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相识恨早(十六)现代AU

到了酒吧,方博直奔吧台,吧台的人和方博都很熟。

但是说出的话还是很让方博失望,周雨还是没有回来。

方博失望的走出酒吧,外面风大,许昕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方博身上。

“我送你回家吧。”

“许昕,我们回去喝两杯吧。”

“你会喝酒吗。”

不是许昕怀疑他,而是认识这么久,许昕从未见过方博喝酒。

“喝酒而已,有什么不会的。”

两个人回去之后,方博要了一瓶高度数的酒。

也不管许昕,自己一口气就喝了三四杯。许昕想拦都拦不住。

“方博,酒不是这么喝的,你少喝点。”

“让我喝吧,我心里难受,我想喝酒。”

许昕看着他的样子,怕是已经有些醉了,而且看着真的很不好过的样子。

想喝就喝吧,方博一杯接着一杯的,很快一瓶酒就见底了。

“方博,你还喝吗。”

方博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举起杯。

“喝,我还能喝。”

“好了,方博你醉了,我们走吧。”

“走去哪,我不想回家,我不能让我妈看见我这样,我不回家,我要在这继续喝。”

许昕结完账,扶着方博从酒吧走出来,可能见了风,方博越来越不安分。

居然在大街上手舞足蹈的唱起歌。许昕是万万想不到,方博还有这样的一面。

“好了,别闹了,方博,该回家了。”

好不容易把方博放到副驾驶上,扣上安全带,许昕已经满头大汗。

等他坐上驾驶位,准备开车的时候发现方博居然哭了。

“方博,你怎么了。”

“我难过,我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

许昕拿纸巾给方博擦擦眼泪,这样的方博让人忍不住的想保护他。

“我们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我们早就不可能在一起了,可是他抱我的时候,我还是会心痛,是我对不起他,是我配不上他,都是我的错,可是我也受到了惩罚啊,我的孩子我连一眼我都没看到,我不知道我还爱不爱他,可是我们就是不能在一起了啊,为什么我们还要再见面呢,为什么他要离婚了呢,他应该是很幸福的啊,为什么他还爱我,我不配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方博越说越伤心,说到后面,许昕听不清方博都说了什么。但是方博哭的一抽一抽的。

他只能把方博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方博,原来方博曾经有过孩子的吗。

他过去曾经受到很多的伤害吧,那个他是幼儿园那个孩子的爸爸吗。

如果不是今天喝了酒,方博肯定不会和自己说起这些,他平时看起来总是嘻嘻哈哈的。

可是他的心里原来有这么多的伤口。

方博醉成这样,许昕没有送方博回家,他把方博带回了自己家。

他怕方博这样会吓到他妈妈,而且他刚才也说不想回家。

到了家,把方博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许昕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去诺诺房间看看诺诺,诺诺的桌子上摆着一幅画,两个男人牵着一个小女孩。

一个男人上面写着爸爸,还有一个写着小方老师。

许昕的嘴角弯起来,亲了亲熟睡的女儿,回到自己房间。

方博还在睡,没有一点要醒来的痕迹。许昕就趴在床边看着方博,他突然很想要吻这个人。

刚刚碰到对方的嘴唇,又连忙弹开,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孩,他笑自己居然像个傻小子一样。

方博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很疼,嗓子也很痛。

许昕正在洗漱,看到他起来,递给他一套衣服。

“去洗个澡吧,阿姨已经准备好早饭了,你的衣服都是酒味,今天穿我这套吧。”

方博整个人还是蒙的,就听话的去了浴室。

许昕听到浴室响起了水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特别开心。

方博穿着许昕的衣服出来,因为许昕的身量比较长,所以衣服有一些大。

但是好在是运动装,所以也还好,勉强也算合身。

“我昨晚怎么睡在你这啊。”

“你到现在才想起来问吗。”

“啊。”

许昕看着张大嘴的傻样子,就想去揉他的脑袋。

“过来吃饭吧,你昨晚喝多了,又说不要回家,没办法,我就把你带回家了。”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我一点也没有觉得你是麻烦。”

方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低头坐在椅子上吃早餐。诺诺这个时候洗漱完,跑过来。

“小方老师,你怎么来了,怎么还穿着爸爸的衣服啊。”

“啊,老师的衣服脏了,所以你爸爸借给老师的。”

“哦,小方老师以后会每天在这里吃早餐吗,要是都在的话就太好了。”

许昕看着方博越来越低的脑袋,特别想逗逗他。

“诺诺很喜欢小方老师吗,那我们要小方老师搬过来住好不好。”

“好啊,好啊,小方老师你搬过来住啊,好不好,这样小方老师每天晚上就可以像中午一样给诺诺讲故事了。”

方博实在觉得很尴尬,就站起来说自己要去洗手间。

许昕看见方博那逃难的样子,终于没忍住笑了起来。

“爸爸,你怎么笑的这么开心啊。”

“诺诺不开心吗。”

“诺诺也开心。”、

诺诺也学着自己爸爸的样子笑起来。方博从卫生间出来,就看父女两个人都在傻笑。

许昕把方博和诺诺送到亲子园,在门口碰到了宋鸿远。

许昕看方博躲避的眼神,就知道宋鸿远一定是那个他。

他故意在宋鸿远面前,给方博整理运动衫的帽子,样子亲昵。

“晚上我来接你们。”

