昕的

可是知道他和马龙的过往后 他就一点也不想拉拢了 

“太子说笑川王再大也大不过您去说不知道皇上打算让您继位呢”

张继科喝了口茶不在说话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今日怎么不见马公子跟在太子左右”

张继科挑眉看着他 果然是惦记着马龙呢

“在我自己的府上 他没必要跟在我身边 昨晚他有些劳累 现在还是歇息”

这话说的暧昧至极 再配上张继科的表情 让人想不多想都不行

周雨站在旁边 虽然知道张继科和马龙没什么 也是心里不舒服

更别提许昕什么都不知道 只当两个人是有什么事情

“那我今日就先告退了”

“周雨去送送许昕王子”

张继科看着许昕的背影 哼了一声

回到书房马龙正在收拾书籍

张继科在知道是许昕来访后 就安排马龙过来收拾

“你以后离你那个兄弟远点”

“嗯?”

马龙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个许昕他是要娶方博的人 我不希望有什么闲言碎语传出来 这对我很不利 对你那个许昕也不利 你该知道的”

“知道了”

马龙其实不懂他们见面会给彼此带来什么麻烦

但是他不想和张继科起冲突

就随意答应了

 

许昕走在回去的路上 他脑子里想了很多

难道师兄爱上了张继科 还是张继科强迫了师兄

自己现在的能力还不够 不能强行带师兄走

想了很多很多 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没用

这么多年过去了 再见到师兄还是不能保护他

回到驿站方博坐在桌子边等他 看到他回来蹦蹦跳跳的迎接他

“瞎子你可回来了 我等你半天了”

“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瞎子了”

方博偷笑

“走吧走吧 我带你出去逛逛 你还没好好在这玩一玩呢”

“我不想去我有些累 先去休息了”

“现在还不到中午呢 你休息什么啊”

许昕不等方博说完 就走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了门

门正好碰到方博的鼻子上 

也不知道是鼻子被夹到了 还是许昕刚才的语气太伤人

方博的眼泪就那么掉下来

他抬起手想要砸门 可是却又慢慢放下了

内心告诉自己 他可能真的累了 他休息够了就好了

 

川王府

“那天的刺客有什么线索了吗”

邱贻可看着坐在下面的养子

“线索查到太子府的时候就断了”

“果然是他的人 他这才一回来便如此的不安分”

“我觉得不该是太子的人 他看起来是个谨慎的人 不该这个时候对您出手的”

“也许他也只是想试试看我的实力”

“也有可能义父 我们要不要做出反击”

“暂时不用看看他们还有什么下一步动作”

“我懂了”

“上次我和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孩儿暂时还不想成亲”

“你现在都多大了 从前我总是不愿勉强你 但是这次你知道的我为什么要你成亲”

陈玘抬头直视自己的义父 他知道这次要他娶的是尚书之女

是邱贻可现在急需要拉拢的人

可是他想起那年那个小小的少年

那个叫马龙的少年

“玘儿愿为义父做任何事 但是娶亲一事 恕难从命”

陈玘说完跪在地上

他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再见到马龙了 可是他还是不能接受其他人

他不想耽误人家一生

“糊涂”

邱贻可摔了面前的杯子

尚有余温的茶泼了陈玘一头一脸

可是他还是那样盯着邱贻可 他的决心不容置疑

“求义父成全”

“成全你要我怎么成全你 你也要有个人可以让我成全啊”

“义父知道的 我心里一直有一人 我再也不能接受其他人”

“可是那人现在在哪 都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的人”

“他活着的一定活着的”

“你知道的我也不想勉强你 只是我身边现在可以娶她的人只有你 你再好好想想把 义父也不想逼你 但是你要知道一旦他和太子的人联系到一起 我的境地将会非常危险 ”

“孩儿拼命也会保您周全的”

“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周全而已 你该懂得 你好好想想把”

“是”

邱贻可说完就走了

陈玘跪在地上一直没有起来

现在他只能铤而走险了

阻挡义父的绊脚石 从来都是那一个人

太子张继科

他暗暗下了决定

 

 

陈玘的决定就是刺杀张继科

他想着张继科如果不在了 那么邱贻可的阻碍就没有了

就不需要一定要拉拢那些人

那么自己也就不必去娶那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他知道这是一个铤而走险的办法

但是这是目前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

他不能背叛邱贻可 但是也不想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陈玘做好准备 就偷偷离开了王府向太子府而去

可能是因为天还没有大亮

太子府的守卫不多 可能也是张继科没有料到有人会像自己下手

这正好给了陈玘机会

房门打开是马龙出来倒水 陈玘闪身跳到房顶上

房顶很高即使陈玘功夫再好 还是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屋里的张继科听到响动 握紧身边的剑

马龙回到屋里就看见张继科手指放在嘴唇上比了一个嘘然后指了指房顶

马龙悄悄走出屋内 用轻功上了屋顶

陈玘和马龙打在一块

两个人之前交过手 很快就认出了彼此

陈玘暗想那天刺杀义父的人果然是太子的人

马龙想的是川王居然派人来杀张继科

两个人从房顶打到院内

张继科站在门口看着两个人

马龙并不是对方的对手

张继科加入战局 陈玘迅速落于下风

张继科出手稳准狠 但是陈玘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

所以即使处了下风 却也一直没有败下阵来

陈玘是蒙着面的 马龙一鞭扫过去 陈玘的黑巾便掉落下来

张继科看清之后手下再不留情

招招都是杀招

 

