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十四章

这是许昕第一次听方博这样叫他。

许昕他怕伤了方博,极尽温柔。完事之后方博累的睡着了。

许昕命人备了热水送进来。

他小心翼翼的抱起方博,放进了热水里,一点一点的给他清理干净。

许是刚才累极了,整个过程方博都没有醒来。

乖乖的任许昕清理。许昕想方博要是一直这么乖该多好。

他们之间也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给方博盖好被子,许昕就躺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方博。

他想这事上天对他的恩赐,他弄丢了方博现在上天把方博还给他了。

他再也不想失去他。

樊振东听到下面人的汇报,再也无法冷静。

“当真看见太子抱着太子夫进了太子府。”

“千真万确,今日天还未亮,太子便带人出城,之后探子回报回城之时太子怀中抱着一人,正是太子夫。”

方博怎么会被许昕带回太子府呢。

许昕这些日子都在饮酒度日,所以樊振东对他放松了戒备。

难道说许昕一直在伪装吗。

而且他看得出来方博在宋鸿远那行动是受限制的,他怎么离得了那里。

而且宋鸿远这几日也不在京中,回了宗里。

樊振东想不明白其中的内情,但是方博既然回来了。

自己也该去见见他。

许昕还在床上看着睡着的方博傻乐,门外有人敲门。

“何事。”

“太子,东皇子到了,要见您和太子夫。”

许昕知道这些日子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樊振东的监控下。

自从方博出事,他也无心在理那些事。

所以自己这个皇弟的野心,他看的清楚。

只是没想到,他竟这么快就来见自己。

当真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许昕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怕吵醒床上的人。

“东弟的消息真是灵通,太子夫不过刚刚回府,你就得了消息。”

“皇兄说笑了,太子一早抱着太子夫回府的消息,满大街都街知巷闻,我又怎么不知。”

“东弟这次前来有事吗,若是为了见我,大可不必了。”

“皇兄说的有理。见你我也不必跑这一趟,我这次前来是为他。”

“那就请回了,他累了,还在睡。”

“太子夫刚刚回府,况且现在不过晌午,怕不是太子不希望我见他。”

“我们夫夫几个月未见,自然有些事情要办,东弟还未成亲怕是不懂这些,为兄也不会怪你。”

自从上次许昕知道了当年樊振东故意让自己以为吹埙的人是张继科后。

他就知道樊振东怕是早就对方博有所企图。

所以这话是故意刺激他的,也是想让樊振东知道,方博是他许昕的人。

果然樊振东听了他的话,脸色就变了。

他握紧自己的拳头,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不住一拳打在许昕脸上。

“禽兽。”

“他的是太子夫,我怎么就禽兽了。”

“你不过是仗着他不记得过去,欺辱他罢了。”

“你什么意思。”

樊振东不想再与许昕纠缠,转身要走。

“等一下。”

“皇兄有何赐教。”

“这段日子,我不是没有看见你的那些东走,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我那时连或者都是无趣的,但是现在他回来了,我希望你知道自己的本分,不是你的人,你不要肖想,不是你的位置,你也不要觊觎。”

“皇兄,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会在原地等你的。”

“但是时至今日我仍然是太子。”

“那就看你还能在这个位置上笑几天。”

许昕知道樊振东说这些话不是说来赌气的。

这段日子朝里的走向,他虽然不想去管,但是总有人会说给他听。

之前支持的大臣们,至少有一半的人倒戈樊振东。

这还是保守估计,因为有的人隐藏很深,要想挖出来很难。

不过虽然刚才在嘴上和樊振东斗气,可是许昕并没有很在意这些。

这太子之位樊振东想要,他便拿去。

如今,方博回来了,他只想以后和方博好好的在一起。

离了太子府,樊振东回头看着太子府。

“许昕,你的一切我都会夺过来。”

回到自己的府邸,樊振东找来心腹。

现在方博已经不在宋鸿远府上,宋鸿远也已经回了鲁宗。

这段日子正是清理宋府的好时机。

府里其他人有没有用樊振东不知道,但是那个管家,一定有用。

而现在正是抓他的好时机。

当日傍晚宋府就被查抄,管家心知不妙,护卫门誓死掩护管家逃离。

可是樊振东早已等在他逃离的必经之路。

“是你。”

“没错,是我。”

“在你失踪那日我就怀疑你有问题。”

“可是你最后还是落到了我手里。”

“方公子是不是被你带走了。”

说起方博樊振东被勾起了怒火,他一脚将管家踹翻在地。

“我以为你们至少能好好照顾他,可是你却让他走了,你真的是该死。”

他不再和管家废话,让人带走了管家。

现在万事俱备,就等宋鸿远从鲁宗回来。

方博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怕方博睡不好,屋里只点了一盏灯,许昕坐在灯边看着书。

“水。”

