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十八章

回到太子府的时候,方博也刚来回来,两个人在门口遇到。

“博儿,今日怎么这么晚。”

“我以为你还要晚点回来,就在小胖那用了晚膳才回来的。”

“我还想赶着回来陪你吃晚膳的。”

许昕的样子看起来有一点失落,方博有些觉得过意不去。

“抱歉,许昕,我不知道。”

许昕知道自己这样样子,方博肯定会于心不忍,他连忙搂住方博,结果仆人手中的伞。

“没关系,快进去吧,还下着雨,让厨房给你熬碗姜汤驱驱寒。”

“好,我喝姜汤陪你用晚膳。”

“好。”

到了屋里,方博和许昕换了衣服就坐在桌子前说话。

“今日感觉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大夫也说不出是好是坏,这种病总归是麻烦一些的。”

“别着急,慢慢来。”

“嗯,我知道,其实想不想起来对我来说也没什么重要。”

许昕握住方博的手。

“对,现在是最重要的,姜汤可以喝了,快喝吧,一会凉了就没用了。”

方博低头小口小口的喝着姜汤,许昕就那样看着他。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啊,快用膳吧。”

“好好好。”

“博儿,你最近不是经常做梦吗,我今日找太医给你开了个方子,说是对你这个有效的,一会我就让他们熬了给你送过来。”

“只是小毛病,还要麻烦太医。”

“你的事情怎么会是小事呢,我看你总是惊醒,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疼。”

许昕满眼都是真挚,但是这屋子还站着一堆下人,方博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我知道的。”

许昕知道他是害羞了,却偏偏不肯放过他。

“你知道什么。”

“你是为我好。”

“傻瓜,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那药会不会很苦啊。”

“放心,蜜饯我都备好了,是你最喜欢的。”

“谢谢你,把什么都想的这么周到。”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是你的夫君啊,你看你,喝个姜汤也喝到嘴角都是。”

许昕拿起手帕,轻轻的帮方博把嘴角的姜汤擦掉。

“还有这么多人在呢。”

“怕什么,我宠我自己的太子夫,理所应当。”

方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坐在那什么也不说也不理许昕。

“都撤下去吧。”

“你吃好了吗,你并没吃多少啊。”

“没有你陪我吃,我吃不下啊。”

“抱歉,我下次一定回来陪你吃晚膳。”

“我说笑的,你想在哪吃就在哪吃。”

“好。”

下人们都很有眼色的迅速的收拾东西撤下去。

屋里只剩下两个人对坐在一起。

“博儿,你还记得你哥哥吗。”

“哥哥?我还有一个哥哥的吗。”

“是呀,而且你们的关系很好的,你当时失踪的时候他们正出使吴国。”

“那我失踪了,我哥哥一定很伤心吧。”

“是呀。他很伤心,可是他是秦国太子夫,所以不能一直留在吴国等你的消息,今日秦国传来了消息,他为秦国太子生了一个男孩。”

方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有一个哥哥,哥哥会不会也是细作。

他们两个被派到了不同的地方做细作,秦国太子知道哥哥是细作吗。

如果知道了的话,哥哥会不会有危险。

如果自己一直不能想起来的话,那么哥哥是不是能告诉自己自己到底是谁。

“那我们要送些东西给他,小孩子刚出生一定很可爱,要是我能去看看就好了。”

“博儿想去秦国吗。”

“想,可是我是吴国的太子夫,应该不能随意去的吧。”

“是呀,但是如果你想去,我会去和父皇说,就说你和哥哥兄弟情深,你想去看看他,也可以促进两国邦交,我觉得父皇会同意的。”

“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

“许昕,你真好。”

“你是才知道我好吗。”

“你对我一直都很好。”

“不,我之前对你不好,但是以后我一定对你好。”

“我信你。”

沐浴的时候方博发现了些许不同,今天的水都有一股子药味。

方博问了仆人才知道,说是许昕今天新交代的药浴。

方博看着这桶药水,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他实在是不想进去沐浴。

正在纠结的时候许昕就进来了。

“你怎么进来了。”

“我就知道你还没有乖乖沐浴。”

“许昕,这个药味太难闻了,我换清水可不可以。”

“不行,这对你身体好的,太医说了,每天都要用药浴的。”

“我刚刚不是喝了药吗,喝药了应该就可以了吧。”

“要双管齐下啊,这样你才好的快。”

“可是真的很难闻。”

“只要是你身上的味道我都觉得好闻。”

“你说什么啊。”

看着方博的耳朵变得通红,许昕的心情突然特别好。

“我陪你沐浴吧。”

“那怎么行。”

