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十二章

樊振东走了一段距离,回头看着坐在房顶上的方博。

这个小傻子,真想一走了之就这样不管他了,可是又不能真的放下他。

房顶这么高,他又不会武功。

樊振东去找了个梯子,尽量不发出声音的把梯子靠在墙上。

这样那个小傻子下来的时候就不会有危险了。

樊振东做完这些没有离开,就靠着墙坐在墙边。

虽然方博现在还不记得自己,虽然他现在很相信宋鸿远。

可是至少他还活着,这是上天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自己不该强求太多的。

现在既然方博还活着,那么自己的计划也要相对改变。

他不能继续潜在这里。

宋鸿远不得不除,他现在人不在宗里,是最好的时机。

如果这次不能一击即中,那么他人回到鲁宗,将更难办。

他再次看向房顶上的人。

他看的出来宋鸿远对方博很好,他一定不会伤害方博。

方博呆在这里很安全。

现在自己还不能带方博离开,如果自己现在动手带走他会打草惊蛇。

博哥,你在这等我回来,我解决了宋鸿远,就来接你回家。

天都大亮了,宋鸿远还是没有回来。

方博在屋顶坐了一夜,站起来腿有些木,在屋顶摇摇晃晃的。

他很想稳住自己,可是却是怎么样都站不稳。

一个重心不稳就趴在了屋顶上,还好这几日都没有雨水。

屋顶上并不滑,不然他可能就要摔下去了。

他不敢再站起来,只能慢慢的摸索到屋檐,爬过去发现墙边居然有梯子。

顺着梯子慢慢的下来,呼出一口气,终于从屋顶下来了。

昨夜这里还没有梯子呢。

应该是小胖吧,自己昨夜的话说的有些重,他不怪自己,还为自己准备梯子。

有机会该好好谢谢他的。

方博揉揉有些酸麻的腿,往内院走去。

还未走到自己的院子,就撞见管家带着一群人围过来。

管家看见方博,连忙走过来,给方博披上披风。

“公子,一早这是去了哪里,要老奴好找。”

“我只是闲来无事去外院转转,管家不必担心。”

“老奴如何能不担心,公子的伤刚刚养好,要是再出了什么差错,主子还不要了老奴的命。”

方博低下头没再说什么,他知道他说什么管家都有话接。

索性什么都不再说,由着管家扶着自己回房。

宋鸿远昨天一夜未回。

方博就在屋顶吹风等了一夜,人也确实累了。

就说自己有些乏了,让众人都下去了。

可是人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宋鸿远的影子。

宋鸿远之前从来没有一夜不归的时候。

方博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觉得可能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连七日宋鸿远都没有回来。

方博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送进去的东西每天只喝几口粥。

管家很是担心,可是现在宋鸿远那边也是焦头烂额。

他也不敢将方博的情况告诉宋鸿远,怕宋鸿远分心。

只希望方博自己早点想通。

第八日,方博终于从房间走出来了,整个人看着清瘦了一圈。

“管家,我想看驯兽表演。”

管理连忙派人去叫樊振东,但是回来的人确报,樊振东已经不在府里了。

他的东西倒是一件没少,就是人不见了。

这事太奇怪了,现在正是多事之秋,管家不敢怠慢,连忙派人去通知了宋鸿远。

方博知道樊振东走了之后,没说什么,只问那小狗还在不在。

若是在,就把小狗牵过来。

小狗牵过来之后,方博再一次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不过这次有只狗陪着他。

“小狗,你的主人去哪里了。”

小狗当然不会回他的话,只是乖顺的躺在他的怀里。

“连小胖也走了,我真的是连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方博说完就抱着狗哭了起来。

小狗不知道方博到底怎么了,只是这个姿势太不舒服了。

于是就在方博怀里挣扎起来。

“连你也想走是吗,走,都走吧。”

方博放开小狗,一个人趴在床上。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宋鸿远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方博趴在床上。

他大概是累极了,宋鸿远进来他也没有察觉。

他的眼角还挂着泪痕,宋鸿远上前轻轻的吻了他的眼睛。

宋鸿远没有叫醒方博,就这样蹲在地上看着他。

这几日宋鸿远没有回来,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不敢面对方博。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吴国的人可能察觉到了他的所在,所以他这几日都在外周旋。

而且鲁浅不知道在宗里听到了什么风声,已经离开宗里到这面来。

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和方博解释鲁浅的事情。

而且鲁浅如果方博的存在,那么将对方博很危险。

许是察觉到他回来了,方博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看见宋鸿远,像是怕自己看错一样,连忙坐起来揉揉眼睛。

看清了真的是宋鸿远回来了,他一把抱住宋鸿远。

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

“你回来了,夫君,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宋鸿远回抱住方博,这个小傻瓜,怎么会这样想呢。

“我怎么回不要你呢,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第二次的。”

方博没有细想宋鸿远话里的意思,只要宋鸿远回来就好。

“那你这两天为什么不回来,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等你,我等的很辛苦,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可是我觉得你是在惩罚我,是因为那天我替那个人求情吗,到底怎么了,夫君,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也想帮助你。”

