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相识恨早(十五)现代AU

从刚才一直到现在方博一直一言不发,许昕迟迟没有开动车子。

“方博,你还好吗。”

“啊,我挺好的,没事。”

方博虽然脸上笑着,可是许昕看着他的笑觉得比哭还难看。

“没事就好,你今天也累了,闭眼睡一会吧。”

方博听话的闭上眼睛,但是许昕知道他没睡着。

他的睫毛一直在轻颤,许昕也许他很想哭吧,可是当着自己的面,又不好意思哭。

方博给自己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一是因为妈妈不放心他的脚。

二是因为他知道宋鸿远是一一的爸爸,他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宋鸿远。

所以不如在家好好静养,周雨的电话自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打通过。

方博趁爸妈出去买菜偷偷溜出去过一次找周雨。

可是他家没有人,邻居说他几天没回来了,去了酒吧也没有找到人。

周雨就这样消失了,方博突然觉得他好像从来都不了解周雨。

周雨不见了,他竟一点办法都没有。

周雨一定很气自己吧,所以才会就这样消失了,让自己找不到他。

他想如果找到周雨,一定和他道歉,可是自己现在也不知道那天周雨到底怎么了。

许昕会知道吗,可是看着也不像,如果许昕知道什么,那天应该会说出来啊。

也不会时隔这么久也不出声。

假期总是过得非常快,方博的脚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走路急的时候还会有一点疼。

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许昕站在车门边像他招收。

“你怎么来了。”

“我听诺诺说,你今天可以去亲子园,所以就来接你上班。”

“你专门来接我的吗,太麻烦你了,你也不顺路。”

许昕觉得这个方博真的是,有时候说话也太直接了。

“你脚受伤了,到底还是不是很方便的,我早点出门也不会堵车,时间刚刚好的。”

“我脚已经好了,没事的,你看。”

说完方博还转了个圈,在原地蹦了两下。

但是可能蹦的时候太用力,方博还是疼的脸抽了一下。

许昕觉得自己当时能憋住没有笑出来,真的是太有自制力了。

“别逞强了,快上车吧。”

“哦。”

方博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毕竟刚才实在有点囧。

方博上了车,和诺诺一起坐在后座。

“小方老师,爸爸说你脚受伤了,很疼吗,疼的话诺诺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诺诺真乖,小方老师不疼了。”

许昕看着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样子。

他突然觉得如果每天早上都能这样的话,该多好。

但是这个想法也吓了他一跳,难道他对这个小圆脸有了什么不一样的感情吗。

甩甩头,赶走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他跟自己说不会的不会的。

他只是感谢对方帮助自己改善了和孩子的关系。

所以才会来接他上班的,就是这样。

可是为什么自己在对方给自己安排相亲的时候又有些生气呢。

到了学校,许昕打开车门,诺诺和方博下了车。

“方博,晚上我来接你,送你回家。”

“不用了吧,我真的没事。”

许昕没再说什么,方博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自己说话。

方博牵着诺诺走进了亲子园,宋鸿远和一一才从车上下来。

“爸爸,为什么我们刚刚不下车,要等这么久啊。”

“没什么,爸爸在考验一一的耐性啊。”

“那一一有通过爸爸的考验吗。”

“当然有了啊,一一还记得爸爸今早交给一一的任务吗。”

一一开心的点头,他平时很少能见到爸爸,这次也是因为外公生病,爸爸才把自己接过去。

所以对于爸爸的任务,他虽然不是很明白,可是保证一定完成。

“乖,爸爸今天送你进去好不好。”

“好啊。”

一一开心的跳起来,这是爸爸第一次送他进去。

之前每次爸爸只是送他到门口,之前还有小朋友调侃他,现在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爸爸多帅气。

宋鸿远牵着走到教室,方博不在,诺诺坐在自己的桌子前画画。

宋鸿远向诺诺走过去。

“小朋友你在画什么啊。”

诺诺没有理他,有些戒备的看着他。

“我是一一的爸爸,你不用怕我,我不是坏人。”

“你是一一的爸爸,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啊。”

宋鸿远摸摸诺诺的头,但是诺诺很快避开了,他不喜欢这个叔叔。

“因为叔叔平时比较忙,所以不能经常来接送一一,但是以后叔叔会经常接送一一的。”

诺诺没再说话,宋鸿远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诺诺画画。

一一这个时候正忙着到处和人说,今天我爸爸送我来的。

那边那个就是我爸爸。说了一大圈才跑过来诺诺这里。

“诺诺,诺诺,这是我爸爸,今天我爸爸送我来的。”

“我知道啦,苗一一,你一早上说了好多次,我听都听烦了。”

一一有些害羞的挠挠头,倚在宋鸿远怀里。看着诺诺画画。

“诺诺,你画的是小方老师吗。”

“是呀,苗一一你还不笨,我画的好不好。”

“好,诺诺画的最好看。”

宋鸿远想这个孩子果然只是当方博是老师的。

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方博走进来就看到宋鸿远抱着苗一一在看诺诺画画。

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曾经以为这辈子和宋鸿远再没有什么交集。

没想到他偏偏是一一的爸爸。

诺诺看到方博进来,拿着画跑过来。

“小方老师你看,我画的你,好看吗。”

方博看着诺诺的画,不知道该笑还是哭,画里的样子真的是一言难尽。

但是方博知道这是诺诺的心意,只是她还小,以后就会画的好看的。

“好看好看,诺诺画的真好,可以送给小方老师吗。”