“我的脚真的没事了。”

“进去吧,一会要迟到了。”

宋鸿远让一一自己进去,他向许昕走过来。

“许总,幸会。”

“我们认识吗。”

“年初我们有一个合作,不过是个小工程,许总怕是忘记了。”

“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宋鸿远。”

“原来是苗氏的宋总,今日听闻苗老先生住院了,身体还好吗。”

“还好,还好,劳您惦记。”

“改日我再登门拜访,告辞了。”

“等一下,许先生,我有事情想问你。”

“关于方博的吗。”

“许先生是聪明人,昨晚方博是在您家过夜吗。”

“是。”

说完许昕就上车开车走人,留宋鸿远一个人站在原地。

他拿出手机。

“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我要尽快知道结果。”

方博,即使你再也不属于我,我也要知道全部的真相。

方博给周雨打电话,还是关机,他给是对方微信留言,也没有回复。

他想晚上再去周雨家看看吧。

许昕刚到公司,就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周雨?你找我什么事情,你知道方博这几天一直在找你吗。”

“我知道,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现在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我要带你见一个人。”

许昕来到和周雨约好的地点。周雨已经等在这里。周雨递给许昕一张机票。

“新加坡?”

“你不是一直没有放弃找张继科吗,我知道他在哪,现在我带你去找他。”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如果不相信,你可以不跟来,但是这是你唯一一次找到他的机会。”

许昕还是跟着周雨上了飞机,到了地点,周雨之前已经租好车。

很快到了目的地,周雨拿出电话。

“科哥,我到了,你下来接我一下。”

挂了电话,他看向许昕。

“现在你相信了吗。”

许昕看见一个人向这面跑来,周雨挥手和对方打招呼。张继科在看见许昕的时候,瞪向周雨。

“科哥,对不起,我。”

“别说了。”

“继科,你还好吗。”

许昕试想过千次,万次见到张继科张继科之后的情景。

可是预想中的反应,一个都没有出现,他只是平静的问他过得好不好。

“我很好,我找到他了,我们现在在一起。”

“那恭喜你了,祝你幸福。”

张继科和周雨也没有想到许昕是这样反应。周雨抓住许昕的衣领。

“许昕,这就是你要和他说的吗。”

许昕拽下周雨的手,抚平衣领。

“要不我该说什么呢。”

“你要上去坐一坐吗。”

“不了,他不会想看到我的,当初是我逼走了他。”

“孩子还好吗。”

“好,孩子很好,很乖也很听话,只是很遗憾,我想你也知道,有一个没有保住。”

“是,小雨和我说过,很抱歉,许昕,我当初离开的是并未想那么多。”

“这也不能完全怪你,继科,如果想回来就回来,我不会再勉强你了。”

“许昕,你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因为我爱上了别人,所以我放开你了。”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有点傻,有点乖,他可能不优秀,但是我很喜欢他。”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他还不知道我喜欢他,我也是刚刚看见你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早已经在我心中占据了一个不可磨灭的位置。”

“许昕,我也祝你们幸福。”

“会的,上去吧,我该走了。”

“好,再见。”

“再见。”

看着许昕就要走了,周雨连忙拉住他。

“许昕,你就这样放弃了吗。”

“周雨,联系方博吧,他真的很担心你。还有你有很多事情瞒着他,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周雨别伤害他,他真的拿你当朋友,我也不会允许你伤害他。”

张继科听到方博,许昕居然也认识方博了吗。

“你也认识方博了吗。”

“难道你也知道方博吗。”

其实许昕早就猜想过张继科也可能认识方博的,但是真的验证了,又觉得不可思议。

“方博他就是当年。”

张继科还没说完,周雨就连忙拦着他。

“科哥,你快上去吧,一会龙哥该等急了。”

“小雨,你干嘛啊,你今天很奇怪,莫名其妙来找我,又带着许昕来,现在又拦着我,小雨,你到底怎么了。”

许昕知道张继科要说的话对自己一定很重要。

“周雨你让他说完。”

“科哥,求你了,别说。”

“小雨,我今天就是不说,许昕早晚也会查到的,方博就是当年给我们代孕的omega。”

“所以方博就是孩子的亲爹地。”

“对啊,你不知道吗,所以你刚才说你喜欢的人是不是方博。”

“当年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好像是为了给他爸爸治病,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小雨应该知道的详细一点。”

周雨看着许昕有些低落的样子。

“我知道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他和你想的不一样了,你是不是觉得他是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人,所以你凭什么喜欢他呢,你配不上他。”

周雨甩下这句话,转身就离开了。张继科上前拉住许昕。

“你别那么想方博,他不是那种为了钱出卖自己的人。”

许昕抬起头,张继科分别看见他眼里含着泪。

“我哪里会那样想他,我只是心疼他,他做这种决定一定是很无助的,更怕他知道一切会不接受我。我现在才知道那天他喝醉了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许昕,有些事情永远都不会晚,不会迟。”

“我明白了,谢谢你,继科。”

“我们都会幸福的。”

张继科看着许昕离开的背影,他想缘分可真奇妙啊。

评论(15)
热度(24)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