今日尚书再一次拜访邱贻可 

为的还是他女儿的事情 她女儿自从见过陈玘一面之后便上了心

之后更是非陈玘不嫁

其实他是看不上陈玘的 如果是川王亲子倒还好

只是个养子并不能承袭王位

不过他也知道川王盯着的可不只是川王

邱贻可想着陈玘 越想越生气

这个养子居然为了成亲这事三番五次的忤逆自己

真是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说的好听是养子 不过自己养的一条狗

他来到陈玘门外 平时这个时辰陈玘该起床练剑了

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答应

推门而入发现床上整整齐齐 人早已不知道哪去了

桌上放了一封信

邱贻可淡淡扫了两眼

“糊涂简直糊涂”

虽说他不在乎陈玘的命 陈玘死了便罢

如何活着落在张继科手上 那可不太好了

只怕今日之后要提前和张继科撕破脸了

虽然比自己预想之中要早了很多

但是也并不所谓 邱贻可也不想再装什么叔侄情深

而且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让陈玘乖乖听自己话的机会

张继科的师傅是谁陈玘不知道 他却是知道的

陈玘必定不是他的对手

邱贻可连忙召集人马去太子府接应陈玘

 

马龙和张继科两面夹击

陈玘被张继科一剑刺到肋下

但是对面的马龙也没好到哪去

马龙一直挡在张继科前面 张继科倒是一点伤没有

陈玘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但是现在他走是走不了了 怕是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只是自己跑不了了 也总是伤害到张继科才好啊

这个面具小子也不知道到底是张继科什么人

张继科许了他什么好处 居然这般拼命为张继科

陈玘背靠在墙上 用剑在地上支撑着自己

张继科站在他的面前

“是邱贻可派你来的吗”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杀你”

“你以为你说不是 我会信吗”

“那你又何必问我”

“死到临头你废话还这么多”

“我来的时候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可是我偏要你活着 好好折磨你呢”

“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陈玘再次挥剑袭来 马龙和张继科一左一右攻击

几个回合下来 

陈玘跪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正在这时邱贻可带着人赶到了

一把拉起陈玘 护在自己身后 拉起的时候贴近耳朵对陈玘说

“一会见机行事”

眼睛瞟向张继科 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张继科看清眼前来人

“皇叔居然亲自前来了 看来今天是真想要了小侄的命啊”

“我要再不来 只是没命的人是你的义兄”

张继科冷笑

“义兄就凭他也配吗 做我的兄 笑话”

“配不配也并不是你说的算的”

“可是也不是你说的就算的”

“你对皇叔就是这般没有礼貌的吗”

“我真的是不知道该对一个想要我命的皇叔有什么礼貌”

“罢了我是长辈 不欲与你计较 现在我要带人走 ”

张继科走到邱贻可面前 拦住他们的去路

“说来就来想走便走 当我太子府是什么”

陈玘看准时机举起手中的剑刺向张继科

张继科完全没有防备 

眼看着剑就要扎进自己的心脏

马龙挡在张继科面前

陈玘的剑直直的刺入马龙的心脏

马龙的手握住陈玘的剑 手上都是血

陈玘抽回剑马龙倒在张继科怀里

“马龙马龙你坚持住”

马龙眼神已经开始涣散

“如果我真的不行了 求太子记得帮我报仇”

“马龙你不会不行的 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在了 我不会帮你 你必须自己来”

张继科抱起马龙往屋里跑

一边大喊传太医

周雨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马龙胸前的血不停的涌出来

他连忙跑去叫太医

没有人顾得上邱贻可他们

邱贻可拽着陈玘

“快走”

可是陈玘的眼睛盯着屋里

“马龙义父你听到了吗 太子说他叫马龙”

这个名字在邱贻可心中也是有烙印的 只是现在不是纠缠这些的时候

那少年虽然年纪也和龙儿相仿 但是同名同姓的人多了

一切还需从长计议

“快走他叫什么与你何干”

陈玘呆呆的就被邱贻可带走了

他刺了他一剑 正好刺在心脏的位置

他那天曾问自己是否见过他

他曾觉得自己很熟悉

为什么自己那天不告诉他自己叫陈玘

他会不会有事

自己怎么就刺了他一剑呢

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还不知道自己就是陈玘呢

这一瞬间陈玘的脑子里闪过太多的东西

他想要回去看看他

他想陪着他度过

邱贻可似是看出他的意图

一掌打在他的后颈 他就晕了过去

 

许昕一早和方博来太子府

就发现府上的人忙忙碌碌 越往后走越有浓重的血腥味

许昕的心跳的很快

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会是他有事的

方博看到周雨连忙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周雨大致说了早上的事情

许昕已经跑向后面的卧室

马龙闭着眼睛 惨白着脸躺在床上

张继科做在床边握着他的手 有大夫站在床边为马龙止血

可是血还是不停的流出来

许昕一把推开张继科 摇着床上很虚弱的人

“师兄师兄 马龙 你醒醒啊 我是昕子啊”

可是床上的人根本听不到他说话 也不会给他任何回应

许昕的眼泪掉了下来 

站在门外的方博看着这一幕 

他想上前去拉开许昕 可是他还是没有 

张继科一把拉开许昕 重新做在床边握着张继科的手

“滚我不想说下一次”、

许昕一拳打过来

“你为什么不保护好他 你留他在你身边 为什么不保护好他”

“我和他的事你凭什么管”

张继科毫不留情的回击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方博连忙进来拉开两个人

“你们在干什么 大夫还在救人 如果你们不能安安静静的 就都出去吧 别耽误大夫治伤 ”

两个人都停了手

张继科回到床边坐着

许昕站在一旁看着

方博看着床上躺着的人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马龙的脸 之前每次见面他都是带着面具

他长得可真好看


评论(1)
热度(42)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