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只要有你 古代架空AU (中)

陈玘那一剑伤在马龙心脏的位置

而且伤口太深 马龙昏迷了七天七夜

这中间张继科 许昕方博都衣不解带的守在他身边

张继科和许昕是舍不得离开 怕马龙有什么事

方博是不想离开许昕

第八天的早上 太医过来看了马龙之后说

如果今天晚上他再发烧 恐怖就过不了这一关了

这七天来马龙烧了好几次 药也喂不进去 退烧总是很困难

要通过身边人一次次用凉水降温 真的是很凶险

床上躺着的人因为发烧脸都是通红的

张继科亲手一遍遍用毛巾给他降温

周雨在旁边看着憔悴的张继科心疼不已

“太子您去休息一下吧 已经七天七夜没有合过眼了我在这照顾着 你放心”

张继科只是摇头 没有说话这七天都是他亲自照顾马龙

谁要接手他都不同意 许昕也想帮忙 但是他都拒绝了

许昕几次要和他起争执 都被方博拉下了

清理了一次之后 张继科就坐在床边 握着床上人的手望着床上的人

自己总是告诉自己要恨这个人 都是这个人的母亲夺走了自己的母亲应有的一切

曾经已经自己是恨这个人的 为什么现在看他这样却又这样心疼呢

只是可怜他吧 一定只是可怜他

他只是自己的奴隶 只是这样

他心里在翻江倒海 握着马龙的手不自知的加大了力度

床上的人哼了一声 张继科放开他的手站起身来

“马龙马龙 你醒了吗”

可是床上的人除了刚才哼了一声 再也没有反应

太医听到屋里的动静 赶紧进来看着病床上的人

“马公子并没有醒转的迹象”

太医恭敬的对张继科说道

“可是他刚刚明明哼了一声的”

“就看今晚吧”

太医说完就下去看药了

屋子里又安静下来 大家的目光都在床上那个睡着的人身上

夜里马龙又发起烧来

大家的心都悬在一起 好在烧终于退了 

人也醒了

马龙人虽然醒了 但是身体太虚弱 东西也没法吃下去 只能喝些清汤

方博看马龙没事了 强拽着许昕走了

许昕本还不想走 可是看着强支撑着对他微笑表示自己没事的马龙

只好先走明天再来看他

张继科端着药碗 一勺一勺的喂马龙喝药

“太子我自己来吧”

马龙想自己拿碗喝药 张继科避开他的手 把他的手放进被子里

“你现在身体太虚弱了 我来吧”

“我没事我可以的”

马龙挣扎着想要拿碗 但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手刚碰到碗边又被张继科放下

“你都这样了 就不能好好的听话吗”

张继科一口含住碗里剩下的药 扣住马龙的脑袋

用嘴含住马龙的唇 把药都喂了进去

马龙没想到张继科会这么做 根本来不及反应

张继科看着马龙吃惊的表情 离开他的唇

“麻烦好好休息吧”

转身离开了只是他没注意到自己嘴角的笑

马龙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刚才太子对他做了什么 自己只是个奴才啊

张继科到门口吩咐周雨好好照顾马龙 之后就去沐浴更衣了

自己已经几天没合衣了 现在马龙没事了 也该好好洗漱一下

周雨进到屋内 就看见马龙呆坐在床上

周雨没好气的走到他身边 

“还不好好躺下休息 你死了倒没事 别拖累我们太子受苦”

“太子也受伤了吗?”马龙不太明白周雨话里的意思

“说了你不懂”

周雨不愿与他多说 安排马龙休息之后就走出屋子了

剩下马龙一脸的懵懂 只是马龙现在没有精力想太多 

他才刚刚醒过来 身体还很虚弱

真的很需要休息

 

陈玘被强行带回川王府之后

邱贻可派人严加看守陈玘

陈玘对邱贻可说了马龙就是自己要守护的人

他要回去太子府看看马龙伤的怎么样

但是邱贻可怎么可能会同意呢

他本以为这次是契机让陈玘听自己的话娶了尚书的女儿

不成想事情居然朝着自己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在还没想好怎么做的时候 自己只能先管着陈玘

他不知道那个马龙是怎么想的 

但是不论他是否想和陈玘在一起 他都必须阻止他们见面

还有马龙会是龙儿吗

他需要好好调查一番

陈玘七天不吃不喝 他想看义父到底有多绝情

邱贻可只是第一天来看过他 他向义父说明自己的心事

可是义父只说自己太让他失望了

自己就被关在房间

每日除了送饭的人 他谁也见不到

不知道马龙怎么样了

自己那一剑用了多少功力 自己心里清楚

恐怕他是九死一生了

自己可真糊涂啊 在他问自己认不认识自己的时候

自己就该认出他啊 为什么不告诉她自己叫陈玘呢

杀神为什么要说自己是杀神

他好恨啊如果他真的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自己也一定不会独活

可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见到他啊

他要出去 

他抓起桌子上的饭菜狼吞虎咽

自己不能消沉下去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

他叫来门口的守卫 说他想通了要见邱贻可

邱贻可没想到陈玘这么快就想通了

陈玘跪在地上

“义父孩儿想通了 过去都是孩儿不对 ”

邱贻可掺起陈玘

“你想通了义父就放心了”

两个人坐在椅子上

“玘儿我知道你心里只有那个马龙可是他现在是太子的人而你是我的义子 就算他不计较你的身份可是张继科呢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又知道多少 而且你们多年没见了 他今日能以命相救张继科他们的关系只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吗 有些事情你要好好想一想”

邱贻可看似语重心长的说 陈玘只是低着头不出声

邱贻可知道陈玘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 只是先徐徐图之

“不论他们是什么关系 我都爱他我都想保护他 ”

“糊涂”邱贻可拍桌而起

“这就是你说的你想通了 你想通了什么”

“求义父成全 我要去找太子要人”

“你疯了吗张继科凭什么把人给你”

“他只是太子身边的一个奴才 我相信义父一定有办法的”
“你想要我帮你”

邱贻可看着陈玘 这个义子是被关疯了吗 自己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是求义父成全 只要义父答应我 我愿意为义父做任何事情包括娶了尚书之女”

“你这是在逼我”

“孩儿不敢求义父成全”

邱贻可看着跪着的陈玘

他居然还敢威胁自己

可是他觉得陈玘这个办法也不错 万一这个马龙真的是龙儿呢

不管是不是都还是要在自己的手里的好

至于到了自己手里之后 就由不得其他人了

“好我答应你 我会帮你”

“谢义父”

“先别急着谢我 我是有条件的”

“义父你说马龙现在受了重伤 这是我们带他离开的一个好时机 可是我们现在不知道他的伤到底怎么样了 所以不能急于一时”

“我知道义父 我不急 这么多年我都等了 我不急”

“那么这段时间 我又另一件事要你去做”

“什么事”

“和尚书小姐好好沟通感情 我不会逼你马上和她成亲 但是这段时间你们要先联络感情 你明白吗 而且你这段日子不能去太子府看马龙”

“为什么不让我去看他 ”

“如果你现在去了 打草惊蛇怎么办 为了将来长相厮守 你不能忍一忍吗”

陈玘想要反驳 可是他知道现在他必须靠邱贻可才能带马龙出来

不知道马龙愿不愿意跟他离开

那日他舍命救张继科 他们之间真的只是主仆吗

“但是义父要答应孩儿 成亲之前马龙必须安全的在我面前 否则我不会成亲”

“好这之前你做好你的事情吧”

“孩子一切都听义父的”

“好了你下去吧”

“是”

 

陈玘连着几日陪着尚书小姐逛市场 吃饭

尚书小姐高兴的不得了 虽然陈玘大多数时候都是不苟言笑

但是对方已经很满足了

陈玘其实是有些内疚的 自己答应婚事只是想先拖一拖时间

等马龙来了自己就会带马龙远走高飞

婚事一直没公开 也不会对尚书小姐造成名誉损失

只是对不起义父了

自己不能在他身边侍奉

若是义父能接受马龙 他也是愿意侍奉在侧的

只是这似乎很难

 

 

马龙养了半个多月伤 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

许昕和方博每天都来陪他

张继科倒是不再来照顾他 都是周雨每天照顾他 马龙想他该是有事情要忙吧

许昕倒是乐得见这样的结果 只是方博几次都看到张继科站在门外

却偏偏不进来

“昕子你不用扶着我了 我都没事了”

“还是小心点好 ”许昕没有放开扶着马龙的手 

方博看着许昕小心翼翼的扶着马龙

好像那是一件稀世珍宝 皇兄想必也是这样待马龙的吧

只是他为什么不进来呢

扶马龙回到床上休息 许昕他们就打算回去了

“师兄你好好休息 我明天再来陪你”

“昕子你不用每天过来了 我这里一切都好 而且我现在身体已经好了”
“师兄 反正我也没事做 你就让我来陪你吧”

马龙心里是想和许昕多多接触的 毕竟是从小一起的情分

可是他记得张继科之前说过的话 他不能拖累许昕

“昕子你有时间多陪陪王子吧明天就别过来了”

“师兄你”

“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马龙转过身背对着他们

许昕还想再说什么 方博拉着他摇摇头

 

两个人离开回到驿站

许昕坐在椅子上面色不善的看着方博

“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下去 师兄为什么不让我去看他”

