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十三章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侍女自信的笑了。

“您当然可以选择不相信我的话,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都知道什么。”

“所有。相不相信在您。”

“好,你说吧。”

“您确实叫方博,但是您的夫君不是宗主,而是吴国太子许昕。”

方博手里的茶杯一个没拿稳摔在地上。

“其实您也觉得我说的是真的吧。”

“你还知道什么。”

“宗主几个月前刺杀了狩猎的吴国国主,当时你保护国主受伤,所以宗主将您带了回来,我想宗主期初是想处罚你的,毕竟你居然保护吴国国主,但是后来宗主为什么没有那么做,我就不得而知了。”

方博想起他刚醒过来的时候,宋鸿远的表现,他反复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记得了。

还有他之前说他骗了自己,自己会不会原谅他,他不想相信眼前这个侍女的话。

而是他的心已经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他为什么要骗我说他是我的夫君。”

“这就是下面我要告诉你的,你其实是宗主派去吴国的奸细,吴国太子许昕被你的美貌所迷惑,所以宗主派你卧底到吴国,但是那日刺杀,你居然倒戈相向,我以为宗主带你回来是要就地正法的,没想到宗主不止救了你,还对你贴心照顾,我想他是后悔当初将你送走吧,毕竟曾经你是宗主的近侍,一夜夫妻也是百日恩,何况。”

后面的话她没有继续说,她看到方博的脸色白了下来。

她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鲁浅在离开之前交给她的任务,就是在这段日子,让方博离开。

然后她要让方博身败名裂。

所以要做的第一步是要方博动离开的心。

“宗主夫人和宗主感情怎么样。”

“情比金坚,这些年夫人一直在宗里操持事务,两人虽然聚少离多,但是感情非常,而且小少爷都已经两岁了,你说他们感情如何呢。”

“如果感情好,他为何又会对我这样好。”

“我的话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方公子,宗主只是觉得当初对你有亏欠罢了,要不然你想想为何他这几个月都没有碰过你,不过是嫌你脏罢了。”

这话说的刻薄,但是却每一个字都扎在方博的心上。

宋鸿远确实从未碰过自己,所以他是嫌自己脏吗。

他嫌弃自己曾经在别人身下辗转承欢吗。

可是不是他把自己送到别人身下的吗。

为什么最后他又会嫌弃自己,为什么。

方博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他完全相信了这个侍女的话。

他从来都闻不到宋鸿远的信息味道,他自己也没有信息味道。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是这样的自己凭什么得到宋鸿远的爱呢。

所以宋鸿远才会在对方一来也不和自己解释清楚就离开吧。

因为在他心里最重要的人从来都不是自己啊。

昨日他是想和自己摊牌的吧。

他不想再在自己面前扮演一个关爱者的身份。

侍女知道,今天的谈话该结束了,要给方博一些时间消化这些。

“方公子,今日我先离开了,如果您有什么吩咐可以再来找我。”

侍女知道不出三日,方博肯定会联系自己带他离开。

即使方博心里再舍不得宋鸿远,他也会觉得自己配不上宋鸿远。

有管家在,方博自己不可能离开府里。

所以他必定需要自己的帮助。

这个可怜的男人一定不知道,外面将要面对他的将是什么。

漆黑的屋里里没有点灯,方博知道是到了自己离开的时候了。

现在还不走,难道等着宋鸿远回来之后赶他走吗。

他有妻子,有孩子,要自己这样一个人有什么用呢。

最重要的是他嫌弃自己。

果然在第二日方博就找到了那个侍女。

侍女答应当晚就带他离开。

夜深之后,侍女就带着他悄悄离开府里。

到了外面,方博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虽然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可是自己还是无处可去,侍女像是看出了他的顾虑。

“现在夜深,我为方公子找了个地方安歇,明日一早方公子再决定去处吧。”

“那就多谢你了,劳你费心。”

方博跟着侍女来到一个偏僻的小茅屋。

屋子里面很简陋,但是都收拾的很干净,看得出是精心打扫过的。

侍女递过来一杯茶,方博毫无防备的喝了下去。

“方公子,这里有一些银子,日后您可能需要,收下吧。”

“这怎么好,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收下吧,以后也许你会需要的。”

方博知道以后恐怕真的很需要银子,也就不再推脱。

侍女放下银子,就离开了,方博走回屋内,看着眼前的茅屋。

以后就真的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了。

他不可控制的想起了宋鸿远,这些日子他真的对自己很好很好。

可是自己是个脏了的人,怎么能继续留在他的身边呢。

侍女出了茅屋,却并未走远,远处草丛里藏着几个小混混。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进去啊。”

“药效要两个时辰才会发挥效用,两个时辰之后你们再进去。”

“还要那么久,我看他细皮嫩肉的,即使不用药,应该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啊,老子现在就想去办了他。”

几个小混混也都跃跃欲试的样子。让侍女看了一阵恶心。

“站住,我告诉你们,要你们几时去便几时去,坏了我的事,我要你们好看。”

几个人是都知道侍女的厉害的,便都没了声音。

侍女掐算着,去太子府的人应该已经报了信。

这边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让小混混们开始行动。

太子府的人一到,这些人都得死,方博以后的日子只怕也不会好过。

自方博出事之后许昕整日在府里喝酒,身边的幕僚劝了一次又一次都没有用。

清晨门房来报,有人在府外放了一封信,但是人交了信便没了踪影。

管家看了信之后,连忙往许昕的卧房走。

“太子,太子夫有消息了,太子,太子夫有消息了。”

