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十六章

两个人吃完早膳,许昕就进宫了,他是太子,之前那段荒唐日子让很多大臣和吴皇都对他不满,他现在必须挽回大家对自己的看法。

方博平时只是送许昕到院外,今日却送到了府门。

“博儿,今日怎么送出这么远。”

“许昕,我,我有事想和你说。”

“你说。”

“我整日呆在府里很闷,我想出去走走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你想去哪,等我下朝回来,我陪你。”

“不用,许昕,我只是在周围转一转好不好。”

许昕虽然不是很放心,但是想着有府里的人跟着应该也没有关系。

他现在不想像以前那样不尊重方博,他想对方博好。

“好,那你要注意安全,多带几个人。”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许昕。”

“傻瓜,我是你的夫君,说什么谢谢。”

说完轻轻的在方博额头印下一个吻。

看着许昕走远了,渐渐的变成一个看不清的小点。

方博想去找樊振东,昨天樊振东的话一直在他心里盘旋。

虽然他不知道樊振东昨日的话是真是假,但是他不能赌。

宋鸿远在樊振东手里。他不是没想过找许昕帮忙。

可是许昕会帮自己吗,方博不敢保证。

所以他骗许昕自己要出府,其实是去见樊振东。

可是他不知道在哪能见到樊振东,但是他总是觉得只要自己出了太子府。

樊振东一定会来找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想找他。

鲁浅这阵子一直埋伏在太子府附近,现在看见方博站在府门口,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错过了这次机会,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她知道自己现在出去的后果。

但是这是救宋鸿远唯一的希望,她必须这么做。

她冲出街道,大喊方博的名字。

“方博。”

她还未走进方博便被太子府的侍卫抓起来。

“太子夫的名讳也是你叫的吗。”

“方博,我是鲁浅。”

方博本不欲理她,但是听到她的名字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是宋鸿远的妻子,她来找自己是不是也是因为宋鸿远的事情。

“放开她。”

“太子夫,这个人来历不明。”

“我认识她,放开她吧。”

侍卫只好暂时放开了鲁浅,方博带鲁浅进了正厅,打发下人们都下去了。

“你今日来找我何事。”

鲁浅站起来跪在方博面前,方博吓坏了,连忙去拉她。

“你在干什么。”

“求你救救夫君,只要你愿意救他,我愿意自请和离,永远离开他。”

“他怎么了。”

“他被抓了,我知道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你是太子夫你一定有办法的。”

樊振东说的果然是真的,夫君他被抓了。

“你先起来。”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我一定会救他的,毕竟他也曾经是我的夫君。”

“你要你能救他出来,以后他就是你一个人的夫君。”

方博摇摇头。

“我配不上他的,我只是他派出去的细作。”

“其实他是真的喜欢你的,当初是我。”

“别说了,我知道你怕我不去救他,所以说这些话才骗我,没关系的,你走吧,我会想办法救他的,如果我救了他,你们以后好好生活。”

鲁浅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方博只是挥挥手要她离开。

他还是不想看见鲁浅,因为那个他夫君的妻子,他虽然说着自己只是他的细作。

可是那段日子夫君对自己的好,难道都是假的吗。

夫君,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鲁浅走了之后,方博就带人出了太子府,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

走到一个糖葫芦摊位前,方博拿了两串糖葫芦,刚要付钱,有人比他快一步。是樊振东。

方博看着樊振东,笑了出来,他就知道只要出来一定会遇到他。

“小胖。”

“博哥,这次看见我好像很开心。”

“你。”

樊振东拉着方博的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找个地方说话。”

“好。”

方博的身边的人,看着樊振东拉着方博离开,连忙上去阻止。

“东皇子,要带太子夫去何处。”

“主子的事情,是奴才可以管的吗。”

他们知道樊振东不好对付,只好从方博下手。

“太子夫,太子就要下朝了,回去看不到您会着急的,您有什么事情不如等太子会来一起来找东皇子。”

方博知道他们说的对,许昕看不到自己一定会着急的。

但是带着许昕来找樊振东显然也是不现实的。

现在宋鸿远的事情更重要,他以后会和许昕好好解释的。

“你先回去太子府,看见太子回来了,就跟他说,我晚一点回去,没事的,别让他着急。”

“太子夫这怎么行。”

“太子夫都发话了,你还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回去吧。”

樊振东看着这个人越看越讨厌,只想敢他走。

小厮也是没办法,只好交代其他人好好跟着太子夫,自己连忙回去找许昕。

樊振东带方博来到一处远离繁华的府邸。

府邸不大,但是干干净净的,可以看出有人精心的收拾。

而且里面种了很多平时不常见的花花草草。

樊振东安排人把方博带来的人都带了下去休息。

有几个人想一直跟着,但是被不动声色的带下去。

方博一直观察着这府里的景色,也未注意到。

等到方博注意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内室了。

“我带的那些人呢。”