方博走到桌边 倒了一杯茶递给许昕

许昕没有接过茶 方博也没有理他 把茶放在他面前 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

“许昕你是不是喜欢马龙啊”

许昕没想到方博会这么直接问出来 虽然他表现的很明显了

“许昕你说话啊 我要你一句话 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许昕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方博 方博从来在他面前都是他说什么方博就做什么

“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 许昕我就想要句实话 你是不是喜欢他”

方博执拗的问着这个问题

大眼睛含着泪水看着许昕 那眼泪却偏偏不掉下来

“方博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

“许昕你还想娶我吗”

“你还想嫁给我吗 想的话就别问那么多”

“许昕你混蛋”

方博一巴掌打在许昕脸上

许昕没想到方博居然打他

“你是不是疯了 方博”

“我是疯了许昕 我疯了一样的喜欢你 可是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 这些天在太子府 你对马龙的关心 你看他的眼神 我不是个傻子 谁都不是傻子 除了马龙我想每个人都知道你是存的什么心思 你当我是什么啊 如果你不喜欢我 你为什么又要娶我 你要娶我为什么又要这么对我”

“好你想知道 我现在就清楚的告诉我是我喜欢马龙 我只喜欢马龙 现在你满意了吗 如果你还想要嫁给我 你就要接受我喜欢马龙的现实我爱他 你要接受他的存在 如果你不能接受 我们就算完了”

“完了什么算完了 许昕你说清楚”

“就是取消婚约 ”

“许昕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啊”

“只要你愿意 你就是我的妻子 不会有人越过你去 但是你该知道你的本分”

“本分什么是本分 许昕 你之前跟我说的话都是假的吗”

“方博我是喜欢你的 可是我喜欢的不只是你我喜欢那个不聪明的你你明白吗 可是我也喜欢别人”

“我要静静”

方博转身离开了驿站

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一路跌跌撞撞的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他累了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抬头看见大大的川王府三个大字

方博眼泪留的更凶了

邱贻可从郊外回来就看见门口哭着抱成一团的方博 肩膀一抽一抽的

侍卫一拥而上 把方博围起来

“什么人”

方博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

“叔叔”

邱贻可看清是方博 连忙下马众人让出一条路

邱贻可走到方博面前 把他拉起来 

“怎么了这是 小博儿”

方博抱住邱贻可 开始放声大哭

自己从小母亲就不在 父皇也对自己没什么感情

是邱贻可一直照顾着自己 如今他也没有可去的地方

只能来找邱贻可

方博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昵的抱着邱贻可了

自从他成年了 两个人虽然亲厚但是也很久没有这样了

邱贻可不知道方博这是怎么了

即使小时候受了委屈也很少这样哭泣

一定是那个许昕 除了他邱贻可想不到别的原因

“小博儿告诉叔叔到底怎么了 谁欺负你了 是不是那个许昕”

方博只是一直哭

“你要急死你叔叔吗 你再不说话老子现在就去弄死他”

方博终于有了反应

“叔叔你别 我就是心里难受 我没事 你别去”

“终于肯开口了 你这个娃真是 到底怎么了跟叔叔说”

方博把头靠在邱贻可肩膀上

“叔叔为什么一个人不能只爱一个人呢”

“许昕喜欢别人了 反了他了还没成亲呢 他就敢这样 我现在就去找他”

邱贻可站起来就要走 方博赶紧拦住他

“叔叔你别去”

“他这么对你 你还拦着我干嘛”

“叔叔我自己可以处理好的 我已经长大了”

“你能处理好 你还把自己搞成这样 你要叔叔怎么放心你啊”

“叔叔这是我自己感情的事 我要自己处理”

邱贻可宠溺的摸着方博的头

“好我相信你 叔叔当初就不同意你和许昕在一起 可是你偏那么倔强 叔叔没办法但是博儿 不管有什么事 你记得叔叔永远在你身后”

“嗯叔叔我知道的 ”

“早点休息吧 你也累了”

邱贻可走出去帮方博关上了门

这个侄儿啊现在一颗心都在那个许昕身上

自己应该敲打敲打许昕了

 

邱贻可来到驿站

许昕很意外他没想到邱贻可回来 而且这么晚来

“有失远迎川王这么晚有什么事吗”

“许昕你还记得你当初给我的保证吗”

“当然记得”

“你记得吗我怎么觉得你忘了呢”

“我不懂川王的意思”

“方博今天去我那了”

许昕皱起眉这个方博去邱贻可那干嘛

“我们之间只是有点误会 ”

“我不管你们那些的事情 但是许昕别伤害方博 如果你伤害了方博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许昕看着邱贻可 不会放过我

等我替师兄报了仇 我看你还怎么不放过我

“川王放心 我一定不会伤害他的”

“那就好许昕 我不在意你有多少个枕边人但是你要记得方博是你最重要的枕边人 哪怕你用骗的 也要他觉得幸福 这是我对你的唯一要求”

“川王放心我一定做得到”

“明天去我府里哄哄他吧 他很好哄的 他想要的只是你肯用点心”

“是”

 

 

许昕第二天一早就到川王府来找方博

到了方博的卧室 告诉下人们不要通报

他轻轻推开门 方博连外衣都没脱躺在床边 

眼角似乎还挂着泪

许昕伸手擦掉方博眼角的泪

方博感觉屋内有人 眼睛睁开一条小缝

看到是许昕连忙坐起来

“你怎么来了”

“你是我的未婚夫 我怎么就不能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

“方博别生我气了”

“我没生你气”

“那你眼睛是怎么回事啊 我刚刚擦掉的是什么啊”

“我只是气自己”

“谁也别气了 我喜欢看你笑 昨天是我不对”

方博不说话走过来抱住许昕

“许昕别不要我 ”

许昕抱住方博

“傻瓜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我永远也不会不要你的”

“嗯”

“你怎么又哭了”

“你知不知道你昨天说要取消婚约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啊”

“害怕你还跑走”

“我不走我怕你马上就不要我了啊”

许昕笑着捏方博的脸

“傻瓜放心 不会了 我以后不会那么说了 昨天是我太冲动了”

“不不是我不对 是我太自私了 我不该只想自己占有你的”

“别这么说我该一开始好好和你时候的”

“只要你的心里有我一点位置我就满足了 其实昨晚我想了一晚上 我想通了 等马龙身体好了 我去和皇兄说 要马龙做你的侧夫好吗”

“你说真的吗 博儿你不在意吗”

许昕惊喜的看着方博 他没想过方博会这么善解人意

“当然是真的了 但是你要答应我 在你心里永远给我留一个位置”

“我答应你我的心里永远给你预留一个位置 只有你的位置”

“一言为定”

邱贻可在门外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这个傻侄为了许昕这个臭小子真的是什么都放下了

又是马龙不愧是她的儿子 和她一样是祸水

许昕和陈玘看起来都放不下马龙 张继科又是怎么看待马龙的呢

 

又过了一个月 马龙的伤已经基本没有大碍

身边已经不需要人照顾 只是药还要照吃

他已经开始恢复每日的练功

张继科来到他身边和他过招

“看来你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身手和从前一样好”

“这些日子多亏周雨的照顾 ”

马龙没想到张继科会突然过来 他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张继科了

想着自己没带面具 怕是张继科要不高兴了 转身回屋带上面具

“摘下来吧”

“嗯?”

“把面具摘下来吧 以后也不必带着了”

“为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 以后别带了”

张继科没有和马龙多说 转身就走了

他总不能和马龙说 因为我要每天看着你这张脸 提醒自己

你是我仇人的儿子

 

方博又开始频繁的来太子府

只是每次都是他自己来

马龙可以直接和许昕说 要他少来见自己

但是他不能直接的和方博说

方博看起来很想和自己交朋友

“马龙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啊”

“马龙许昕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啊”

“马龙马龙 马龙”

方博好像每天都有很多问题 永远都不知道疲倦

马龙一一回答着他的问题 当然有的是真的 有的只是敷衍他

“马龙你有喜欢的人吗”

马龙没想到方博会问他这个问题 喜欢的人 太阳哥哥算吗

可是他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在见到太阳哥哥

太阳哥哥现在不知道在哪里 是不是也在想着自己

方博看着愣神的马龙 轻轻推推他

“马龙你听到我的问题了吗”

“啊听到了 我没有喜欢的人”

方博想没有的话 那许昕就还有机会啦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
“像太阳一样的人”

“像太阳一样的人 是什么样的人啊”

“我随便说说的”

“哦马龙你和我皇兄是什么关系啊”

“你怎么会这么问”

“你受伤的时候 皇兄一直在你床边守着你 什么事情都是亲力亲为 我觉得他对你不像是对奴才 对下人 ”

“也许只是因为我是为了救他才受的伤吧”

“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的”

“你还是不够了解你皇兄 他只对有价值的东西感兴趣 而我死了就没有价值了 所以他不能让我死 就这么简单”

“也许吧”

 

邱贻可看见马龙不带面具的脸第一眼

就确定了他就是当年那个逃走的龙儿

他们还真是有缘

张继科坐在椅子上脸上看不明白是什么表情

今天邱贻可陈玘和许昕方博来太子府的目的一样

他们要一个人 就是站在他旁边的马龙

邱贻可为陈玘要人

方博为许昕要人

“马龙你先下去”

