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二十二章

方博最近的噩梦越来越频繁,好几次他都差一点就看清了梦里那个男人的脸。

可是最后却也总是差一点。

“许昕,许昕。”

方博又一次大喊着从梦里醒过来。许昕连忙把人抱在怀来安抚着。

“我在呢,我在这,又做噩梦了吗。”

“嗯,许昕,我好怕。”

“别怕,我在这呢,我一直陪着你。”

孕期已经五个月了,方博的肚子已经看上去很明显了。

小胖每隔一天就会来看方博,许昕虽然不悦却也没有拦着他。

“博哥,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

“什么呀。”

“前日我看你胃口不好,特意让人做的奶糕。”

“我现在不能乱吃东西的。”

“我知道,这个没关系的,我特意问过太医了的。”

“谢谢你,小胖。”

方博拿了一小块放在嘴里,奶糕入口即化,瞬间嘴里都是奶味。

“博哥,好吃吗。”

“好吃。”

方博吃的嘴角都是奶糕渣,樊振东伸手帮他擦掉,之后把渣放到自己的嘴里。

“真甜。”

“小胖,你怎么。”

方博想说他什么,但是樊振东却不以为意的坐在他旁边。

“博哥,你有想起什么吗。”

“没有,只是最近总是做梦。”

“做什么梦。”

方博把梦里的事情都告诉了樊振东,樊振东想梦里那个人应该就是许昕。

“你看清那个人的长相了吗。”

“没有。”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人是许昕。”

“怎么可能呢。”

“有什么不可能,我想这梦就是你之前经历过的事,等到你看清那个人的长相,那就是你全都想起来的时候。”

方博站起来摸着肚子。

“我不相信那会是许昕。”

“你不相信便不相信吧,我也不会再多说什么,反正一切等你想起来就都知道了,就像宋鸿远,当初你不是也相信他吗,可是现在呢,你也知道他是骗你的了吧。”

“我累了,你先走吧。”

“博哥,你总是不愿意面对现实。”

“我真的累了。”

樊振东把方博抱在怀里。

“我知道,这个小东西在你肚子里,你一定很辛苦。”

方博推着樊振东,但是他要顾忌肚子自然不敢太使力气,樊振东就是看破他这一点,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抱着他。

“小胖,你放开,你这样成何体统。”

“博哥,我喜欢你是认真的,我不想每天都提醒你,可是你总是要我说出来。”

“我没有。”

“博哥,我过两天再来看你。”

看着樊振东离开的背影,方博想这个樊振东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他坐在椅子上想樊振东的话,梦里的人真的会是许昕吗。

可是还没等他想起来,就先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吴国边境的一个部落,联合了其他部落起兵造反。一开始谁也把这支队伍当回事。

但是吴国兵将屡战屡败,吴皇不得已决定怕许昕出征,许昕是一万个不想去。

但是皇命难违。而且许昕知道这一役对他很重要。

樊振东在朝中势力渐盛,如果自己有军功在身,一切就将不同。

这将是自己和樊振东争斗的重要筹码,于公于私他都必须去战场。

只是对方实力雄厚,这怕是一场难打的仗。

“你要去多久。”

“少则两月月多则一年吧。”

“那不是有可能看不到我们的孩子出生了。”

“对不起,博儿,我会尽快结束战事赶回来的,但是如果我真的赶不回来也不要怪我。”

“我不会怪你的,你也是为了国家,你是一国太子我理解你,我只是舍不得你。”

“能听到你说你舍不得我,我就很满足了。”

“什么时候走。”

“大军明日出发。”

“这么快。”

“是呀,前线吃紧,我带着援军必须马上赶过去。”

“那我现在给你收拾行装。”

“让下人们收拾就好了。”

“不,我想亲自为你收拾。”

“好,我和你一起收拾。”

收拾完行李,已经半夜了,许昕又给方博泡了脚,才扶着方博躺倒床上。

方博的头靠在许昕肩膀上,手搂着许昕的手。

“许昕,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我和孩子都等着你回来。”

“好,你放心,我答应你,我一定平安回来。”

“嗯,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乖,早些睡吧。”

方博平日里嗜睡,许昕本想轻轻的不打搅他便离开。

但是他才一起身,方博却也醒了。

“怎么醒了,是我吵到你了吧。”

“没有,是我没睡的踏实。”

“怎么了。”

“我想去送送你。”

“早上露水重,还是别去了。”

“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我想去送你。”

“傻瓜,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怎么说的这样严重。”

“我就是想去送送你。”

“好,那穿的厚实点。”

方博看许昕答应了,连忙点头答应。

方博看着大军离开,觉得肚子里的孩子踢了一下自己。

他也是舍不得自己的父亲离开了吧。

虽然许昕去了前线,但是前线的战况仍然不乐观,战争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四个月。