“我让人带他们下去喝茶了,毕竟一会我们要说的话,他们不方便听。”

方博知道樊振东说的有道理。

“小胖,你为什么要抓鸿远。”

“因为他是乱党。”

“他怎么会是乱党。”

“他之前行刺了父皇,你觉得我该不该抓他。”

“果然是有那场行刺的。”

“小胖,你能放了他吗。”

“你真的爱上他了吗。”

方博看着樊振东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是,我爱他,求你放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从前你爱张继科,现在你爱宋鸿远,许昕至少在名义上是你的夫君,那我呢,为什么你总是不肯看我一眼。”

樊振东看着方博,他居然哭了,哭的像是一个孩子。方博有些不知所措。

他走过去轻轻的给樊振东擦了眼泪。

“小胖,你别哭,我,你别哭。”

方博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胖,明明他看上去很强大的。

怎么就在自己面前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呢。

“明明第一个问道你味道的是我,明明我可以第一个标记你,我可以占有你,可是博哥,我爱你,我总觉得你有一天也会爱我的,可是为什么你总是不爱我。”

“小胖,我,我当你是弟弟的。”

“可是我不想当你弟弟。”

樊振东站起来一把拉过方博抱在怀里。

“博哥,我不想当你弟弟,我从来都不想当你弟弟。”

所以他在许昕问他的是谁吹埙的时候,说是张继科。

他那么小的时候,就知道不能让别人喜欢博哥,可是为什么他忘记了。

最重要的是方博喜欢谁,而不是谁喜欢方博。

“小胖。”

“博哥,别说话,就让我这样抱着你,就一会就好,就一会。”

方博不忍心推开他,只好这样任他抱着。

樊振东放开方博的时候,方博看着他的泪痕,轻轻的给他擦掉。

“小胖,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博哥,永远别说对不起。”

“博哥,你想恢复记忆吗。”

“我,我不知道。”

“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让你恢复记忆,你愿意吗。”

方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樊振东,他想吗,他想的,可是他又怕过去的记忆让他无法承受。

“博哥,有些东西不能听别人说,任何人都有可能骗你的,只有你自己不会骗你,过去的记忆不管好的坏的,都是你的,是你不能分割的部分,你不该丢下他们。”

“小胖,我。”

“等你恢复记忆,我就放了宋鸿远。”

“真的吗。”

“我从不骗你,过去,未来,现在我都不会骗你。”

“好,我答应你。”

“随我进来吧。”

樊振东带着他走进一个密室一样的屋子。

里面有人在等着他们,那人看见樊振东进来之后毕恭毕敬的行了礼。

“都准备好了吗。”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随时可以开始。”

樊振东拉过方博的手。

“博哥,他是我找到的密医,精通催眠之术,我相信他一定会治好你的。”

“我也相信你。”

看着方博躺在床上,慢慢闭上眼睛。

樊振东就坐在旁边陪着他,两个时辰之后,方博慢慢醒过来。

樊振东去扶起他。

“博哥,你感觉怎么样。”

“只是头有点晕。”

“别怕,可能是躺久了,晚膳应该准备好了,我带你去吃晚膳,吃完送你回去。”

“好。”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掉一根针仿佛都能听到。

“博哥,你有想起什么吗。”

方博摇摇头。

“没有。”

“你别急,这才是第一次,慢慢来。”

“嗯,我知道,总会都想起来的,小胖,我想见见他,可以吗。”

“今天太晚了,再不送你回去,许昕怕是掀翻整个京城了,明日我再带你见他好吗。”

方博虽然很想现在就见宋鸿远,但是他知道樊振东说的对。

外面天已经黑了,确实不应该再耽误时辰,只好作罢。

到了门外,看到跟自己来的人,有几个受伤了,方博看了樊振东一眼。

但是终究没有说什么,两个人坐上马车,眼看着就要到太子府了。

“小胖,他们都是无辜的,下次可以别下手这么重吗。”

“博哥,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

“没关系,我知道你一定是无心的。”

看见方博回来了,许昕连忙把他拉到自己身边。

“这么出去那么久。”

“我。”

“回去再说。”

叫人带方博进去,许昕和樊振东就站在府外。

“皇兄,还有什么指教。”

“你为什么不能离他远一点。”

“你知道的。”

“你想干什么。”

“如果他想起来过去的事情,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

“会,他会永远和我在一起。”

“你自信过了头。”

“送客。”

评论(15)
热度(23)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