陈玘拦在马龙面前 伸手拽住他的胳膊

“他的事情我想他有发言权”

张继科看着他拉着马龙的手

“拿掉你的手 马龙的事情最有发言权的人是我”

马龙挣开他的手 站回张继科身边

张继科问他

“你怎么想现在有两个人要娶你呢”

声音还是那样冷冷冰冰 没有温度

马龙看向许昕 看向方博又看向陈玘 最后停留在邱贻可的脸上

邱贻可对上马龙的眼睛 嘴角含笑

马龙看着邱贻可一字一句的说

“我同意嫁去川王府”

张继科看着他

“你再说一次”

马龙跪在地上

“求太子成全 我想嫁去川王府”

许昕拉起马龙

“师兄你选他不选我 为什么”

“昕子你别这样 我只当你是弟弟的”

“我不信师兄 你从小最疼我的”

“昕子我选杀神 ”

许昕无力的放下手 转身离开方博连忙追出去了

邱贻可站起来

“看来马龙的意思很明确了 那就择吉日成亲吧”

陈玘来到马龙身边 想握住马龙的手

但是被马龙躲开了 他还想再说什么

但是马龙很明显不想过多和他接触

他还想和他再说什么 只是看着马龙的样子

一切还要慢慢来 

“马龙我先回去了 我等你嫁过来”

直到他离开走远了 马龙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人都走光了马龙跪在张继科面前

“你居然真的想要嫁去川王府 你不记得你是我的奴才了吗”

张继科把桌子上的茶杯摔在马龙脸上

“我没有忘我是想帮太子和我自己”

“你什么意思”

“我想在成亲当晚 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杀了邱贻可和杀神”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如果你失败了话 你可能当时就没命了 即使你成功了 你也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的”

“但是这是一个好机会 我会见机行事的 我想不到更好的机会的 求太子成全”

“你让我怎么成全你 这是要我放你去死 我不如直接杀了你 一了百了”

“如果邱贻可死了 太子登记的路上也少了一个最大的绊脚石 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双赢”

“我不希望你拿命去换一个未知的结局啊”

“求太子成全 ”

张继科看着马龙坚毅的眼神

“马龙你真的想好了吗”

“是我想好了 ”

“好我同意 马龙你要记得你的命是我除了我 谁也不能拿走你的命 我等你活着回来继续为我做事”

“谢太子成全”

 

 

邱贻可将日子定在了半个月后

虽然时间很紧 但是川王府和太子府办亲事

半个月时间已经足够

这个半个月时间邱贻可已婚前新人不宜见面为由阻止陈玘去见马龙

马龙也并没有想法去见陈玘 他嫁给他也只是想在当天动手杀了邱贻可

见或不见都没有什么意义

这半个月他每天没日没夜的练功

希望在成亲当天一击成功

张继科也没有拦着他 因为他们都知道那天是唯一的机会

那天过后再不会有这样好的机会了

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这半个月中许昕来找过马龙一次

张继科本想拦着许昕 以免影响马龙练功

但是马龙还是去见了许昕

他们之间该说清楚的 他之前从不知道许昕对自己有那份心思

马龙来到会客厅 看到许昕颓然的坐在凳子上 脸上都是憔悴的痕迹

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他当许昕是自己的亲弟弟 看着眼前的弟弟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昕子”

许昕抬起头看着马龙

“师兄你为什么要嫁去川王府你不记得当初的事了吗”

“正是因为我记得 所以我必须这么做”

“你不是因为喜欢他才嫁给他”

“我想杀了他而已”

“所以你不是因为不喜欢我 才不选我”

许昕眼睛里仿佛一瞬间有了生气 里面亮晶晶的

“昕子我是不喜欢他 可是我也不喜欢你 你是我弟弟”

“师兄我不想做你弟弟 我想做保护你的人”

“那方博呢你们不是马上就要成亲了吗你这样他怎么想”

“我和他成亲 都是为了你啊 我接近他和他在一起都是为了有机会杀了邱贻可为你报仇 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 所以我要为你报仇 可是现在你回来了 我们重逢了 师兄 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你报仇之后 我们一起离开好吗”

“你在说些什么 你这是在利用方博 他那么爱你你怎么能这么做”

看着指责自己的马龙 许昕站起来扣住他的脑袋亲在他嘴上

“因为我爱你 我只爱你”

马龙推开许昕

“你疯了吗我只是你的哥哥啊”

“为什么是哥哥就不能爱我”

“昕子你这辈子只能是我弟弟回去吧 以后好好对方博 他是个好人 我也看得出来他很爱你别辜负他”

“我也是个好人 我也很爱你为什么你要辜负我 你要报仇 我可以帮你 为什么不接受我呢”

“昕子你是我弟弟 这话我再说最后一次”

“那你说你爱谁”

“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和你说过的太阳哥哥吗”

“你心里有他 可是你知道吗 你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的 茫茫人海你到哪里去找他 ”

“我知道我可能这一辈子都找不到他了 但是我心里的人只有他”

“师兄你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昕子好好过你的日子 别掺和我的仇 我不希望你牵扯进来 我的仇我自己报 你好好过你的日子”

“我真的就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回去吧”

许昕用手抹掉眼角的泪

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太子府

师兄我会证明给你看 我是最值得你爱的人

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

马龙坐在椅子上 不知道自己的话昕子有没有听进去

他怎么会对自己产生哥哥以外的感情呢

应该只是误会了对自己的感情吧

希望他和方博好好的

希望他能想通 好好珍惜方博

 

张继科站在门外 他听到了他们刚才说的每句话

他早就看出许昕对马龙有其他的想法

只是没想到原来马龙心里也有喜欢的人

太阳哥哥谁是太阳哥哥

他从来没有听马龙提起过这样一个人

该是一个很好的人把

一个值得他喜欢的人 所以他把他放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只是肯定不是自己这样的人

如果自己是那个太阳哥哥该有多好

可是这只是妄想

 

 

成亲当日陈玘亲自到太子府来接马龙

许昕和方博一早去了川王府 方博要帮邱贻可招呼客人

虽说陈玘不是邱贻可的亲生子 但是毕竟是养在身边多年的义子

所以虽然马龙嫁过去不是正室 只是娶个侧室

还是来了很多客人 尚书虽然很不满意陈玘先娶了侧室

但是还是碍于女儿的面子过来了

这一日的川王府热闹非凡

张继科站在马龙身边看着坐在床边的马龙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 趁着川王府的人还没来 你真想好了”

“是我想好了 成败就看这一次了”

“好今晚不论事成还是失败我让周雨安排人在川王府外接应你”

“多谢太子”

“我会找借口在川王府留宿 切记不要拼命 留着命在一切都还有希望”

“我知道”

张继科还想再说什么 外面说川王府来接人了

张继科便没再多说

陈玘进来握住马龙的手

两个人牵着手走到大门口 陈玘亲自扶着马龙上了马 自己也翻身上马

张继科骑着他们身后的马 看着前面马上的人

两个人一袭红衣 骑在一匹白马上 说不出的相配

陈玘看着身前的马龙

“马龙你知道吗 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马龙没有回头看陈玘

“有什么话晚上再说吧”

陈玘只好不在说话

到了川王府门口 邱贻可和方博许昕都在门口等他们

红衣的马龙晃了邱贻可和许昕方博的眼

他站在那里仿佛周围的人都是不存在的

只有他和陈玘 只有这两个人

两个人携手走进川王府 行过大礼

搞定所有的事情 宴席就开始了

马龙和陈玘和张继科 许昕方博 邱贻可还有尚书坐在一桌

其他人都不怎么说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

只有尚书一个人在那里阴阳怪气 拐弯抹角的讽刺马龙

想要马龙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要因为先嫁进来就以为可以独霸陈玘

陈玘想拦着尚书 怕马龙多想但是看见邱贻可的眼神

他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那么做

张继科借口喝醉了 邱贻可便要人带他去客房了

邱贻可给马龙倒上酒 没有人注意他袖子中的一点粉末进了马龙的酒杯

“希望你以后和玘儿 一生安稳”

“多谢川王”马龙饮尽杯中酒

“今日你们已经成亲 该叫义父了”

马龙只是低头吃了口菜 并没有真的叫那声义父

邱贻可也没再难为他 陈玘感激的看了一眼邱贻可 他不希望他逼马龙

酒过三巡客人都走了七七八八

马龙早就一个人回到他们的卧房

陈玘还在送客人 马龙坐在床上 他今晚一定要成功

今晚许昕也没有回驿站 就和方博住在川王府

既然马龙是为了报仇而来 他觉得自己该留在这里

陈玘进屋就看到马龙坐在床边 他笑着坐在马龙旁边 牵起马龙的手

“真是不敢相信 我们成亲了”

马龙强忍着没有抽出自己的手 任他握着

“杀神我想去给义父敬茶 刚才桌上没叫义父 怕他会不高兴 只是那么多人我实在叫不出口”

“其实杀神只是别人对我的称呼 我的真名叫”

还没等他说完 马龙已经站起来

“我们走吧”

“你听我说我是”

“回来再说吧 先去敬茶吧”

“义父可能已经歇下了 他不会介意的 我们明早再去也是一样的”

“还是现在去吧 我不想等到明天”

