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二十一章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许昕和樊振东都等着方博的答案。

方博想救宋鸿远,可是他不想拿自己的孩子冒险。

告诉许昕的话,许昕是不是会救宋鸿远,许昕那样爱着自己,又知道了那段日子的事。

他怎么可能容得下宋鸿远呢。

他摸着自己的肚子,孩子你会原谅爹爹的吧。

“那就在太子府治疗吧。”

樊振东松了一口气,许昕则脸色铁青的离开。

方博想追出去和许昕解释什么,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脚步走到门口就停下来了。

“博哥,你会怪我吗。”

方博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许昕离开的方向,他想许昕一定生自己的气了。

“博哥,我不是故意逼你做选择,但是我觉得记忆真的对你很重要。”

方博回头看着小胖,少年有些委屈的低着头。

“小胖,你觉得记忆对我很重要,可是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

“做治疗不会伤害到孩子的。”

“可是如果我想起来了之后呢,我的情绪是会影响到孩子的。”

“博哥你想说什么。”

“你这样想让我想起来,是因为过去我有很多和许昕不好的记忆吧。”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其实也不是很难猜,我看的出来你们的关系一直剑拔弩张,我也感觉的到,许昕虽然没有阻止我去做治疗,但是他其实并不想我想起来,他总是希望我能原谅他。”

“所以博哥我才希望你能想起来,我不希望你被他骗。”

“可是想起来之后我的孩子该怎么办。”

他的手轻抚着还不显怀的肚子,如果他真的不爱许昕,甚至恨许昕。

那么这个孩子该怎么办呢。

“我可以帮你照顾你的孩子的。”

“你又说傻话了,你是皇子,他是太子,你凭什么帮他照顾他的孩子,就算许昕同意,父皇也绝不会同意的,若是个女孩还好,若是个男孩,他是许昕第一个孩子,说句大不敬的话,若将来许昕登位,他便是皇长子。”

“若将来登位的人是我呢。”

方博没见过这样的樊振东,这一刻方博决不能将他看成一个孩子。

“你在胡说什么。”

樊振东握住方博的手,直视方博的眼睛。

“若将来登位的是我,我便许你皇夫之位,你的孩子若是男孩就是太子,若是女孩也是吴国最尊贵的公主,我定将他视如己出。”

方博想甩开樊振东的手,但是他握的很紧。

“小胖,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是要疯了,博哥,我快被你逼疯了,我总是在等,我想等我足够强大,我想等你慢慢想起来,可是你还没想起来,你就要爱上许昕了,我等不下去了,博哥,我爱你,你可以也看看我吗,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可是,你是弟弟啊。”

“我不要做你的弟弟,我要爱你,守护你,和你在一起。”

“你别说了,今天你说的话我就当你没说过,你走吧。”

方博转过脸不去看樊振东,樊振东看着他的样子,一把捏住方博的脸,吻上了他的嘴。

他早就想这样做了,但是每一次他都控制住了自己,可是现在他不想控制自己。

想做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呢,如果不是一直控制着自己。

也许方博早就知道自己的心意,也许,也许他也会爱上自己。

他不要做方博的弟弟,他不想只是一个弟弟。

方博用力的推着樊振东,但是在力气上他不是樊振东的对手,而且他还顾忌着肚子里的孩子。

感觉到方博护着肚子的手,樊振东连忙松开方博。

“博哥,对不起。”

方博伸手给了樊振东一巴掌。

“滚,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博哥,我不走,对不起,我刚才只是没忍住,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现在真的不想看见你,你走吧。”

“博哥,你知道的,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情不自禁,你还记得吗,我为了不伤害你,而伤害自己,博哥我是真的喜欢你,是了,你现在不记得了,博哥,我求你,你想起过去的事情好吗,别不理我。”

樊振东突然抱着方博哭了起来,方博不再忍心说狠话。

眼前的他又像是一个少年的样子,可是刚刚他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

和眼前的少年完全重合不起来,方博想他根本不了解任何人。

他甚至连自己都不完全了解,又如何能了解其他的人呢。

“你先走吧好吗,我累了。”

“博哥,那我以后还可以来看你对不对。”

方博疲惫的点点头,樊振东依依不舍的离开。在方博看不见的地方他笑了。

方博到底还是不忍心对他狠下心的,所以他还是有机会的。

他摸了摸自己的唇,上面还有方博留下的温度。心情大好的他在府门口不意外的看到了许昕。

“太子,这是特意在此等我吗。”

“你府里的旧人是谁。”

“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他本来已经不打算治疗,你一提起这个旧人,他便改了主意,这个旧人是谁。”

“自然是一个对博哥很重要的人。”

“到底是谁。”

“宋鸿远。”

“宋鸿远在你手里。”

“没错。”

“怪不得我的人一直找不到他,不过窝藏行刺父皇的凶手,你胆子倒是不小。”

“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我的心腹只有你和博哥,我的人不会出卖我,博哥想救他更不会出卖我,你若是想揭发我,那么宋鸿远的命保不住了,博哥怕是也不会原谅你,就算他不想起过去的事情,但是新的事情,你让他怎么原谅你。”

“你够狠。”

“和你对当初对博哥做的事情比我还差的远呢。”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除了他,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可我想要的偏偏只有他一个。”

“你这是要和我撕破脸吗。”

“我们之间不是早就撕破脸了吗,怎么你还真的以为我们兄友弟恭吗。”