“你是我的太子夫,有什么不行,而且我的身上和你的味道一样,就不会觉得难闻了。”

“该难闻还是难闻的。”

许昕没再理会方博,脱了衣服就进了浴桶。

“你真的要和我一起洗。”

“不然呢。”

“那你先洗吧,你洗完了我再过来。”

方博转身要走,许昕哪会给他这个机会,许昕伸手抓住方博就把他抱到了浴桶里。

“你怎么,怎么。”

许昕笑嘻嘻的看着方博。

“我怎么了。”

“你放开我。”

“我不放,说好了我们一起洗的。”

“谁说要和你一起了,你放开,这浴桶这么小。”

“就是因为小,所以才要抱紧你啊。”

“你流氓。”

“我只是对你流氓。”

“你先放开我,你洗完我在洗好不好。”

“不好。”

许昕看着方博被水沾湿的里衣紧紧的贴在皮肤上。

他伸手脱掉了方博的里衣,方博虽然在水中还是打了个寒颤。

许昕把方博抱在怀里。

“冷吗,抱着我就不冷了。”

“许昕,我。”

“别说话,别乱动,要不然我不可不敢保证,我不在水里做什么,我本来只是想和你洗个澡的,但是你要再乱动的话,我可能。”

方博知道许昕什么意思,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有一个东西正顶着自己。

“那就快些洗。”

“好。”

许昕给方博擦了背,又轻轻的按了几下,之后两个人换了衣服躺在床上。

“你以后别和我一起沐浴了。”

“怎么了。”

“怪难为情的。”

“你和自己的夫君沐浴为什么还要难为情,再说我该看的地方哪里没见过。”

“但是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啊。”

“你是不是讨厌我。”

“不是,我只是不习惯和别人一起沐浴,而且浴桶那么小。”

“我明白了,我的太子夫是希望我换一个大浴桶。”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算了,睡吧。”

“博儿,天还早,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做啊。”

“我们昨晚不是刚。”

许昕不再给方博说话的机会,用吻堵住他的嘴。

许昕和吴皇说了要去秦国的事情,吴皇大力赞成。

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大力发展两国的通商。

吴皇本来也是打算安排人选出使秦国的。

之前的人选是樊振东,但是许昕的话很有道理,方博和张继科是兄弟。

由许昕和方博去,再好不过。本来之前会想让樊振东去,也是因为方博失踪。

现在方博平安无事的回来了,也是该让秦国和肖国知道,他们吴国也是尽心尽力的找了方博。

出使的时间定在两个月后。

樊振东知道的时候已经距离出使时间不足一个月。

“博哥,你要和许昕去秦国。”

“是呀。”

“你怎么不提前和我说,如果不是今天在朝上父皇说起,我都不知道。”

“只是去个秦国,又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你要去见张继科啊。”

“他是我哥哥,我当然是要去看他了。”

“但是你现在记忆还没有恢复,不如等恢复记忆再去。”

“小胖,我们治疗也很久了,但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可是我真的很想去见见我的哥哥,我想即使我没有恢复记忆,但是我的哥哥是不会骗我的吧,之前你总说我很容易相信别人,那我的哥哥至少是值得我相信的吧,他应该不会骗我的。”

“张继科是不会骗你,可是另一个却不一定。”

“谁。”

“秦国太子马龙。”

“我哥哥的夫君?”

“是,你到了秦国,一定不要让他知道失忆了,不然他不一定怎么骗你呢。”

方博看小胖着急的样子可爱的紧,便伸手去捏他的脸,一边捏一边笑。

“我在这里着急,你还笑。”

“你刚才着急的样子很可爱啊,小胖,你不用担心,我又不是一个人去秦国,有许昕在啊,他会照顾我,保护我的。”

樊振东震惊于方博眼里语气的信任和依赖,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好了。

“你这么相信许昕吗。”

“我是他的太子夫啊,难道不应该相信他吗。”

“博哥,你答应我,在想起来一切以前,不要这么轻易相信谁好吗。”

“小胖,你怎么了。”

樊振东就像孩子一样拉着方博的袖口。

“你答应我,你一定要答应我。”

“好,好,好,有时候真的觉得你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但是明明有时候你又是个能独当一面的人,小胖,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博哥,你希望我是什么样的呢。”

“什么样的都好。”

樊振东知道什么样的都好,就是什么样的都不好。

因为不在意,所以什么样的都好。

“我不在的时候,鸿远就交给你好好照顾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他的。”

“我知道。”

“这算不算也是一种信任。”

“当然了。”

“博哥,我等你回来。”

评论(4)
热度(23)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