陈玘看着马龙诚挚的眼神 不忍拒绝 只好答应马龙现在去敬茶

两个人端着茶杯来到邱贻可门前

陈玘轻轻的敲门 敲了几声都没有回应

“义父可能已经休息了 我们明天再来吧”

马龙看周围没有侍卫 便一掌推开陈玘 抬脚踹开邱贻可的房门

走到里面却发现没有人

马龙走到门口邱贻可站在门外 两个人交起手来

陈玘看着面前两个人 原来马龙还是想要杀义父 

是为了张继科吗 他愿意为他挡刀 所以现在也是为了他吧

邱贻可看着傻愣着的陈玘

“你还不过来帮我擒住马龙 站在那干什么”

陈玘上来和马龙打在一起

“为什么你不是真心想要嫁给我的吗”

“我为什么要真心嫁给我 ”

马龙渐渐感到体内一股真气乱窜 他似乎快要站不稳了 他的头很晕

刚才的酒有问题 

“马龙我是陈玘 我是当年凉亭的陈玘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你说你是谁”

马龙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他说他是陈玘

“陈玘带你摘果子 抓鱼的陈玘”

“我问过你你说你是杀神的”

他真的是陈玘 怪不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觉得他那么眼熟

怪不得可是为什么他一开始不说呢他的头越来越疼了

“对不起我当时没认出你”

马龙不知道张嘴想说什么 人就倒在陈玘面前了

陈玘在他摔在地上前 抱住他

“马龙马龙 你怎么了”

邱贻可看着马龙倒下 嘴角微扬

他拍了两下手掌 两队侍卫从角落里出来

“把马龙抓起来关到暗室”

陈玘抱住马龙不放手 邱贻可上去拽起他 侍卫们架起马龙离去

“义父你要干什么 你对他做了什么”

“你问我要干什么 你都看到了是他要杀我”

“可是他无缘无故的晕倒 我不相信和义父没有关系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会来杀你的 你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是不是”

“是不是都不重要了”

“义父你放了他吧 我会带他离开的 我保证他不会回来找你麻烦的”

“我不可能放了他 你也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乖乖的和尚书之女成亲 不然我不能保证他能不能活下去 你该知道我的手段 还有不要想着去硬闯暗室 你知道暗室的机关有多厉害”

“义父你当我是什么”

“工具而已”

 

 

已经过了三更天了 马龙还没有来找自己

不知道他那面情况怎么样了 张继科觉得不能这么等下去

他悄悄关上门走到马龙和陈玘的房间外面

屋里的蜡烛已经灭了屋内安静的可怕

张继科轻轻推开门 走到屋内黑暗中看着一个人坐在床边

张继科轻声的说“马龙 是你吗”

黑暗中的人没有说话 张继科走上前 发现那人是陈玘

张继科抓住他的肩膀

“马龙呢”

陈玘还是没有说话

张继科一拳打在陈玘脸上 陈玘被打趴在地上

“你说话啊我问你马龙呢 你把马龙怎么了”

陈玘擦擦嘴上的血迹

“他被我义父抓了”

“你们要对他做什么”

“我不知道”

“混蛋”张继科又踹了陈玘一脚

张继科不再理会陈玘 马龙被邱贻可抓了 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

他现在必须立刻去见邱贻可

陈玘看着转身离开的张继科 突然起身拿剑刺向张继科

“张继科都是因为你 要不然马龙也不会刺杀义父我们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你”

张继科看着陈玘觉得无比可笑 

“因为我你到底对马龙了解多少”

“如果不是因为你 我想不通他有什么理由非杀我义父不可”

“因为你义父是他的仇人 杀父夺母的仇人”

张继科一字一句都像是一把刀割在陈玘的心上

“这不可能我从小跟着义父 他身边根本没有女人”

“呵他夺来了 就一定是他的吗”

张继科想起那个沉睡在宫殿的美丽女人

她知不知道她的美丽带给自己和自己丈夫孩子的灾难

如果她早知道是不是宁可自己没有这美貌

“我不信我不信”

“你还记得当年你义父曾经要收养一个孩子吗”

“是当年伤了我义父逃跑的那个? 我没见过他 义父并不让我见他”

“马龙就是那个孩子 所以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怎么会是这样 我当年该去见一见他的”

“你见或不见又有什么用 马龙被关在哪”

“他被关在王府暗室”

“我看你的样子像是很在乎他 可你为什么不去救他”

陈玘眼中的伤心不是假的 张继科看的出来

可是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去救马龙 是因为对邱贻可的父子之情吗

“暗室中机关很多 我们行差踏错一步 里面的人都可能被害”

“里面的人被害?”

“是义父当年建造暗室 就考虑过关在暗室中的人会有人来营救 所以他的机关不会伤害要进去的人 只会伤害在里面的人”

“他可真是老奸巨猾 你是他唯一的义子 你不知道机关?”

陈玘摇摇头他想起义父刚刚说过的话自己只是工具而已

“那都有谁知道机关 方博知不知道”

“只有我义父和设计密室的宋鸿远知道 至于方博我也不清楚他知不知道”

“宋鸿远是何人?”

“他也是我义父从小养大的孩子 只是这些年他一直在外 前两年才回来 他回来之后便设计了这暗室”

“那我们现在就去抓了这宋鸿远”

“他每日住在暗室之内 我们根本见不到他 他回来这两年 我也只见过他一面 就是他当年回来那一天 ”

“你现在这个样子 是想等义父仁慈放了马龙吗”

“我还能做什么”

“真是个废人”

张继科不再理会陈玘 他得赶快去找方博

也许方博有办法进暗室

方博和许昕都已经睡了 张继科也顾不得礼节

进到卧室就把被子掀开 方博迷糊的揉着眼睛

“太子怎么了”

许昕心里有事 一直没睡听到方博屋内的动静 就过来看看 就看到张继科坐在屋内

“你过来的正好 省的我去找你”

许昕心里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是不是马龙出事了”

“是他被邱贻可抓了 关在暗室”

“那你还坐在这里 我们现在就去救他啊”

张继科把暗室的奥秘告诉了许昕 许昕听完也知道其中的利弊

两个人默契的看向方博

方博感受他们的眼神

“我知道鸿远回来之后建了暗室 可是我也不知道机关 叔叔他不喜欢我去暗室的 也不喜欢我和鸿远多接触 我真的不知道”

许昕快步走到床边 抓着方博的手腕 微微用劲

“你真得不知道”

许昕的眼神很吓人 手腕都被攥红了 方博的眼眶有点红

“我真的不知道 这种事情叔叔怎么可能会告诉我”

张继科扒开许昕的手 

“他可能真的不知道 我也只是想万一他知道而已 邱贻可那么老奸巨猾没告诉他也是正常的”

许昕坐回椅子上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去找邱贻可要人是行不通的 现在只能从宋鸿远下手 ”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啊”

张继科刚要解释宋鸿远基本都待在暗室 方博就开了口

“鸿远他住在暗室了 根本不出来你们也进不去找他”

许昕看着方博 他现在才注意到方博的称呼 鸿远 他们该是很熟的

“我们进不去 可是你可以进去的是吧”

方博看着许昕

“是我自己也进不去 每次都是鸿远到暗室外接我”

“那你能不能带我们进去”

感受两个人热切的眼神 方博很想说我想带你们进去 但是他知道不可能的

宋鸿远每次带他进去都是蒙住他的眼睛的

所以叔叔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且自从之前知道自己有了喜欢的人 鸿远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 他现在是害怕见鸿远的

他还记得那天鸿远吻住他的嘴 如果不是听到外面叔叔的声音

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能我每次进去都是蒙着眼睛进去的”

许昕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握住了方博的手

“你可以进到里面 你能不能把马龙救出来”

“里面看守的人很多 我恐怕不行”

“你让宋鸿远帮你啊 你们是很好的朋友不是吗”

“他不会帮我的”

“你叔叔不让人进去暗室 他都带你进去了 他肯定会帮你的”

张继科看出方博的不愿 他不想勉强方博

“许昕你别为难他 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许昕没理会张继科的话 他只是那样的看着方博

“太子哥哥你先出去吧 我有些话想和许昕说”

“好我在外面等你们 ”

张继科走到门外 把门关上许昕抓住方博的手

“方博你是爱我的吧 求你了 去救马龙吧 只有你能救他”

方博看着许昕 他真的要哭出来了

“许昕宋鸿远他喜欢我 他想占有我 你真的希望我去找他 救马龙吗”

他的声音特别轻 仿佛说这些话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许昕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层 他以为两个人只是好朋友的

许昕下意识想说你是我的 方博 你是我的

可是马龙还被关在暗室里 现在只有方博去找宋鸿远是最快救出马龙的办法

耽误一天马龙的危险就增加一份 

应该会没事的吧 喜欢一个人的话都是想把最好的东西给他的

他抱住方博抱的紧紧的

“博儿会没事的 我们就在外面保护你 等救出来马龙 我们就一起回塞外 我带你回塞外骑马牧羊好吗”

方博的眼泪终于留了下来

他的眼泪流进许昕的颈窝 他也抱住许昕

他轻轻的说

“好”

许昕松开方博 吻在他的眼睛上

“许昕我有点累 我还想再睡一会 等天亮了 我就去暗室”

“好那你睡一会吧”

许昕帮方博盖好被 吹灭了蜡烛 

张继科看着走出来的许昕

“你真不是个男人 ”

