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十七章

方博知道许昕生气了,从刚才他的样子就可以看得出来。

他不喜欢自己和小胖走的太近,可是为了宋鸿远自己没有其他的办法。

“许昕,你生气了是吗。”

许昕走过去揽住方博,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博儿,你怎么都不叫我夫君了呢,你刚回来的那天是叫我夫君的。”

“我,对不起,我不记得那天的事情。”

“那从现在开始叫我夫君好吗。”

“许昕,你,我。”

“你不愿意是吗,我就知道你会不愿意的。”

“不是,你再给我些时间,我。”

“我明白,我会给你时间,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说完,许昕就吻住方博,方博下意识的推他,但是在看到许昕深情的目光时。

他放弃了,他想如果不能和宋鸿远在一起那就不要伤害这个爱着自己的人。

梳洗之后,两个人躺在床上,许昕一下一下的玩着方博的头发。

“博儿,你今天去小胖哪里做什么了。”

“他找了个大夫,给我看失忆症。”

许昕的动作停了下来,这个樊振东居然真的找了大夫。

“那你有想起什么来吗。”

“没有,才只是治疗一次,哪会一下子就想起来呢。”

“你希望自己想起来吗。”

“我不知道,都可以吧。”

许昕突然爬起身,把方博困在自己的手臂之间。

“如果我说,我不希望你你再去做治疗呢。”

“为什么。”

方博不明白许昕为什么会这样说。

“你现在这样不好吗,有些事情想起来也未必快乐。”

方博看的清楚,许昕的眼睛里有很多悲伤的情绪,他是怕自己知道自己是细作吧。

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一切了不是吗,想不想起来也无所谓的。

“许昕,你别怕,即使想起来,我也还是你的太子夫啊。”

“博儿,答应我,永远也别离开我。”

“我不会离开你的。”

“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

许昕看着方博的眼睛,低下头吻住他的嘴,知道两个人都要喘不上气才放开他。

许昕贴着方博的耳朵问。

“博儿,可以吗。”

方博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许昕就赶去上朝,方博还没有醒,许昕猜是昨晚累了,便嘱咐下人别吵醒方博。

方博迷迷糊糊的睡着,梦里有人向他走来。

那个人撕开他的衣服,强硬的占有自己,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方博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

自己怎么会做这种噩梦呢,而梦中的一切又是那么真实。

方博叫人来问了时辰,才知道自己就睡到中午了,小胖怕是等急了。

梳洗之后连饭也顾不上吃,就连忙带人去了昨日的地方。

这一次方博只带了一个人去,他不希望再有人受伤,许昕已经知道他是去治病。

所以也交代过不必再派过多人跟着。

到了地方,小胖果然在屋里等着他。

“怎么今日来的这么晚,我还以为许昕不会要你再来。”

“没,他没有阻止我来,是我今日起晚了,抱歉。”

“他有没有说什么。”

“没什么,我可以先去见见他吗。”

“可以,我现在就带你去。”

樊振东带方博去了一个厢房,门口有几个人守着,见了樊振东立马让出路。

樊振东带着方博走进去,宋鸿远就坐在屋里,只是他的手脚都被铐住,行动范围很小。

听到开门声,宋鸿远看向门的方向,看到方博的时候,他立马站起来。

“博儿。”

宋鸿远看上去很憔悴,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方博的眼圈就红了,他连忙跑过去抱住宋鸿远。

“夫君。”

“你怎么来了,你也被抓了吗。”

“没有,没有,夫君我是来救你的。”

“傻瓜,你救不了我。”

“我可以的,小胖答应我,只要我接受治疗恢复记忆就会放你离开。”
“你现在都想起来了吗。”

“没有。”

“是啊,你若是想起来了,又怎会称我一声夫君。”

“夫君,你。”

樊振东看不下去,走过来,把方博从宋鸿远怀里拽出来。

“你到现在还听不明白吗,他根本就不是你的夫君,你要是想起来,自然不会叫他夫君了。”

“我知道的,是我不配,我只是一个细作。”

“你又在说什么,博哥,什么细作。”

“我是夫君派到太子身边的细作。”

“这是谁告诉你的。”

“是夫人身边的人告诉我的,夫君你是因为愧疚那些日子才会对我那般好吧。”

宋鸿远看着方博的样子,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方博会离开。

该死的鲁浅,居然这样设计他。

“不是的,博儿,不是这样的。”

“夫君你不用骗我,我都已经接受了,这次你出去之后和夫人好好生活吧,我不值得你对我这样好。”

“博儿,你别信那些,那些都是骗你的。”

方博看着宋鸿远的样子不像是骗他,可是他现在已经分不清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他感觉好累啊,真的好累啊。

所以小胖说的对,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真的想起来才好。

“博哥,我们该出去了。”

“夫君,你照顾好自己。”

“博儿,你不是细作,我也从来没有利用你做什么。”

方博没有回头,他怕自己一旦回头,就再也走不出这间屋子。

“博哥,你真的认为自己是宋鸿远派到许昕身边的细作吗。”

“不然呢。”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等你想起过去的事情,你就说明都明白了。”

