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十章

方博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已经可以下地行走。

宋鸿远白天多数时间都比较忙,到吃晚膳的时间才会回来。

方博每天的日子就是在等待中度过。

白天的他就像是一具驱壳,只有到了宋鸿远回来的时候仿佛才有了灵魂。

“夫君,你回来了。”

每天晚上方博都在府门口等宋鸿远,虽然宋鸿远并不喜欢。

可是方博还是每天这么做,他觉得这样做日子才有点盼头。

宋鸿远没有办法也只好同意了。

“今天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都好了啊,大夫也说之后就是要慢慢恢复了。”

“你之前伤的很重,还是要注意身体。”

“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晚膳就布置好了。

吃过饭,宋鸿远牵着方博在府里的花园消食。

“夫君,你明天带着我一起出去好不好。”

“在府里很闷是不是。”

“是,府里的下人都很尊敬我,所以他们和我都有距离感,我每天都很孤单。”

宋鸿远握着方博的手,他何尝不知道方博每日在家的苦闷。

只是这府里都是当年宋国的人,方博在这没有关系。

可是他在外面做事,大多还是鲁宗的旧人,如果有什么闲话传回宗里。

只怕不好处理,他现在还不想暴露方博。

虽然方博迟早是在出现在鲁宗人的面前。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未能全面掌控鲁宗。

鲁宗的人还多都还是鲁老爷子的旧部。

他不能冒险,不论对方博还是对自己复国,都没有好处。

现在只能委屈方博了。

“小博儿,我在外面做事很危险,所以我不能带着你。”

一听到可能有危险,方博本能的抓住宋鸿远的手。

“有危险,那你也不要去了,我不希望你有危险。”

“你是在关心我吗。”

“我当然关心你了,你干嘛这么说。”

宋鸿远把方博抱在怀里。

“我只是感激上苍,让你回到我身边。”

方博双手回抱宋鸿远的拥抱。

“虽然我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但是你对我的好,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只有你。”

“博儿,虽然你没有过去的记忆,但是未来我一定会填补你心中的空白。”

说完在方博的头上印上一个吻。

方博在宋鸿远怀中轻轻的点头。

樊振东的人最终还是查到了宋鸿远的头上。

虽然他现在的身份是江湖上鲁宗的宗主。

可是这些人都是宫中的好手,再加上一开始就是有潜在目标的查。

很快就把隐藏在鲁宗中的宋鸿远查了出来。

但是虽然查了出来,可是却不能贸然行动,鲁宗的势力不容小觑。

恐难应对,樊振东还是决定从长计议。

他一定要为方博报仇,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哪怕是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过了四个月,终于传来一个令樊振东高兴的消息。

探子来报说宋鸿远要为府里选一个驯兽师,每日表演。

这对樊振东来说是个大好的接近宋鸿远的机会。

只要能近距离接触到宋鸿远,那么报仇就有机会。

他知道父皇是想生擒宋鸿远,也许父皇最后会将宋鸿远斩首示众。

但是他也可能只是囚禁宋鸿远一辈子来彰显自己的仁德。

毕竟他现在已经不需要证明自己的铁腕,更希望自己留下的是仁德。

但是樊振东不一样,樊振东只想他死。

如果不是因为他,方博就不会死,他想起就觉得心痛。

这些日子他尽力控制自己不去想方博,可是感情的事情根本不是理智控制的住。

不是他想不想,就可以不想的。

他总会想起方博,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见到方博的时候。

想起方博初初到吴国的时候。

想起他们一起被陷害的时候。

想起方博叫他再也不要去见他,他怎么就真的不去见他了呢。

他总以为来日方长,却不曾想方博的一生那么短暂。

如果早知道,他一定不听方博的话,他一定天天去找他。

就是方博打他,撵他,轰他他都不走。就是缠着他。

樊振东擦擦眼角的泪,博哥我已经走出为你报仇的第一步了。

你看到了吗。你放心,我一定很快送你的仇人去见你。

因为没有大张旗鼓的选人,所以来应征的也就十几个人。

最后通过前面前面选拔的也就三个人。

每个人带着自己的动物,因为樊振东没有经验,所以其他人都是些猛兽。

而樊振东只带着几只猴子几条狗和一只熊猫。

但是这却并不只是为了樊振东的人身安全考虑。

还因为樊振东得到消息,这驯兽表演并不是演给宋鸿远看。

而是为了他府中的人。

所以樊振东大胆的赌了一把,就堵那个人不喜欢看猛兽。

他也曾想训练猛兽,但是时间太短了,他很难驾驭那些野兽。

如果表演途中出了事,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

在看清樊振东带着什么的时候,其余两个人都笑了。

驯兽师却只带着没有兽性的动物,他们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虽然樊振东看上去仪表堂堂,可是没有野兽的驯兽师。

他们还是并不放在眼里的。

在花园等了一会,就看到之前选拔的管家带着一个男人走过来。

“这位就是我家主子,就由他来最后定夺你们的去留。”

大家开始依次表演。

樊振东观察着坐在上位的人,他应该就是宋鸿远吧。

樊振东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宋鸿远,他居然亲自挑选驯兽师。

但是那要每日看表演的人应该在他心中有极重的分量。

如果能够好好利用的话,说不定报仇的事情会事半功倍。

到了樊振东表演的时候,他上去轻轻松松的表演了几个节目。

“你为什么没有猛兽。”