“你不是也一样 你也没有阻止他去”

张继科鄙夷的一笑

“他不是我的人 只是弟弟可他是你的人 你却要把他送上别人的床”

“他和宋鸿远只是朋友 你想的太肮脏了”

“那你就自欺欺人吧”

两个人各自回房 等待明天太阳的升起

方博听到他们离开的脚步声

从床上坐起来  也没有点蜡烛

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许昕许昕 这是我能为你做的全部了

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为你舍弃了

 

邱贻可看着躺在暗室的马龙

这个孩子兜兜转转还是在自己身边

马龙睁开眼睛就看见面前的邱贻可

“你醒了”

马龙想要出招 却发现自己身上根本没有力气 而且他感觉不到自己体内的真气

邱贻可看着他的动作

“别白费力气了 我已经废了你的全身武功 ”

“你说什么”

“我说我在进到这间暗室的第一时间废了你的武功 ”

马龙试着运功 但是都是徒劳

邱贻可走过来制止了他

“我说了我已经废了你的武功 别再做些没有的事 ”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你不如直接杀了我”

“我不想杀你 但是我不想你总是来杀我 所以我废了你的武功 你再不能杀我”

“没有武功也一样要杀你”

马龙冲上去掐住邱贻可的脖子

可是他的力道对邱贻可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邱贻可就看着马龙笑 这笑太刺眼马龙觉得自己要疯了

“你笑什么你为什么要笑”

“我笑你太傻”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辛苦练功 我要杀了你 我要报仇啊 为什么要针对我”

“你杀了我就是报仇了吗 你忘了 是你直接刺死你爹的吗”

“那都是因为你啊 我是不想看他继续受你折磨”

马龙的手开始哆嗦 自己的武功没了 以后要想杀了邱贻可更没有希望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怎么会变成这样

“可是真正杀了他的人还是你 是你 是你 你杀了自己的父亲”

邱贻可的话一直回想在马龙的脑海里

他试图用手推开那些话 可是似乎没有用处

“别说了别说了 你别说了”

“为什么不让我说 其实你报什么仇呢 你的仇人是你自己啊”

“不不 即使没有父亲 也是你杀了我母亲 是你杀了我母亲”

“你母亲没死 ”

“你撒谎没死 没死为什么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见过她”

“这是一个秘密”

“我不相信你 我不相信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马龙的攻击在心中的邱贻可看来根本不堪一击

“你杀不了我的 可是我现在要你的命易如反掌”

他掐住马龙的脖子 马龙快要喘不上气了 

“可是我不会杀了你 你还有用你是我坐上那个位子的最后一张王牌 ”

他松开手马龙坐在地上疯狂的喘着气

“你最好也别想着逃跑 那个陈玘是你很重要的人吧 可是他是我的义子 如果你走了 我不知道我会怎么对待他”

他还记得刚才他和陈玘的对话

看来他可以用他们彼此牵制 这真是一个意外收获

 

邱贻可走了马龙坐在冰冷的地上

陈玘为什么偏偏杀神就是陈玘呢

他和邱贻可是一伙的吗 他是从一开始就诱骗自己上钩吗

为什么偏偏是他 为什么命运要这么对自己

他对邱贻可知道多少

他对自己知道多少

母亲没死吗那母亲在哪里

自己的武功废了 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陈玘为什么没有来救自己

太子会来救自己吗

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自己还能做什么

马龙觉得自己快疯了

 

 

方博一夜没睡 就坐在椅子上坐了一夜

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

天亮了方博觉得这是他度过最漫长的一夜

抬手擦掉眼角的泪 一个人静静的洗漱

打开箱子拿出那套他本打算和许昕回塞外时穿的衣服

这衣服怕是今日不穿 再也没有必要穿了

刚换好衣服许昕就来了 他是那样迫切的想救马龙

“你来了”

“嗯你昨晚睡的还好吗”

“好很好 太子还没过来吗”

“他在外面等你”

“走吧”

方博站起身往外走

许昕跟在他后面 说不上为什么 许昕觉得今天的方博很不一样

张继科看的方博 还是没忍住拉住他

“你要是不愿意 就别勉强自己 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

方博回头看看许昕 许昕一句话都没说 他笑着对张继科说

“哥我没事 走吧”

方博明明在笑 可是却比哭还让人看着心疼

三个人来到暗室外 陈玘已经等在哪里

“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 尚书小姐答应我让尚书大人留义父商量我们的婚事 但是最多撑到今晚晚饭结束”

“一天的时间应该足够了 救出马龙我立刻带他回太子府 邱贻可目前应该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我太子府抢人 就看人救不救的出来”

大家看向方博 

 “许昕 你真的要我进去吗”

方博不死心的再一次问许昕

许昕走过去把方博抱在怀里 

“我在外面等你”

方博没有抬起手回抱许昕 结果早该知道的 为什么偏还要问呢

“你们先去树后躲起来吧 等我进去了 再出来”

看他们躲好之后 方博吹起了一个小笛子

不一会暗室的门开了

里面走出一哥黑衣少年 看到方博之后难掩喜悦的抱住他

“小博儿我还以为你再不会见我了你终于来找我了”

方博在他怀里挣扎着 可是少年抱的很紧 他根本挣不开

“鸿远你先放开我 我们进去说好吗”

“好好好我们进去说”

宋鸿远拿出一截黑纱 蒙住方博的眼睛 然后轻轻亲了方博的嘴一下

方博下意识的要摘掉眼罩 宋鸿远抓住他的手 轻声说“走吧”

牵着他的手领着他往暗室走

方博回头看向许昕的方向 他想许昕回来阻止我进去吗

可是直到他听到暗室的门关上 也没有等到许昕的阻止

许昕不是没看宋鸿远对方博做了什么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救马龙重要 自己对方博一定只是占有欲作祟

只是为什么感觉心里有点疼

宋鸿远带方博来到他的卧室 摘掉蒙住他的黑纱 握住方博的手

“你是想通了吗 小博儿所以你来找我了”

方博拽出自己的手

“鸿远我有事情想要你帮忙”

宋鸿远坐在他旁边 也不生气方博抽出自己的手

“什么事啊”

“叔叔昨晚是不是抓了个人进暗室”

“你怎么知道 你认识那个人吗”

“嗯我认识他 你能放了他吗”

“你要我放了他 小博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鸿远 求你了 帮帮我 放了他吧 ”

“你知道我放走他的后果是什么吗”

“你就说是我放走的 是我把你打晕了 然后放走了他 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 叔叔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

“他是你什么人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是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你帮帮我把”

“如果是别人的话 我肯定帮你但是他不行 昨晚川王特意嘱咐握要看紧了他 否则提头来见 你该知道他说一不二”

“那你放了他 我安排你离开 你可以去一个叔叔找不到你的地方 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 ”

“他到底是你什么人 难道他就是那个你喜欢的人”

“不是鸿远你别瞎想”

“那你为什么要和你叔叔作对 ”

“你要是不帮忙就算了”

方博站起来就要走 宋鸿远连忙拉住他

“你几个月都不来找我 如今以来就是要我拿命帮你 我连问问的权利都没有吗”

“对不起鸿远 他真的很重要 你能帮我吗”

“我帮不帮你 也要看你说不说实话啊”

“他是他是我喜欢的人的心上人”

“什么那你为什么还要救他 他死了才好”

“不我要救他 我答应了他要救他”

方博快要哭出来了 宋鸿远心疼极了

“是他逼你来救他的吗”

“不是我自愿的”

“你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吗”

“是我愿意”

“付出一切都值得吗 为了一个不喜欢你的人”

“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我可以放了那个人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你放了他 我什么都答应你”

宋鸿远贴着方博的耳朵说

“我只要你”

方博打了宋鸿远一个耳光

“你混蛋”

宋鸿远上前抱住方博 制住他的两只手 抱在胸前贴着他的耳朵

“你早该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上次你走的时候如果不是川王突然来了 你早就该是我的人了”

方博拼命的想要睁开宋鸿远的怀抱 但是宋鸿远只是越抱越紧

“你不想救那个人了吗”

轻轻的一句话方博就停止了挣扎 

早在进来的时候就该知道结果的不是吗

宋鸿远感觉到怀里的方博放弃了挣扎

一把抱起他走到床上

他轻轻的把方博放到床上 仿佛方博是一件易碎的器皿

方博整个人都是抖的

他在害怕害怕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宋鸿远躺在方博身边 一只手握着他发抖的手 另一只手摩挲着他的脸

“小博儿别怕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我们带着他一起出去 看你的心上人选谁 好吗如果他选了你 我就放你们离开 可是如果他选了他 你就跟我走好吗”

方博转过头看着宋鸿远

不知道为什么方博就想答应了

他也想看看许昕会不会选自己 在已经看到马龙的时候

许昕会不会为自己拼一把

“我我就堵这一把”

宋鸿远带方博到了关着马龙的地方

马龙趴在地上 看起来特别虚弱

“马龙马龙 你怎么样”

马龙并没有回答方博 方博转头看向宋鸿远

“他怎么了”

“他武功被废 现在身体很虚弱 ”

方博扶起马龙 宋鸿远带着他们走出暗室

张继科他们都等在外面

看见他们扶着马龙出来

陈玘想要上前 但是突然不敢向前 不知道马龙会不会还在怪自己

张继科和许昕一左一右的架起马龙

“他这是怎么了”