“你别太过分,我知道你现在朝中的势力,但是我也不是一个空壳太子。”

“但是我们至少是势均力敌,鹿死谁手也未可知。”

“可是我们现在有一个孩子,我们共同的孩子,你有什么。”

“你们不止有孩子,还有你对他的伤害,虽然他现在想不起来,但是总有一天他会想起来,到时候你觉得他会原谅你。”

“只要他爱我,他自然会原谅我。”

“可是他不爱你。”

“他说他会爱我。”

“可是他从来没有爱过你,从前的他爱张继科,现在的他爱着宋鸿远,你从来不在他心里。”

许昕一拳打在樊振东脸上,樊振东擦掉嘴角的血。

“看清现实吧,哥哥,我们都不曾在他心里,还有别想揭发我窝藏宋鸿远,当然如果你想现在的他也恨你的话,你也可以去。”

“他未必会知道是因为我揭发宋鸿远才被抓,他也可以理解成是你为了邀功将宋鸿远交了出去不是吗。”

“他不会信的,我若是想邀功早就将宋鸿远交出去了,他知道我抓着宋鸿远就是为了要他好好治疗,这一点我有完全的自信,还有鲁浅你不是已经交给父皇了吗,这件事情你已经得了便宜就别再卖乖了,要是他知道你对鲁浅做的事情,即使他不会因为恨上你,至少也会讨厌你一阵子吧,你也不希望这样吧。”

“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敢不敢,只是希望太子殿下三思后行,毕竟现在我也不希望他因为这个腌渍事而扰了心神,我们都希望他顺遂不是吗。”

“滚。”

“那小弟这就告辞了,哥哥不必送了。”

看着樊振东得意的背影,许昕一拳打在铁门上,连手里流了血也没有察觉。

樊振东说的对,从前的他喜欢张继科,现在的他喜欢宋鸿远,自己到底算什么。

他为了宋鸿远,甚至连孩子都可以不在意吗。

方博等了半天也不见许昕回来,连忙找来管家询问。

管家直说许昕送走了樊振东就去了书房,方博连忙去书房找他。

他怕许昕胡思乱想,他想跟许昕把宋鸿远这件事说清楚。

他刚刚一个人想了很多两个人现在有了孩子,就不该有什么隐瞒对方的。

到了书房看着门开着,他走进去,许昕站在窗前。

“你怎么来了,你现在要好好休息。”

“我来看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

“许昕,你在生气吗。”

“没有,我有什么可生气的,我说了要你自己做选择,我听你的。”

“许昕,对不起,你能听我解释吗。”

许昕转过身想说什么,就被方博抓住了手。

“你手这是怎么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没事,不小心碰到了。”

“不小心怎么会碰的这么严重。”

“真的没事。”

许昕想缩回手,但是还是被方博紧紧握住。许昕想其实他心里也是有自己的吧。

方博连忙叫人去拿药过来。

“伤成这样,要好好包扎啊,疼不疼。”

许昕看着方博心疼的样子,心里暖暖的。

“疼,特别疼。”

方博小心的吹着伤口。

“看你下次还不注意。”

许昕就看着方博傻笑,吓人很快拿来了药箱,方博给许昕处理了伤口。

因为方博也是新手,许昕疼的龇牙咧嘴的。方博看着他的样子也有些难受。

“是不是我弄疼你了,要不让管家来弄吧。”

“没有,没有,你没弄疼我,还是别叫管家了。”

“那我再轻一点,要是疼了,你就说出来啊,别忍着。”

“好。”

许昕无奈看着方博给自己的手包的像个大馒头一样。

“博儿,可以了,不用再缠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

“可以了。”

“好,我给你扎起来。”

绑扎好了之后倒是更像包子了,许昕无奈的想,但是这是方博给自己包扎的。

就算像个包子,也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包子了。

“许昕,要不还是找个大夫给你看看吧。”

“不用,这只是小伤,要不是看你担心,都不需要包扎。”

方博把许昕的伤手放在膝盖上,左看看,右看看。

“真的吗。”

“当然了,男子汉这点小伤算什么,你别担心。”

“嗯。”

“你刚才不是说要和我解释吗,你要说什么。”

“我。”

方博本来是想说宋鸿远的事情,但是许昕的手这样。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了,许昕会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情不忍心伤害自己所以他才。

他不确定,所以他现在暂时不想和许昕说这件事情了。

“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生我的气。”

“没有,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方博靠在许昕怀里,他知道许昕说了谎,自己也说了谎。

可是自己是不想伤害许昕,许昕也一定是这样的。

等到自己想起来了,一定和许昕坦白宋鸿远的事情。

许昕你可别怪我啊,我只是不想你伤心,也不想你再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许昕用另一只手臂圈住方博,紧紧的抱着他。

他刚还以为方博是要和他解释宋鸿远的事情,可是最终方博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所以宋鸿远在方博的心里的位置要比自己重要吧。

自己为什么总是晚一步,迟一些呢。

如果当初他一早就知道方博是那个吹埙的小孩,那么一切都不会不一样的。

他不会伤害他,他不会在遇刺的时候没有好好保护他。

他不会让他失踪,他就不会遇到宋鸿远,他也不会爱上宋鸿远。

他可以一点点的对方博好,直到方博不再爱张继科,可是现在做这些还有用吗。

自己还有机会走进方博的心吗。

评论(14)
热度(26)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