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十五章

吴皇知道方博回来了,看见许昕又像之前一样很是欣慰。

他一早便和许昕交代带方博进宫,但是许昕都以方博身体未愈回绝了。

十日后上吴皇的寿辰,这一次许昕知道无论如何都必须带方博进宫了。

其实进宫也没什么,只是许昕不想让方博见到樊振东。

现在他和方博真的很好,虽然方博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但是两个人相敬如宾。

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不知道为什么,许昕觉得自己和方博的幸福也就能维持这十日了。

许昕看着还在熟睡的方博,轻轻在他额头印下一吻。

“方博,永远别离开我好吗。”

樊振东做事干净利落,所以没有人给远在鲁宗的宋鸿远通风报信。

宋鸿远毫不戒备的回到宋府,门外没见守卫,宋鸿远心里犯了嘀咕。

但是也未多想,走进府里,才发觉有异,但是为时已晚。

樊振东在之后而立埋伏多日,等的就是宋鸿远回来,现在宋鸿远回来,他怎么会放任他离开。

宋鸿远看清樊振东脸的时候,他认出了这是当日的驯兽师。

“是你,你到底是谁。”

“吴国皇子,樊振东。”

是吴国皇室,那方博的身份。

“方博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他是我吴国的太子夫,自然是回到他该回的位置。”

“你们太子是怎么对他的,你不知道吗,你为什么还要送他回去。”

“这话该是我问你,为什么不管好你的人,把他送了回去。”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是我带他回去的,是你的人在你离开的时候,把他送回去了。”

“这不可能。”

“不可能,有什么不可能,你已经成了亲,还妄想占有他,你觉得你的妻子是吃素的吗,你害了他还不自知。”

“可是鲁浅是和我一同离开的。”

“有的事情她不必亲手去做。”

“方博现在在哪,我要见他。”

“别担心,很快你就会见到他的。”

趁着宋鸿远愣神的时候,樊振东一击即中拿下宋鸿远。

手下的人也拿下了宋鸿远身边的人。

宋鸿远,你痴心妄想的骗了方博,我真的很想杀了你。但是现在你还不能死。

你对我还有用。

鲁浅收到消息,宋鸿远被抓,她知道现在只有一个人有可能救出宋鸿远。

可是她现在根本没有机会见到方博。

太子府戒备森严,方博又足不出户。

她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把方博骗走了,如果方博还在,至少现在她的手里还有救宋鸿远的筹码。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吴皇生辰这日,许昕和方博早早起来准备。

这是方博回来之后第一次进宫,他有些紧张。

许昕看得出他很紧张,握住他的手。

“博儿,别紧张,父皇他很喜欢你的。”

“许昕,我还是害怕,父皇他会不会很凶。”

“不会,从前你经常进宫和他说话的,放心吧,而且还有我在你身边。”

“好,那你可要保证,进宫之后一直在我身边。”

“放心吧。”

到了宫里,两个人先去给吴皇请了安,吴皇看到方博也很高兴。

聊了一会,就让他们先去御花园转转。

许昕牵着方博一路来到御花园的小亭子。

“怎么样,父皇是不是很好相处。”

“嗯,是呀,和我想象中一点都不一样。”

外面风有些大,许昕取下自己的披风给方博披上。

“你披着吧,我穿的够多了。”

“你身体刚好,披着吧。”

方博低头点了下头。

方博这次回来性情大变,许昕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但是不论怎么样,许昕只知道这一次自己绝不会放手。

樊振东远远的看见许昕和方博坐在亭子聊天。

终于又见到了他,他看上去起色还不错,只是身上那件披风很是碍眼。

“臣弟见过太子,太子夫。”

许昕看着面前的弟弟,面露不愉。

方博看向来人,是小胖,他很高兴,小胖算是自己的熟人了。

“小胖,怎么是你,你怎么也在宫里,来宫里表演吗。”

“博哥,其实我不是驯兽师。”

方博有些疑惑,之前他明明就是驯兽师啊。

“那你之前。”

“以后有机会我会跟你解释的,你最近好吗。”

“还好。”

其实方博有很多话想和小胖说,他想说他想宋鸿远了,他想问小胖知不知道宋鸿远好不好。

可是他看看身边的许昕,许昕对自己真的很好。

除了救自己那日之后再也没有碰过自己,一直很尊重自己。

明明知道自己是个细作,还对自己这样好,自己也不想伤了许昕。

“皇弟,是来给父皇请安的吧,我们就不耽误你了。”

说罢拉着方博便要离开。樊振东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自有办法让方博来找自己。

在方博从他身边离开的时候,他凑近方博的耳朵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宋鸿远现在在我手里。”

满意的看到方博停下的脚步,但是他却不想多说了,转身向吴皇寝宫走去。

“博儿,怎么了。”

“没,没事。”

“是刚才小胖和你说什么了吗。”