樊振东没再说什么,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方博都不会相信。

他已经认定是细作,说不定还对许昕心存愧疚,自己现在做多错多。

只希望方博能够尽快想起过去的事情来。

等到他自己想起来,那么就是一切真相大白。

治疗进行了半个月,方博还是没有什么大进展。

但是近来却总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他不知道这些梦和自己过去有没有关系。

这些日子他没有再去见宋鸿远,樊振东保证过宋鸿远一定会没事。

他相信樊振东说得出必然做得到。

这一夜方博有做了那个噩梦,一身热汗的大喊醒过来。

许昕连忙安抚着他。

“又做梦了吗,没事没事,我在这。”

方博靠在许昕身上喘气。许昕知道方博那个梦里的那个人是自己。

他应该很快就会想起全部的事情了吧,到时候他还会留在自己身边吗。

自己还能拿什么让他留在自己身边。

安抚方博睡了之后,许昕看着方博的睡颜,博儿,我该怎么留住你呢。

许昕想只有一个办法,如果方博有了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就不会离开自己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个大夫好好给方博养身子。

宫里的太医有擅长此术之人,也该给方博好好养一养。

如果他有了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就算想起一切,也会考虑孩子呢。

其实许昕的心里并没有把握,可是这是唯一的机会了不是吗。

除了这个办法,他竟想不到自己还能做什么留住方博。

博儿,可以原谅我吗,可以留在我身边吗。

留给他的时间似乎不多了。

还有上次抓到的那个女人,严刑拷打之后居然也什么都不说。

方博失踪的哪些日子都发生了什么,这个女人肯定都知道。

还有那次的刺杀,肯定和鲁宗有关系。

这个女人也许是自己一个立功的机会。

自己现在时间不多,一定要给她下一剂猛药。

樊振东一直在追查上次刺杀的事情,如果自己这个时候交出这个女人。

那么樊振东至少也是办事不利,但是许昕还是想从这个女人嘴里知道方博那段日子的事情。

所以现在还不到时候。

许昕走到关着鲁浅的地方。

“你嘴还真硬。”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不如直接杀了我。”

“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你应该知道你的价值,不过有些账我是想和你算算的。”

“什么意思。”

“那日在树林,我找到太子夫的地方,你说为什么他会在那呢,如果我晚一点出现又会发生什么呢。”

许昕说的轻描淡写,他的脸上甚至没有什么表情。

但是鲁浅却发起抖,他知道许昕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话。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很好,你不知道,反正你什么也不会和我说,不如让他们和你说。”

许昕拍掌三声,几个官兵带着几个畏畏缩缩的人进来。

“他们都是判了刑的死囚,死前能和逍遥一番也是赚到了,你好好享受。”

“你敢,你怎么敢这么做。”

“我不敢,我有什么不敢,你怕是不知道你自己现在的处境。”

“如果方博知道你这么对我,他不会原谅你。”

“可惜,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许昕走到门口,他知道自己关门的时候鲁浅一定会叫住他。果然。

“我说,你不是想知道方博那段日子怎么样吗,我说,你让他们走开。”

“你早说了又何必这么麻烦。”

“我说完你是不是会放我离开。”

“那要看你说的怎么样。”

“你都想知道什么。”

“全部。”

鲁浅简单的说了方博的事情,但是她没有说宋鸿远和方博在一起的事情。

她知道一旦说出了这些,那么宋鸿远即使逃了以后许昕也不会放过他。

他只说宋鸿远想利用方博的身份,在一起刺杀吴皇。

所以把方博安排在自己府邸,派人好好照顾。

方博每天有专门的人照顾,并没有见过他们。

但是她的话,显然许昕是不信的。

如果真的只有这么简单,为什么这个女人要布下那样一个局对付方博,把方博赶出来。

如果那天自己晚去了一点,如果自己不知道方博就是自己喜欢的人。

那对方博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你觉得我信你说的这些吗。”

“我说的都是事实。”

“你太不老实了。”

许昕转身离开,其实他已经大概猜到了些什么,刚才鲁浅的话更证实了他的想法。

鲁浅一直在撇清她相公和方博的关系。

如果像她说的是拉拢,他们之间不可能一点接触都没有。

什么派人专门照顾,都是鬼话。

而且能让一个人这样对付另一个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人抢走了自己爱的人。

再加上方博刚回来口中的夫君,其实他心里早就有怀疑。

但是他还是想亲口听鲁浅证实这些都是假的。

“来人,让宋夫人好好享受吧。”

“许昕,你说了会放了我。”

“如果你说实话的话,可是你心里清楚,你有没有说实话。”

“方博不会原谅你的。”

“他早就不可能会原谅我了。”

许昕走出地牢,里面传出鲁浅撕心裂肺的喊声。

许昕此刻想,如果那天自己去的晚了,方博该怎么办。

过几日就把鲁浅交到吴皇手里吧。

只是不能让她多说话,怕是要废了她的舌头和手脚才好。

外面下雨了,晚上要给博儿多加一床被子。

他怕冷的。

 

评论(11)
热度(25)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