“当然可以了,小方老师要是喜欢,诺诺每天给老师画一幅。”

“小方老师要是喜欢,一一也可以每天给老师画。”

“你们都乖,上课时间要到了,回到座位上坐好吧。”

上课的老师已经过来了,方博和宋鸿远走出教室。

“我送你出去吧。”

“好。”

两个人都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却又不知道从哪说起。

“第一次见你来送一一,之前家访也没有见过你,你很忙吗。”

“嗯,公司的事情很多,很多事情都要亲力亲为,没办法。”

“但是还是要多陪陪孩子的。”

“你呢,你怎么样,还好吗,你的孩子应该比一一大一岁的。”

方博没想到宋鸿远会提到自己的孩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沉默。

宋鸿远一直盯着方博观察他的表情。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没有逃过宋鸿远的眼睛。

“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我该回去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宋鸿远一把抓住方博的手,把方博带进自己怀里。

“博儿,这几年,你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你,你先放开我。”

“我不放,当年我放手了,所以我失去了你,现在我不想放手。”

“你已经结婚了,你还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儿子,你还说这些干嘛呢。”

宋鸿远放开方博,似笑非笑的看着方博。

“所以你是说,如果我没结婚,你就会接受我了。”

“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鸿远,我们都过去了,该向前看。”

“方博,我早就离婚了,所以我现在是自由的,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是你不能阻止我爱你。”

“你说什么,可是你。”

“我和苗苗本来也没有感情,所以她生了一一之后,我们就离婚了,只是顾念着两个老人,所以我们一直没公开,但是我们早就各过各的,博儿,我从来没有忘记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让我照顾你。”

“对不起,鸿远,我们早就不可能了。”

看着方博离开的背影,宋鸿远陷入了沉思,方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博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看事情出错了好几次。同事们都劝他回家休息吧,他只说没事。

午睡的时候一一怎么都不肯睡觉,要方博陪着他玩。方博没办法,只好带一一去秋千那玩。

“小方老师,一一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啊,你这个小捣蛋,但是你要问老师问题,就要先回答老师的问题。”

“好的,那小方老师,你先问。”

“你今天为什么不睡午觉啊。”

“因为我有问题要问小方老师。”

方博被一一逗笑了,这个孩子,方博看得出他其实很困了,每天这个时间都要睡觉了。

却还强撑着自己要问问题,他也很好奇这个孩子想问什么了。

“你问吧。”

“小方老师,你是喜欢诺诺爸爸吗。”

方博怎么也没想到一一回这么问。

“一一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因为那天我在医院看到诺诺爸爸和小方老师在一起。”

“那天是小方老师生病了,所以诺诺爸爸送小方老师去医院。”

“真的吗,那就是说小方老师不喜欢诺诺爸爸了。”

“嗯,小方老师最喜欢一一了。”

“小方老师,我还想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不喜欢诺诺爸爸,那你喜欢我爸爸吗。”

“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刚刚看到爸爸走的时候,抱了小方老师,小方老师我是很喜欢你的,可是我更喜欢我妈妈,小方老师你别喜欢我爸爸好不好。”

一一说完像是要哭出来一样。方博连忙拍着他的背。

“好,小方老师答应你,小方老师不会喜欢你爸爸好不好。”

一一连忙点头,整个人看着也开心起来。

“那一一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睡觉了。”

“嗯嗯,小方老师我好困。”

把一一放在床上没多久,孩子就睡着了。

方博脑子里都是一一那句小方老师你别喜欢我爸爸好不好。

鸿远你看,即使我心里有你,我们也再也回不去了啊。

即使你离婚了,可是你的孩子还在,他的心里只能容纳下你和他的妈妈啊。

我们的人生早就没有了交点,这次的相交也只是个意外。

晚上放学的时候,宋鸿远还想和方博说什么,但是方博看到他向自己走来。

连忙上了许昕的车。

“走吧。”

“你好像很紧张。”

“没有啊。”

“那个人是不是那天在医院的那个人,他不是学生家长吗。”

“是他。”

“方博,要是有一天你想找个人倾诉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

“谢谢你。”

“直接回家吗。”

“你到前面就放我下来吧,我有些事情。”

“有什么事情,我可以送你去的啊。”

“你还是送诺诺回家吧,诺诺还要练琴呢。”

“我可能先送诺诺回家,再送你。”

“不用了。”

“就这么办吧。”

诺诺和阿姨进去了,方博本来是不想许昕送自己的,可是许昕总是不给方博拒绝的机会。

“去XX酒吧吧。”

“去找你上次那个朋友吗。”

“嗯,我这几天都没有联系到他,也不知道他今晚会不会回去唱歌,我想去碰碰运气。”

“这些天你一直都没有联系到他吗。”

“是呀,电话关机了,我去他家里也没有人,酒吧他也很久没去了。”

“那你知道他还有什么朋友吗,比如哥哥之类的。”

许昕想方博和周雨认识的话,会不会也认识张继科。

“他没和我说过,经过这次我才发现我好像一点都不了解他。”

“别担心,也许他只是想静一静。”

“可是我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就这样消失了。”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许昕无法和方博解释自己和周雨的关系。

但是即使是这样,周雨为什么会一声不响的消失了呢。

 

 

---------------------------------------------------------

本来想这章大蟒表白的

但是没表白成功,下章可能也表白不上。

起码还要有三章才能表白吧,尴尬

评论(16)
热度(29)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