方博的样子看上去根本不像没事,刚刚他看到樊振东贴着方博的耳朵说了什么。

他很想知道,可是他现在不能逼方博。

方博只是摇摇头,许昕也不再问,就牵着他一直往前走。

到了晚宴的时候,许昕方博和樊振东分别坐在皇弟的两侧下首。

方博一直盯着樊振东,希望哪怕对方给自己一个眼神交流。

但是樊振东就像故意的一样,知道晚宴结束,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方博。

樊振东知道方博在看自己,他也很想回应,但是他知道一定要忍住。

回太子府的路上,方博一直心不在焉,许昕知道一定和白天小胖说了什么有关。

但是他不知道小胖到底说了什么,想安慰也不知道怎么办。

只能让方博静静的靠在自己肩上。

到了府上,方博只说太累了,就先睡了。

但是许昕知道,方博根本没有睡着,他只是背对着自己,不想让自己看到。

许昕也不拆穿,只说还有事要忙,就去了书房。

听到关上门的声音,方博静静坐起来。

小胖说夫君在他手里,他要对夫君做什么。

许昕知道在方博那里他得不到答案,那么就去找另一个人要答案。

樊振东看着许昕站在自己面前,一点也不意外,他知道方博肯定不会告诉许昕什么。

许昕一定会来找自己。
看着面前的两套茶具,樊振东果然在等自己。

“说吧,今日你和他说了什么。”

“他没有告诉你吗,我以为你们无话不说呢。”

“你之前是不是见过他。”

“谁之前没见过他。”

“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他忘记了过去,今天是回来之后第一次见到你,可是他却认识你,你不该解释一下吗。”

“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们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告诉你。”

“你混账,你明知道我那样在意他,你有他的消息居然瞒着我。”

“是你活该。”

“可是你知不知道,如果那天我晚去一步,他将面对什么。”

“他怎么了。”

“那天他被一群无赖下了药,被人绑起来,你说他怎么了。”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宋鸿远不会。”

“宋鸿远是谁。”

“和你无关,那日你怎么知道他在那。”

“有人通知我,我赶去的时候,他的衣服已经被撕开,我无法想象如果我晚去一步将会发生什么。”

樊振东看着许昕的样子不是作伪,再联系到那段日子宋鸿远不在。

有人想要借机除掉方博也不是不可能。

该死的宋鸿远,自己以为他在宋鸿远那至少是安全,没想到。

“你今天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许昕,如果有办法治好他的失忆,你会尝试吗。”

许昕没有马上回答他,樊振东知道许昕根本不想方博想起来过去。

“你有什么办法。”

“这你不用管,我今日只是告诉他我有办法。”

“多管闲事。”

“你是怕他想起来过去的事,会离开你吧。”

“他是我吴国的太子夫,他能去哪。”

“可是只要他想起来,他就再不可能像这样和你相敬如宾,他只会怨你恨你,即使他不会离开你,可是他再也不会对你笑,连表面的温柔都不可能有,所以许昕你害怕了对吗。”

“樊振东,你闭嘴。”

“不管你怎么想,许昕我一定会让他想起来过去的事,因为那些都是他的记忆,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

“你怎么知道他会愿意想起来,也许他根本就不想想起来。”

“那些记忆对他来说可能都不是好的记忆,但是我也不允许任何人伪造一些假的记忆给他。”

“你不允许,你凭什么。”

“因为我爱他。”

许昕抓起樊振东。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是我的太子夫,你说你爱他。”

“我说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而且,许昕,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也会爱我。”

“永远不会有那一天。”

“那我们就走着瞧吧。”

看着许昕离去的背影,樊振东想,许昕你的好日子怕是到头了。

许昕回到太子府的时候,方博还没有睡。

“怎么还没有休息啊。”

“我刚睡了一阵,醒了就没再睡。”

许昕知道方博在撒谎,但是他不想戳穿他。

“博儿,你想想起过去的事吗。”

“怎么突然这么问。”

樊振东果然在骗自己,他和方博说的根本不是这件事。但是许昕还是很想知道答案。

他轻轻的摸着方博的头。

“记忆中的空白,让你很辛苦吧。”

“一开始的时候是有些辛苦,不过现在我都习惯了,想不想起来都无所谓。”

许昕拉起方博,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

“博儿,答应我,不论想起什么都不要离开我好吗。”

方博知道许昕在害怕什么,他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知道了过去在他身边做细作给夫君传递消息的事情,他应该是怕自己想起来之前的身份回到夫君身边吧,可是他怎么还能再回去呢。他已经配不上夫君了。而且这段日子许昕对自己这样好,既然已经无法配上夫君,自己也不忍心许昕伤心。

“好,我答应你。”

“真的吗。”

“真的。”

许昕看着方博,虔诚的吻上他的嘴。方博没想到许昕突然吻上来。

他推了许昕两下,但是许昕的吻很强势。

“博儿,我不会做别的,就让我亲亲你好吗。”

方博慢慢放下双手,试着抱着许昕的背。

许昕直到两个人都有些喘不上气才放开方博。

“博儿,我爱你。”

“我知道。”

“我真的爱你,不论我过去做了什么,请你一定原谅我。”

“嗯,我原谅你。”

“你会爱我吗。”

“我不知道。”

“我愿意等。”

“我会试试看。”

评论(2)
热度(30)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