双方仍然打的难解难分,许昕的信从一开始的每日一封到现在十天一封有时候还会间断。

看着许昕的字越来越潦草,方博知道,前线不容乐观。

他的回信多是说些好事,说自己的趣事,已经孩子已经可以踢他。

许昕不在的日子,樊振东也忙了起来,他手下的人趁许昕不在积极的为他筹谋着。

所以樊振东去太子府的时候也少了,方博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

这段日子他的治疗没有间断,他的脑子里也总是闪现出一些过去的片段。

虽然他还不能把这些都穿成自己的记忆,但是他应该也快都想起来了吧。

晚膳的时候樊振东过来了。他又比之前略瘦了一点。

“博哥,我来看你啦。”

“吃过晚膳了吧,要不要一起吃。”

“好啊,我就是来蹭饭的,这些日子和那些大臣们一起吃饭,真是无聊的紧。”

“那你今天就在这多吃一点,我让厨房再给你加了个菜。”

“博哥,你对我真好。”

两个人正吃着饭,外面来报说太子的信到了。

方博连忙放下筷子把信打开看起来,樊振东看着方博开心的样子有些气闷。

“这么着急看作甚,吃完饭再看也不迟吗。”

“我吃饱了,小胖你慢慢吃。”

“你才吃了几口啊。”

“我不饿。”

方博笑着坐到一边去看信,许昕在信里说自己可能赶不上回来看孩子出生了。

方博有些失落,但是随即也释然,自己在就想到这一点了不是吗。

他摸着肚子“宝宝,你也理解你父亲的是不是。”

樊振东凑过来看许昕信里些了什么,方博把信折了起来。

“信里写了什么,还怕我看不成。”

“没什么,只是说他可能赶不及回来看孩子出生了。”

“回不来便回不来,左右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你和他怎么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你又说傻话,他是孩子的父亲。”

“我和这孩子也上有血缘关系的,而且我会是个比他父亲更好的父亲。”

方博只是摇摇头,他不想和樊振东争辩这些无意义的问题。

“宋鸿远最近怎么样了。”

“他吃的好睡得好。”

“那就好。”

“博哥,你放心,等你什么都想起来了,我就会放了他的。”

“你真的会放了他吗,他是刺杀父皇的主使者。”

“博哥,你不相信我了吗。”

方博摇摇头,樊振东这些日子在做什么,他虽然不是清楚的知道,可是多少也有耳闻。

宋鸿远这么重要的棋子,他真的可以这样轻易的放弃吗,方博不确定。

毕竟樊振东是有野心的。

“我只是随便问问。”

“博哥,你是不是听了什么风言风语。”

“没有,小胖,你别乱想。”

“是你别乱想才对,不管你听到什么,你只要记得,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知道了。”

半夜的时候方博开始肚子疼,管家连忙找了太医过来。

太医看了之后,方博怕是今晚要生,连忙叫人着手准备。

樊振东的人得到消息之后,立马去通知樊振东。樊振东到的时候方博已经晕过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

“太子夫这是难产。”

“怎么会难产,算算时日不是刚好这些日子要生产的吗。”

“是这样说,但是太子夫身体复杂,有孕已是不易,如今生产更是难上加难。”

“有什么办法快说。”

“只能靠太子夫自己的毅力挺过去,可是如今太子夫昏过去了,只要他人是清醒的就没有问题,但是现在人昏过去了,我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法令他清醒。”

“废物,来人去把我给太子夫安排的大夫叫过来。”

樊振东走过去坐在床上把方博的头放在自己腿上。

一遍一遍叫着自己喜欢的人,希望他能醒过来,但是床上的人还是没有反应。

大夫很快过来了,他其实早就知道情况,但是因为太医在,也不敢妄动。

他迅速给方博检查了下。

“太子夫现在情况危急,我需要马上施针让他醒过来,醒过来之后一定不能再让他睡着。”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啊。”、

大夫快速施针,方博慢慢转醒。

“博哥,你怎么样,能听清我说话吗。”

“小胖,小胖,我现在很难受。”

“博哥,你要坚持住,我知道你难受,太医和大夫都在这,你别怕。”

“我肚子很疼,很疼。”

“博哥,我知道你很在意这个孩子的,你一定要坚持住。”

“孩子,我的孩子。”

方博摸向自己的肚子。

“他还在,博哥,他还在,他在等你帮他来到这个世上。”

眼看着方博又在昏过去,大夫连忙又施了两针。

“博哥,你一定要坚持,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希望吗,你要坚持住啊。”

“博哥,你不能睡,你睡了你就会失去这个孩子的。”

方博握住樊振东的手。

“不行,我不能失去他。”

“那你就不能睡,你要坚持住。”

方博一口咬在樊振东的胳膊上,樊振东觉得自己的胳膊上的肉都要掉了。

但是他都感觉不到疼,只要方博能舒服。

终于一声孩子的啼哭响起来。方博看了一眼孩子晕了过去。

“恭喜太子夫是一位小公主。”

“大夫快看看太子夫。”

“皇子放心,太子夫只是体力消耗过大,需要休息。”

“那就好,那就好。”

评论(9)
热度(22)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