“他武功被废了 快带他回去吧”

张继科抱起马龙 许昕跟在后面 他甚至没有看方博一眼

他的眼睛都是昏迷的马龙

“许昕”

他叫住了他

许昕仿佛这个时候才看见方博

“方博你先回去吧 我送师兄去太子府 之后我来找你”

“你不和我一起吗 马龙已经没事了 太子会照顾好他的”

“方博你该知道的 我不放心 你乖 ”

方博看着许昕越走越远 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你输了方博 ”

“不我没输 他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那是因为他眼里没你 心里更没你如果有你的话 他就会看出我是什么人”

“谢谢你鸿远 谢谢你帮了我 对对不起”

方博转身就想跑 许昕他们还没走远 他可以追上的

他大喊许昕等等我 可是许昕没有回头 

宋鸿远反应很快 

他被宋鸿远抓住 宋鸿远捂住他的嘴

把他带回了暗室

宋鸿远看和被绑在床上的方博

“为什么要跑呢 不是说好了要和我一起走的吗 说好了如果他选了他 你要和我一起走的 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他都不要你了 你为什么还是要奔向他”

“鸿远你放开我”

“回答我的问题”

宋鸿远掐住方博的下巴

“我爱他”

“那我就让你再也爱不起他 我要你觉得你配不上他 你再也不再干净 你的身上都是我的印记 ”

宋鸿远拿刀一刀刀的把方博的衣服割碎

没割一刀方博的心就颤抖一次

最后他的衣服已经是一堆废布

宋鸿远轻松的扯下这团废布

方博一直哭喊着不要不要 放了我把 放了我把

可是宋鸿远就像听不见一样

他在方博身上发泄着最原始的欲望

“看着我的眼睛 小博儿我爱你”

方博疼的快要无法呼吸 仿佛身子都不是自己的

他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他觉得自己可能就要死了吧

他想这样死了也挺好的

反正许昕也不爱自己 他只会一次次的伤害自己

没有人爱自己 现在自己还成了这样子 也不该再要求许昕爱自己 这样死了也好

方博就这样疼晕了过去

宋鸿远终于释放了自己

他刚把衣服穿上 打算给方博清理一下

就听到有人来报 川王回来了 

川王回来不会放过自己 他想带方博一起走 但是来不及了

现在不走他也走不了 没办法

他拿起被子盖住方博 从后门离开

 

 

邱贻可冲到关马龙的地方看见已经不见了

心想不妙赶紧带人去找宋鸿远

推开宋鸿远的房门 只看见方博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走到床边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方博眼角都是眼泪

人却是没有知觉的昏了过去

他大喊一声都滚出去

身边的都退出了房间

衣服已经被宋鸿远割碎 邱贻可脱下自己的外袍给方博罩上

看着他满身青紫的痕迹

邱贻可恨不得千刀万剐了宋鸿远

早就知道宋鸿远对方博没安好心

但是自从方博认识了许昕 再没来找过宋鸿远 他便放松了戒心

没想到还是让方博糟了这份罪

罩上外袍邱贻可又用被子把方博卷起来

抱着方博出了暗室

马龙的事只能从长计议了 现在要紧的是方博

他得赶紧为他处理一下身体

他不知道方博醒了会是什么样的心里状态 所以不敢让别人给他清理

只能自己来虽然刚刚已经看到了

但是在心里再次看的时候 邱贻可还是心疼的差点流泪

上了药换了干净的衣服 方博一直没醒

邱贻可看着他紧皱的眉头 给他盖好被子

吩咐下面的人好好看着方博 有什么事情马上去通知他

他还得处理马龙逃走的事情

 

张继科带着马龙回到太子府

陈玘和许昕一直跟在后面

太医来看过说马龙身体没有大碍 只是特别虚弱

要好好休养

马龙在晚上的时候醒了

看着熟悉的床铺 他知道自己被救了

可是被救了又有什么用呢 自己的武功被废 再也不能为父母报仇

陈玘第一个发现他醒了

“马龙你醒了”

看着面前的陈玘

“为什么偏偏是你”

“对不起马龙 对不起我没有一开始就认出你”

“你走吧”

“你让我走去哪”

“回你义父的身边 我们不是一路人”

“不马龙 我不会再回去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 你知道吗 我这些年一直在找你”

“我不信你一直找我 为什么还会认不出我”

“对不起对不起 你能原谅我吗”

“我不知道”

马龙闭上了眼睛 他真的不知道

“马龙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所以我们再次相见 你问我叫什么 那个时候其实你是认出我的了对吗”

“是我心里一直都有你的 可是你不认我 你还不要我认你”

“我没有马龙 是我的错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陈玘抓着马龙的手 无比诚恳的说

“马龙我带你离开这里 我们去过无忧无虑的日子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只有我们两个人 好吗”

“不我还要报仇 我要找邱贻可报仇 你会帮我报仇吗”

“马龙他毕竟是我的义父 我不会阻止你报仇 但是我不能帮你 你能理解我吗”

“所以你不愿意帮我”

“马龙对不起 这件事我不能帮你 他毕竟养了我这么多年”

“那你滚回他身边吧”

“我不会再离开你”

“我不需要你  你并不能帮我”

“可是我爱你”

陈玘吻住马龙 马龙想睁开但是现在的自己完全没有力气

慢慢的马龙开始回吻陈玘 两个人沉浸在这个吻里

直到马龙快要不能呼吸

陈玘才放开马龙

“你心里也是有我的对不对”

马龙偏过头不去看他

“你现在还想不通没关系 我等你 你再躺一会吧 我去出发给你看看有没有吃的”

陈玘走出去关上门

马龙躺在床上 想着小时候的事 长大重逢的事

他不想骗自己 他心里有陈玘的

可是他也不知道他们还能在一起吗 

他心里很乱

马龙拿被子蒙住自己的头 他现在心里很乱

张继科听见陈玘出去的声音 慢慢睁开了眼睛

原来他们从小就认识的

看着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的马龙

他心里该是也有陈玘的吧

只是这个傻瓜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样也好至少他还有有个可爱的人恰好那个人也爱他

这样真相大白的时候 他身边至少还有一个他能接受的人

而那个人怎么样都不会是自己

张继科起身拽起还在睡着的许昕

“马龙已经醒了 没有大碍你去看看方博吧”

许昕看着床上的马龙 走过来掀开他的被子

“师兄你没事了吗”

突然被掀开的被子让马龙有些无措 但是看着许昕担忧的目光

也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

“我没事你们都去休息吧 你们也累了”

“没事就好那师兄你好好休息 我去看看方博 晚一点我们一起来看你”

“好”

许昕转身走

张继科走到马龙面前说了句好好休息就也离开了

房间只剩下马龙一个人 他也不需要蒙住自己了

就盯着床架发呆

 

许昕来到川王府 熟门熟路的来到方博房间

意外的是方博房间外守了很多人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守卫看见是他也没有拦他 之前川王只说好好看着方博 没说不许人见

而且许昕是方博未来的夫婿

他们也不敢拦他

但是许昕来了 他们还是去通知了邱贻可

许昕走进屋里 闻到了一股药味

方博就那么躺在床上 眉头紧锁

他轻声叫他方博 方博 床上的人没有反应

他又叫了几声 床上的人慢慢睁开眼睛

但是那眼神太空洞了 

“方博你醒了”

许昕伸手想把方博拉起来让他靠在床上

但是他的手刚碰到方博的手

方博就立马抱紧被子缩到床角

嘴里一直说着别碰我 别碰我别碰我

许昕还是想拉他

“方博你怎么了 方博”

但是方博只是一直推着他 仿佛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许昕拽下方博的被子扔到地上

“方博你闹什么呢 我知道你不愿意去找宋鸿远救马龙 但是你帮都帮了 这样就没意思了 我现在放心刚醒的马龙来哄你 你还闹什么啊 乖 起来吃个早饭我们去太子府看马龙 他刚醒 我不太放心”

方博就像听不见许昕说话一样 手里没有被子了

他就抱住自己团城一团

“别碰我别碰我 ”

“方博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许昕有点不明白 昨天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你是生气你昨天叫我 我没理你吗我当时不是急着送马龙去太子府吗 对不起下次你叫我我一定应你好不好”

他伸手想摸摸方博的头 但是方博还是躲开了

他还是一直重复着 别碰我

许昕看他这样 心里就有点火气

发了狠把方博一把拽到床边 方博剧烈的挣扎

喊得越来越大声 许昕双手抓住他 看着他没有焦距的眼睛

“方博你怎么了 ”

方博只是重复着别碰我 别碰我 

他挣扎的狠了 睡衣领子的结散开 许昕便看见了他脖子上的痕迹

他松开了方博 方博又躲在床角了

许昕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扎了一下 不会的 不会的

他拽过方博想撕开他的衣服看看 也许只是脖子受伤了

方博开始大哭 还是叫着别碰我

许昕知道他不需要证明什么了 事情就是最坏的结果

他抱住方博 

“方博别怕别怕 我是许昕 我是许昕啊”

“你放了我把 放了我吧”

“我是许昕你看清楚 我是许昕”

“你不是你不是 许昕不要我了 他不要我了”