许昕听见声音,连忙倒了一杯水给他端过来。扶起他喂他喝水。

“你醒了,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方博低头喝了水,感觉舒服了很多。

他这才打量起这个房间,还有身边的人。

这是哪里,昨天不是夫君赶来救我了吗。

看着身边这个陌生的人,他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可是身上酸疼,他想动一动都很费力。

他与眼前这个人发生了那种事吗。

想着想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博儿,你怎么了,别哭啊,是身体还不舒服吗,我知道我做的过了些,可是如果不这么做,那药效是不会过去的,你别哭,别哭。”

方博无动于衷的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别这样,我知道过去我对不起你,我伤害了你,那是因为有些事情我误会了,但是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你是我唯一的太子夫,以后你便是我的皇夫,我不会再伤害你了,你能原谅过去的我吗,我知道你现在还很难相信我的话,但是请你给我一个弥补你的机会好吗,让我好好照顾你,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除了离开我。”

难道他就是吴国太子,自己是他的太子夫。

那么侍女说的话果然都是真的,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自己只是夫君派在他身边的细作。

方博抬头看着许昕,许昕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他仿佛真的是很爱自己,可是自己只是个细作啊。

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了,该怎么办,他会不会报复夫君。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我出去让人给你准备些吃的,我在外间,你有需要就叫我。”

方博躺在床上看着天棚发呆。

怎么会这样,自己只是不想拖累夫君,只是想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算了。

可是偏偏不能如意。

昨天那些人又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害自己。

还有自己是何时中了那些的药。

而太子又那么巧来救了自己。

方博觉得自己的头很痛。

很快下人们送来了餐点,有侍女扶着方博就餐。

许昕一直没有进来。

方博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许昕,他还是想离开的。

所以他想和许昕谈一谈。

“太子,我,有事想和你商量。”

许昕很高兴,方博这么快就找自己,他以为方博至少会晾自己几天。

可是方博接下来的话让他瞬间心凉。

“你说。”

“可以让我离开吗。”

“你说什么,你想去哪,我可以陪你去啊。”

“不,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我只是想离开这个,我想过我自己的生活。”

“你还是不能原谅我吗。”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也不记得了,对我来说也不重要,我只是想过我自己的生活,你可以让我走吗。”

“你在撒谎,如果你不记得了,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方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许昕。

宋鸿远是他的夫君,自己上细作,他很想告诉许昕真相。

可是这个真相很可能会伤害到宋鸿远,所以不能这样做。

他看着许昕的表情好像很受伤,他有些不忍心。

可是自己又如何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一起生活下去呢。

“这几个月没有我,你过得不是也很好嘛。”

“好,我怎么会好,你无法想象,我这几个月没有你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我每天只能把自己灌醉,因为醉了,我就能暂时忘记你已经不在了,我都想下去陪你,可是我怕你厌烦,所以我每天惩罚自己,可是现在你回来了,方博你的心怎么那么狠。”

“我,太子,我不想伤害你的。”

“太子,你现在连我的名字都不愿意叫了吗。”

“我不是。”

“方博,我宁愿你像从前那样愤怒的叫我许昕,我也不希望只是一个冰凉的太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还爱着他,可是我不在意啊,曾经我也以为我是爱他的,可是我现在看清了我自己的心,我爱的人是你,从来都是你,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呢。”

方博有些糊涂了,太子知道夫君吗。

他也曾经喜欢夫君吗,他和夫君不是对立的吗。

他自己是喜欢夫君的吗。

“太子,我这段日子发生了很多事,所以我。”

许昕用手指堵住方博的嘴。

“方博,我不知道你这段日子发生了什么,虽然我很想知道,可是你不说,我不会勉强你说,可是你看,昨天早上如果我没有及时出现,你多危险,你一个人离开,我真的不放心,所以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不会勉强你,你想做什么你就去,但是留在我身边,让我保护你好吗,我不会勉强你任何事情的。”

许昕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想起昨日发生的事情,方博也是心有余悸。

只是每日都要在欺骗许昕中度日,方博也实在难捱。

可是离开这自己又能去哪里。

不如先在这住下,再作打算。

“好,我不走,可是你说到做到,你不可以勉强我任何事。”

说完方博低下头,许昕看到他的脸和耳朵都红了。

他知道这个小家伙想到哪里去了。

宠溺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好,只要你不走,我都听你的。”

这之后的日子,许昕每日就在方博床边的塌上安歇。

方博看许昕中规中矩也就渐渐的卸下了心防。想他那日果然是为了救自己。

樊振东之后也来过几次,但是都只见到了许昕,他也想夜探太子府。

但是现在许昕每日和方博都在一起,他也没有机会。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许昕发现方博和过去不太一样了。

虽然依然是对他有些戒备的样子。

但是方博经常会对他笑了,不再像过去一样冷冰冰。

这些日子他身上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情。

还有那日是谁给自己送了消息。也一直没有调查出来。

不过许昕想,这些都不重要,他在,他回来了就好。

评论(16)
热度(49)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