宋鸿远放下茶杯,看着面前的少年。

这少年虽是驯兽师,可是身上却有着一般人没有气质。

“小的胆子小,不敢驯养猛兽,但是又听闻这驯兽师十分赚钱,所以便驯养了小动物,供贵族们玩乐欣赏。而且贵族小姐公子多手无缚鸡之力,猛兽到底还是不太安全。”

宋鸿远点点头,就离开了,一会功夫管家就回来告诉其余两人可以离开了。

管家跟樊振东交代了几句,告诉他明天带着行李来就好。

以后就住在府里,为一位公子表演。

公子想看的时候就会传人来叫他过去表演,他过去即可。

樊振东第二天早早带着东西过来。

管家安排他住在一个外院,院子很大只有他一个人住。

还有一些笼子是给他的动物准备的。

今日先不用他表演,他今日只要收拾好这里就好。

需要表演的时候会安排人过来帮他抬东西。

他连连道谢,待管家走后,他四处看看,发现这外院和内院之间有好多道卡。

每个道卡都很多人换班守卫,要想直接进去,怕是很难。

樊振东觉得还是要从那个看表演的公子身上入手。

方博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透亮了。

“你醒了。”

“你今日怎么没有出门。”

方博开心的坐起来,每日他起来的时候,宋鸿远一般早就走了。

但是为了让他多睡一会,宋鸿远都不会吵醒他,都是轻手轻脚的离开。

他说过几次想让宋鸿远叫醒他,和宋鸿远一起吃早饭。

但是宋鸿远到底还是不忍心的,这个家伙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嗜睡。

“今天有个惊喜给你。”

“什么惊喜。”

“你猜猜看。”

“什么惊喜都没有你能在家陪我好,你在家陪着我就是最大的惊喜。”

宋鸿远看着眼睛亮晶晶的方博,没有说出一句话。

方博现在把他放在心上最重要的位置。

可是自己却没有对他坦白,如果有一天他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他会不会怨恨自己。

他的全部除了自己都是空白,而自己身上的复国大业。

还有鲁宗的事情,只怕方博还没想起过去,先要面对一些伤痛。

自己该如何抚平。

“傻瓜,快起床洗漱,吃过早饭,我们去花园。”

“好。”

樊振东一早收到通知,今天要开始表演。

管家给他拨了几个人帮忙。

一早开始往花园搬东西。

樊振东第一次走进了内院,内院的道路四通八达。

虽然看着内院不大,但是弯弯绕绕却实在太多。

即使樊振东自小在宫中长大,但是如果不是有人带路,也有走失的危险。

看见樊振东四处打量,帮忙的连忙提醒他。

“你别四处张望,被管家看见了,要骂人的。”

樊振东假装有些害怕的缩缩头。

“只是四处看看也不行吗。”

“当然了,管家是个有规矩的人,对事事都很严格,你不要以为你不是府里的下人,就可以不遵守府里的规矩,管家要拿捏你还是很容易的,我也是为你好,之前有个新来的不知道规矩,只是四处张望,就被管家打了二十个板子,说他贼眉鼠目赶出了府里。”

“就只是四处看看,就这么严重吗,这也太不讲理了。”

“在这府里,爷就是理,管家也是理。”

估摸着快到内院了,大家都不再出声,低着头快速向前走。

把一切都摆放妥当,下人们有开始搭棚子。

之后又在棚子里摆上水果茶点。

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管家来检查一番,之后便告诉樊振东准备好。

管家去请主子了。

远远地看着宋鸿远牵着一个人走过来。

因为背着光,所以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樊振东知道自己要给这个公子留下好印象,这样日后才好相处。

他把小狗从笼子里放出来。

扔了个球向他们来的方向,小狗追着球跑过去。

他看见那个公子停下来逗着小狗,之后把小狗抱在了怀里。

“夫君,你看这小狗好可爱啊。”

方博抱着小狗举给宋鸿远看。

“你呀,刚才我还怕这小狗突然跑过来伤到你,你倒直接抱起来了。”

“小狗这么可爱,哪会伤到我啊,没关系的。”

“这驯兽师也是大胆,居然直接把狗放出来。”

“所以这惊喜是驯兽表演吗。”

“是,你喜欢吗。”

方博的笑脸突然就没了。

“怎么了,博儿,你要是不喜欢我们不看就是了。”

“不是,只是你为我准备这表演,也只是不想把我带着身边罢了。”

宋鸿远有些心疼,方博看事情太通透了。

“博儿,我希望你能开心点。”

“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是开心的啊,鸿远,我不是你豢养的什么人。”

这一次方博没叫他夫君,而是鸿远。

“对不起,博儿,我。”

“别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去看驯兽表演吧。”

方博没再听宋鸿远说什么,抱着狗往花园走。

樊振东终于看清来人的长相。

他眼里蓄满了泪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方博还活着,他现在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他说不出一句话。

他还活着,他果然还活着。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

“你还好吗,你没事吧。”

方博看着面前这个有些悲伤却又很激动的少年,他不懂,他为什么哭了。

评论(14)
热度(38)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