方博一口要在许昕的肩膀上 许昕吃痛松开手 方博又躲回床边

邱贻可离很远就听到方博的哭喊

这些混账居然放许昕进去 

他推开门就看见方博哭着躲在床角 许昕站在床边

他推开许昕坐在床边

看着床角的方博

“小博儿别怕 是叔叔 叔叔在这呢 没人能伤害你”

方博抬起头看着邱贻可

“小博儿别怕 ”

邱贻可向方博伸出手 方博犹豫着把手放到邱贻可手上

“叔叔”

邱贻可抱住方博 一下下拍他的背

“没事了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以后叔叔会保护你的 ”

方博不说话就抱着邱贻可哭

许昕像个傻子一样站在旁边 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他看着脆弱的 崩溃的方博第一次他想杀了自己

带给方博这些的人是自己

方博哭累了邱贻可给他盖好被子

看着站在旁边的许昕

“你跟我出来”

许昕看着床上的方博 他舍不得走第一次他觉得他那么需要方博

邱贻可看他没有动作 上前一步抓住他拖出来

“以后你不要再来川王府了”

“为什么我是方博未来的夫婿”

“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了 以后你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的联姻牵连到两国的利益 你说不是就不是吗”

“你大可以看看 是不是我说不是就不是 滚 我不想再看到你”

“可是方博心里有我”

“从今以后可能就没有了 你看不出来吗”

“你什么意思”

“许昕我不是傻子 方博为什么在暗室 马龙为什么能逃走 我不会不知道 能让方博这么做的人只有你我不杀你 只是因为他在乎你 但是我不会再让你有伤害他的机会 你最好在我改变主意前滚 要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 我不在乎灭了你们塞外小城”

“至少让我陪陪他 也许他需要我”

“他根本不需要你 你刚刚没有看到 他在排斥你”

“不不会的 他怎么可能会排斥我”

“许昕我侄儿是个活生生的人他的心是肉做的 他会疼的 你要是心里真有他就走吧他看见你只会想起你带给他的伤害”

许昕还想再说什么 

但是他发现他说什么都没有意见

伤害方博最深的人始终是他

 

 

许昕一路迷迷糊糊的回到太子府

来到马龙的房间陈玘正在喂马龙喝粥

两个人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许昕觉得他们的状态自己特别多余

为什么张继科不在这里 又多了一个陈玘 他不是邱贻可的人吗

他走上前把粥碗掀翻在地

“你还留在这干嘛 滚回你的川王府”

陈玘看着许昕面露尴尬

“我不会回去了 以后我会和马龙在一起”

“你凭什么你只是邱贻可身边的一条狗”

陈玘有点羞愧 义父说他只是工具 和狗也没什么区别吧

马龙怕许昕越说越难听 

“你先出去给我看看药 我和昕子有话说”

“好”陈玘感激的看着马龙 他知道马龙在给他解围

陈玘出去之后 许昕一屁股坐在马龙床边

“师兄你对他那么好干吗”

“昕子你是唯一一个知道太阳哥哥的人 陈玘他就是我小时候的太阳哥哥”

许昕吃惊的看着马龙 陈玘居然马龙小时候遇到的那个人

怎么会这么巧

“他居然是那个太阳哥哥”

“对是他 其实我第一次见他就觉得是他不过那个时候他有所顾忌没有和我说实话 我后来以为他不是 没想到是他”

“可是他是邱贻可的义子 他还伤过你一剑”

“他只是他的义子 不是他儿子他说不会回去那边了 他伤我的时候也并不知道我是我啊 ”

“那他会帮你报仇吗”

“他不会我也不该要求他为我报仇”

“可是我会师兄 我可以为你报仇 你现在虽然武功废了 但是你还有我 我可以不计一切代价帮你报仇”

“昕子报仇是我的事情 我不想连累任何人”

“可是因为你 我伤害了方博”

“方博怎么了”

许昕无法说出口 方博所受到伤害

他不能回想刚才的眼神 他的呼喊

他看着马龙他想自己是为了师兄才伤害方博的

所以师兄应该爱自己的 他抱住马龙

“师兄师兄 我帮你报仇 然后我们一起回塞外好不好”

马龙想要睁开许昕 但是他现在体力还没有恢复 又没了武功根本不是许昕的对手 

“昕子你放开我 你和我说 方博怎么了”

“别提他这里只有我和你”

许昕去亲马龙的嘴 他把马龙按在床上

一只手控制住马龙的双手 另一只手去扯马龙的衣服

“昕子你要干什么 你放开我 你疯了吗 我是你师兄啊”

“我当然知道你是我师兄 可是师兄我不止是你的师弟 我还爱你 我想做你的男人”

“许昕你放开我 你这样你对得起方博吗”

许昕一边吻马龙 一边哭着说

“我早就对不起他了 而且都是为了你”

马龙一巴掌打在许昕脸上

“许昕你醒醒 你到底怎么了 ”

许昕松开马龙 跪在地上

“师兄对不起 对不起 ”

“滚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许昕站起来离开太子府 他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

走到每个地方仿佛都有方博的影子

每个地方方博都曾带他来过

跟他说这个好吃 那个好玩

可是现在方博在哪啊 对 他在川王府

可是他现在不理自己了

没关系的他好了就会来找自己的毕竟他那么爱自己

 

马龙觉得方博肯定出事了

他穿好衣服去找张继科 周雨站在门外

“你怎么过来了 刚回来身子还没来 就折腾自己”

周雨虽然每次看见马龙都嘴上不饶人 但是大家一起那么多年

还是担心马龙的身体的

“我也急事要见太子”

“那你让那个陈玘通知一声不就好了 太子肯定巴巴的去见你”

马龙有些疑惑 周雨看他的样子也不想多说

“你快进去吧 外面风大”

张继科看见马龙来也很意外 他特意把空间留给他和陈玘

希望他俩好好相处 他怎么倒是来找自己了

“你怎么来了”

“你们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 川王府的暗室不是那么容易救个人出来的吧”

“怎么问起这个了 你才刚出来也不好好休息”

“和方博有关系吧”

“嗯”

“到底怎么回事 方博可能出事了”

“怎么这么说 ”

“之前昕子说回去看方博 然后一起过来 可是他刚才一个人回来 而且我看他情绪不太对 我觉得方博肯定出事了”

张继科略一思索便想明白了其中可能发生的问题

可是这事不能当着马龙说 说了只是加重马龙的负担

“应该没什么事的 这样你先回去休息 我去看看”

“你们别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如果为了救我伤害了方博 我会”

“哪有那么严重 但是你也知道许昕对你什么心思 方博不愿意来也是正常的”

“他不是那样的人 之前我们处的很好 我是真的担心他”

“我知道你回去吧 我去川王府看看”

“注意安全”

“放心吧邱贻可不敢把我怎么样”

“要不要让陈玘陪你回去”

“还是不要了 邱贻可不敢把我怎么样 但是对陈玘可就不好说了 再说让他留下来保护你也是好的”

“好”

马龙回去之后又问了陈玘同样的问题

但是陈玘也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

也并没有和他说方博的事

可是他心里还是不安 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现在只能等张继科回来再问清楚

要是他能带着方博回来就更好了

 

张继科来到川王府 说了要见方博

但是管家却不带他去方博的房间 只要他在偏厅等着

他就是知道肯定出了事情

果然他没有等到方博 来的人是邱贻可

“你还来干什么”

“我来看方博”

“你们为了救马龙 把他陷入那样的境地 还有脸来见他 你可还记得当初若不是有他 你早就冻死在湖里了”

“他怎么了”

“你说他怎么了 让他求一个觊觎他已久的人 你说还能怎么”

“让我去见见他”

“没必要他也不想见任何人”

“那就让我偷偷看他一眼”

“张继科我们迟早是要你死我活的滚”

“邱贻可我现在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想和你多说 我只想见方博一面 见完就走 我们之间的事和他无关”

“你还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和他无关 那你为什么还要利用他”

“如果你当初不抓马龙 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 而且伤害他的说到底是你的人”

邱贻可闭上了眼睛 是呀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早点解决宋鸿远

养虎为患

“你进去看看他吧 但是别吵醒他”

张继科走进方博的房间 

床上的人紧闭着眼睛 眉头皱在一块

对不起方博 我明知道可能是这样的结果却还是没阻止这一切

哥哥对不起你

邱贻可站在他背后

“看过了就走吧”

“你好好照顾他”

“不用你说”

邱贻可随张继科来到王府门外

“马龙还不知道他娘在哪吧 如果他知道了 恐怕他最想杀的人不是我吧”

张继科回头看着邱贻可 

“等他身体好了 下月初我就会带他进宫见他母亲 我会告诉他事实的真相”

“你疯了吗”

“是我是疯了 邱贻可 我们之间很快就会胜负见分晓希望没了尚书支持的你不要输的太惨”

“那就看看是我一个根基深的王爷厉害还是你一个毛头太子厉害”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陈玘也在你那里吗”

“没错”

“真是养不熟的狼崽子”

“你这话就不对了 他对你是全心全意 只可惜你不拿人当人”

“这都是我的事”

“告辞”

“不送”

“对了我们进宫那日 你也一起来吧 毕竟当年的事情 还是要所有当事人都在才好”

“你在打什么算盘 ”

“你来了就知道了”

 

 