看着方博的眼睛,宋鸿远觉得自己卑鄙,自己一直在欺骗他。

欺骗他自己的身份,用谎言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博儿,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骗了你,你会原谅我吗。”

“会,因为我相信你,你一定不会伤害我。”

“小傻瓜。”

宋鸿远抱住方博,方博对他这么信任,他在做什么。

“方博,看着我,我骗了你。”

“你骗了我什么。”

“我”

宋鸿远还没有说完,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异域服装的少女飞快的跑过来。

她直接抱住宋鸿远,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夫君,我来了,几个月不见,你有没有想我。”

宋鸿远和方博看着眼前的少女一时都愣住了。

“夫君,他是谁。”

她问的是方博,她整个人还挂在宋鸿远身上。

方博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这个女孩一进来就抱住了宋鸿远。

她还亲了宋鸿远,她叫他夫君,他问他自己是谁。

宋鸿远把她从身上拉下来。

“你先出去,我一会再和你解释。”

少女很明显不甘心,可是看了看宋鸿远很坚决,也只好出去。

看来传言是真的,宋鸿远迟迟不回宗里,怕是被人勾住了心。

她离开了后,宋鸿远跟过去关上了门。

“博儿,你听我说。”

“你先听我说,她刚刚叫你夫君,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你知道我是鲁宗的宗主,她是。”

方博打断宋鸿远的话。

“我只想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妻子,可是你相信我,我和她之间没有感情的,我爱的人是你。”

“别说了,别说了,我不想听。”

宋鸿远想扳过方博的脸看向自己,可是方博却倔了起来,一口咬在他手上。

宋鸿远连忙松开了手。这几个月他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方博。

“博儿,听我解释好吗。”

“你刚刚说你骗了我,是说这件事吗。”

“这是一部分。”

“宋鸿远,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你是欺负我没有记忆吗。”

“博儿,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你出去,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你出去。”

方博的情绪现在很激动,宋鸿远没办法,只好先出去。

鲁浅还在等自己,他得给鲁浅一个交代。

等鲁浅回了宗里,他也好和方博好好说话。

“好,好,我先出去,你好好想一想,我明天一早来看你。”

宋鸿远出去之后,方博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知道快要喘不上气,他才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

他突然很迷茫,自己到府算什么。

他赤着脚站到窗前,想起之前小胖的话。

连一个陌生人都看的出的问题,自己之前却从未怀疑。

所以我是方博吗,我到底是谁。

宋鸿远来到鲁浅的住处,鲁浅已经在等着他。

“夫君,他是你新宠吗。”

“他就是我之前和你提过的那个人。”

“你不说你找了很多年都找不到他吗,怎么会。”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所以你打算做。”

“我想和他在一起,但是你永远是鲁宗的宗主夫人,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承诺,也是当初我给你和你爹的唯一承诺,我会遵守,也希望你不要奢求更多。”

鲁浅硬逼着自己不让眼泪掉下来,她偷偷擦掉自己的泪。

笑的拉起宋鸿远的手。

“夫君放心,我从未奢望一人独占夫君,不是他,也总是别人的。”

“你能这样想最好,这次你来这面所为何事。”

“宗里出事了。”

原来宋鸿远几个月未回宗里,之前鲁宗下面的几个小帮派起了反心。

鲁浅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希望宋鸿远能回去主事。

“可是目前这面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我知道夫君的大业,可是如果鲁宗的事不平,又如何成为夫君霸业的后盾。”

宋鸿远知道鲁浅说的有道理。

可是现在回去的话,方博的伤不适宜远行,那就只能放他一个人在这面。

之前倒是也没什么,可是现在方博对自己恐怕误会很深。

现在离开他只怕不是一个好时机。

“夫君可是担心他。”

鲁浅虽未明说,但是他们二人心中都明白说的是方博。

“夫君为何不带着他。”

“他之前瘦了重伤,如今不宜远行。”

“我想夫君回去之后,不过数日便能解决,应该无碍吧。”

“宜早不宜迟,我们明日一早就启程。”

“好,都听夫君的。”

第二日宋鸿远起了大早到方博房间,可是方博却不给他开门。

宋鸿远知道方博还没想通

“博儿,你听我说,我这几日有重要的事情要离开几日,关机会照顾好你的一切,等我回来,我一定好好跟你解释。”

方博听到他要走,连忙要去开门,可是昨夜站了一夜,腿已经麻了。

刚迈开一步就摔倒在地,爬起来再去开门,宋鸿远已经走了。

“为什么不多说几句呢,你再多说几句我就会相信你啊。”

用过午膳,管家过来告知,宋鸿远他们已经出了城。

所以是那个女人带走了他吗。

他连句解释都不给自己,就和那个女人离开了吗。

人都走了之后,一个侍女敲响了方博的门。

她自称是宗主夫人的婢女,有事想要和方博说。

方博给她开了门,支开了身边的所有人。

“你想说什么。”

“您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评论(6)
热度(25)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