管家知道,太子夫是太子的救命药,所以不论消息真假。

哪怕是假的也可以让太子振作起来。

许昕离很远就听到管家的喊声,他从一堆酒罐中踉踉跄跄的站起来。

“有他的消息了,我就知道他没死,我就知道他还没死。”

管家跑过来把信交给许昕,信上只有短短的几个字。

“遇见太子夫,来城外树林。”

许昕连忙叫人备马,出城。

“太子太子,老夫知道我必拦不住太子,哪怕这是一个圈套,陷阱,太子也一定回去,但是希望太子多带些人马,也好保护太子夫安全。”

许昕知道管家是担心自己。

但是管家说的对,如果方博真的在那,要确报他万无一失。

方博本来躺在床上已经睡熟了,可是却突然被热醒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怎么突然这么热。

他下床倒了一杯茶,可是两杯茶下去,他还是热的不行。

这时,茅屋的门被推开。

几个小混混走到屋内,方博退后几步。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的一人打量着方博,觉得这次真的接了一把好生意。

既能享受眼前这个小少爷,又有钱收。

只是他却从未想过自己有没有那个命花。

“我们是什么人,我们都是你相公啊,小公子。”

“你们不要乱来,我要叫人的。”

“你叫啊,你叫啊,这里这样偏僻。会有人听到吗,即使有人听到,会有人敢管我们的闲事吗,你还乖乖的就范吧。”

方博拿起地上的一根木头。胡乱的挥舞着。

“你们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可是他挥舞的力道软绵绵的,他甚至连木棍都抓不稳。

而且他有些看不清面前人的脸,他甩甩头,想用力看清一些,可是这样简单的动作。

现在却很困难,木棍终于还是掉到了地上。

为首的人冲过来一把抱起他,把他扔在床上。

几个人都围过来,他们有的人在摸方博的脸,有的人隔着衣服抚摸他的身体。

方博想反抗,可是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大哥,这个小公子是什么人啊。”

“你管他是什么人,有人花钱让你白爽,你爽就是了。”

“大哥说的对,我猜他是不是有钱人家圈养面首啊,被人家主母知道了,所以要这样糟蹋他。”

“这些都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要爽了就完成了任务。”

为首的小混混开始解方博的衣服。

方博伸手抓住对方的手,他还在求饶。

“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对方握住方博的手,放在鼻子边。

“连手都是这样香。”

说完用嘴咬上他的手,方博想要抽回手,却被对方抓住。

对方撕开方博的外衣,撕成四条,将方博的双腿双手绑在床的四个角。

方博还在挣扎,但是他的挣扎看在这些混混眼里,都是引诱。

很快方博的中衣也被解开了,为首的混混撕下中衣的一条。

蒙住了方博的眼睛。贴在他的耳边说。

“乖,好好享受吧。”

但是显然其他的混混非常不满他的这种行为。

“大哥,快点啊,兄弟们都等不及了,这么温柔做什么。”

大哥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他们便不再做声。

方博现在就像是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眼看着里衣也要被人脱下来。门被外面的人一脚踹开。

许昕看着床上被人绑住的方博,他不敢想如果自己来的晚了,会有什么后果。

“把这些人都拉下去砍了。”

很快这些人就被拉下去了,他们嘴里喊着他们是冤枉的。

可是许昕不想听,他松开绑着方博手脚的布条。

方博的体温很高,整个人也在发抖。他刚要伸手扯掉他眼睛上的布条。

方博就握住了他的手,整个人铺在他怀里。

“夫君,夫君,是你吗,是你来救我了吗。”

他的声音弱弱的,颤颤的。而且他叫自己夫君。

这是方博第一次这样叫自己。

“是我,方博,是我,我来救你了,你安全了。”

用被自己包裹住方博,许昕抱着方博上马,一路往太子府走。

侍女藏在后面看着他们离开。

方博被被子包裹着,应该是计划成功了,她想。

等许昕的人,她也连忙离开,这次夫人交代她,任务完成就离开这里。

她得速速赶回宗里。

到了太子府,许昕一路抱着方博回房,让下人们都退下。

方博从被子里伸出手来,往许昕身上蹭。

“方博,方博,你这是怎么了。”

“热,我热,我难受,夫君救我。”

许昕捞起方博,他的脸上是不正常的红晕。

“方博,方博,你睁开眼睛看清楚我是谁。”

方博勉强睁开眼睛,可是他看不清面前的人。

他开始撕扯许昕的衣服,许昕抓住他的手。

“方博,你看清楚我是谁,你真的要我救你吗。”

手被抓住方博不舒服的开始哼哼。

“夫君,夫君,救我。”

许昕放开方博的手,把他放在床上。

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了,整个人罩在方博的上方。

“方博,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方博伸手摸到许昕冰凉的皮肤,他真的太热了。

他想靠近这个冰凉的许昕。

“夫君,夫君,别再骗我,夫君,夫君,别嫌弃我。”

“我不会在骗你,也不会嫌弃我,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我爱你,夫君。”

评论(8)
热度(43)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