张继科回到太子府后

马龙急着问方博的情况 张继科只说邱贻可现在不让方博和他俩往来

这个理由也说得通 但是马龙还是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是现在他不能去川王府 那方博出不来的话也没办法

他就暂时放下了这件事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马龙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 只是到底武功全失 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有点虚弱

许昕从那天之后再也没有来过太子府

他经常在川王府外晃

可是邱贻可再没让许昕踏入川王府一步

方博的身体也好了 但是除了邱贻可再没和人说过话

邱贻可曾经问他要不要见许昕

他也只是摇头

他不想见许昕了 一面也不想见了

许昕再说什么 他也不会信见或不见都没有意见

邱贻可进宫前安排人送方博离开 这次进宫祸福难料

方博不想离开 他现在特别依赖邱贻可 他抓着邱贻可的袖口

“叔叔为什么要送我走”

邱贻可看着方博 这阵子他刚有点恢复过来 他也舍不得送他走 但是现在时局不稳 今晚进宫结局还是未知数

“小博儿你先去那边 叔叔马上会去找你”

“为什么不一起”

“叔叔还有事情要处理”

“危险吗”

邱贻可点点头

“好叔叔 那我离开 我不能拖累你 我在那等你”

“ 我会安排管家陪你一起有什么事他会照顾你”

“ 叔叔 你别担心我 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我可以的”

方博看着邱贻可认真的说

方博知道邱贻可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自己留下来只能拖他后腿 所以自己必须走

邱贻可陪方博吃完午饭 就送他和管家离开了

除了安排管家还安排了一批人暗中保护方博

宋鸿远现在还没有找到 他不放心虽然以宋鸿远的能力未必做的了什么

但是他必须防备着点

 

马龙知道张继科要带他进宫的时候很不解

“为什么要带我进宫?”

“带你去见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

“什么人”

“你去了就知道了 带陈玘一起去吧 让他跟在你身边保护你”

张继科一行人在宫门口遇到了邱贻可

今天就让一切有个了断吧

皇上看到一行人有些意外 邱贻可居然和张继科一起来求见 这是没有过的事情

“有何事”

邱贻可站着没说话 张继科看着他的父皇 一字一句说道

“我们是来求见皇后娘娘的”

邱皇站起来脸上可见怒色

“你说什么你想见谁”

“我们是来求见皇后娘娘的”

“皇后娘娘不见外人 你们回去吧”

“你知道他是谁吗”

张继科让马龙站在邱皇面前 邱皇脚下一个不稳 差点摔倒 

幸亏身边人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他他是谁”

“父皇心中已有答案不是吗”

“你当初是怎么办事的”

这话是对着邱贻可说的 邱贻可只是哼笑一声 今天大家就要撕破脸了

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我不忍心杀她的孩子很奇怪吗 你该知道的 只是这孩子不是在我身边长大的 是我对不住她”

“你当初明明和我说已经解决了那对父子”

“我就一定要听你的吗”

“你你 你 ”

邱皇指着邱贻可 气的说不出话

马龙有些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他看着张继科

“皇后是我娘吗?”

他的话很轻却像打在张继科心上一样 

“是皇后就是你娘 以后你就能见到她了”

“我娘没死我娘没死 我娘真的没死”

马龙抓着张继科 他有些语无伦次

他和他爹一直以为娘已经不在了 原来她还活着 可是为什么不去找自己呢

“我现在就要见我娘”

“好我带你去见她”

“站住我允许你们进去了吗”

邱皇叫人拦住了他们

“父皇事已至此你做这些无谓的阻拦又有什么意义”

“是呀皇兄 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也想见她了”

那个像烟花一样明艳的女子 那个自己曾亲手推开的女子

“只要我还活着 你们就别想来人拿下”

话毕立马冲进来一对侍卫

“父皇真的动起手来 他们未必是我们对手 何必鱼死网破呢”

“就算鱼死网破 谁也别想带走她”

“我们并没有想带走她 而且她这些年都没有醒 也许她见到自己的孩子就会醒的 父皇你何不一试”

邱皇之前并没有想到这个可能

张继科一说他也觉得心动 她睡了十几年了

没准见到自己的孩子 母子连心她真的会醒

“好我就试试看”

侍卫退了出去 大家跟着邱皇走进皇后寝宫

距离越近马龙却突然不敢向前走

陈玘察觉到他的异样 

“你没事吧”

“玘哥我突然很害怕 我怕一切只是我的一场梦”

“别怕这都是真的 别怕”

陈玘握住他的手

走到寝宫床边 邱皇亲手打开床边的帷帐

看清床上的人 马龙扑到床边

虽然他离开娘的时候年纪还小 可是他还是认得出 这就是他娘

“娘娘 你怎么了 我是龙儿啊 你醒醒啊”

但是床上的人还是紧闭着双眼

“我娘她怎么了”

马龙回头看着邱皇 邱皇不知道如何开口

要说因为自己强抓她回来 而她不愿意呆在自己身边

跳湖之后病情一直反复 不愿意清醒吗

“她当年跳湖 身体一直没有好 也一直没有醒 太医说是因为她自己不想醒过来 所以封闭了自己”

邱贻可在旁边回答了马龙的问题

“也许你是唯一可以叫醒她的人”

马龙看着紧闭双眼的娘亲

他不停的叫她 可是她还是没有反应

过了一个时辰 邱皇没有耐心了

“你根本不能叫醒皇后 留在这面也没有用 走吧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不我不走 要走我也带我娘一起走”

“你做梦”

邱贻可看着床上的女人 走到床边拉起马龙 握住她的手

“我来试试叫醒她吧”

邱皇看到他握着的手 上前来欲拉开他

“你凭什么”

“你该知道我凭什么的 ”

邱贻可没理会他 继续握着手

邱皇没了动作 他知道的其实他一直知道的 

“语嫣你还怪我吗 所以你不愿意醒过来”

邱贻可一手握着她的手 另一只手抚摸她的头

他的动作很缓慢 极致温柔

“你怪我一次次的骗你 还伤害了你的孩子是吗可是你知道的 我是爱你的 像你爱我一样的爱你 可是我要做的事情很多不能只是爱你 我以为你懂我的 可是你是那样的刚烈 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现在和你说想带你一起走你愿意啊 如果你愿意的话 你醒过来好吗”

床上的人没有动 

邱贻可又说了很多 从她们相识到准备成亲 到邱皇喜欢上了语嫣

到邱贻可让爱 到语嫣出走到语嫣结婚生子

再之后邱贻可奉命去抓他们

语嫣落水再也没有醒过来

邱贻可说了很久很久

长长的沉默谁也没有打破沉默

直到周雨惊呼

“皇后娘娘流泪了”

大家去看语嫣 发现她已泪流满面

马龙和邱贻可一起唤她  她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娘你醒了 你还认得我吗”

女子坐起来看着面前的马龙

“我的龙儿已经长了这么大吗”

马龙抱着她泣不成声 没想到娘亲一直没死 还有再相见的一天

“你爹怎么样了”

马龙看着娘亲 他想说是邱贻可可是似乎一切都是受邱皇指使

但是最直接下手的人还是邱贻可

“我爹早就去世了 都是被邱贻可害的”

语嫣听罢拉着马龙的手问他 你恨他吗

“我恨他我这些年活着就是为了亲手杀了他 可是我现在被他废了武功 可能这辈子都不能杀了他了”

马龙很激动语气不自觉的发抖

语嫣没说话她抬头看着站在旁边邱贻可

他还是见老了 可是依然是自己记忆中的样子

她走下床站在邱贻可面前

“你可后悔过你当年所做的事情”

“不曾后悔再来一次我还会那样做”

“好真好 今天我就成全你”

语嫣拔起旁边侍卫的剑一剑刺入邱皇的心脏

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她挥剑插进自己的心脏

邱贻可在她倒在地上稳稳的接住她

“你怎么这么傻”

“我杀了他你不是该谢我吗 你当初不就是想我这么做吗”

“你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我不是早就伤害过自己了吗”

“语嫣”

“我要你一辈子欠我 虽然你一直欠我 你实话告诉我 你爱我吗”

“爱一直爱 ”

“只是我始终不如你的野心重要”

语嫣的眼泪掉了下来 

“对不起你这辈子都被我毁了”

“可是我下辈子还想遇到你 爱上你 ”

“你不恨我吗”

“我恨你可是我更爱你”

语嫣摸着邱贻可的脸 泣不成声

“太医一会就到 你会没事的”

“不活着太辛苦了 我不想活 你能答应我吗 如果下辈子还能遇到 好好爱我”

“好我答应你 如果有下辈子 我一定好好爱你”

“龙儿过来”

马龙一直站在旁边 他还来不及反应发生的一切

一直以为已经不在了的母亲

原来还活着可是还来不及惊喜

母亲又要离他而去了

“娘为什么”

“对不起龙儿 娘太累了”

“娘  ”

“龙儿放下仇恨吧 只有这样你才能过上你自己想要的生活”

马龙看着邱贻可怀里奄奄一息的母亲

他拼命的点头 仿佛他听话一点 母亲就不会离开

“龙儿好好活着”

她说完这句话 手无力的垂下去

邱贻可抱紧怀里的人 他知道这一次她真的离开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陈玘抱住哭泣的马龙

这一次他真的只剩下一个人了

 


评论
热度(30)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