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二十三章

方博觉得自己做了很长的一个梦,他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梦里的自己。

从前的一幕幕从自己眼前闪过,他宁愿一切都是一场梦。

他觉得如果能一直在梦里也很好,至少他可以选择简单的一种活法,可是他现在不能睡。

他有了一个女儿,那是他唯一的牵挂。他有了一个小小的女儿。是他的女儿。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小小的孩子包在襁褓里安静的睡在自己旁边。

他想伸手摸一摸自己的孩子,发现自己的手被别人握在手里。

他试着把手拿出来,但是对方握的很紧,是樊振东。

难道他一直在太子府守着自己吗,这太不合规矩了,如果许昕知道的话。

他轻轻的拍着樊振东的肩膀。

“小胖,醒醒,小胖。”

樊振东迷糊的睁开眼睛。

“博哥,你醒了,你饿了吧,我要人去传膳。”

“小胖,我不饿,先别传膳了,我有话和你说。”

“你说。”

“你一直在太子府呆着吗。”

“是呀,我不放心,想等着你醒过来。”

“那现在我醒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博哥,你怎么一醒过来就。”

樊振东看着方博,方博醒过来之后好像和过去有一点不一样了。

“博哥,你都想起来了是不是,你是不是什么都想起来了。”

“是,我都想起来了,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

樊振东抱住还在床上的方博。

“博哥,真好,你都想起来,你都想起来了。”

“小胖,放开我,这是在太子府,我是太子夫,你这样不合规矩。”

“博哥,我。”

“放开。”

樊振东放开方博。

“博哥,你有什么打算。”

“什么叫什么打算。”

“你现在都想起来了,就一定不会被许昕迷惑了,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离开的话,我可以带你离开,谁也不能阻止。”

“小胖,你太傻了。”

方博有些心疼看着樊振东。

“我是肖国的皇子,是和亲到吴国的,我能走到哪里去。”

“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博哥只要你想离开的话,我就可以带你走,你相信我,如果说过去的我说这番话是有一些冲动在里面,但是现在的我绝对有实力说这些话。”

“小胖,我不想走,至少现在我不能走。”

“为什么,现在许昕不在,不正是你离开的时候吗。”

“正是因为他不在,所以我才不能走。”

“博哥,你是不是爱上他了,你被他的温柔骗了是不是。”

樊振东激动的抓着方博的肩膀质问。

“你弄疼我了,放手。”

“对不起,博哥,可是你为什么。”

“小胖,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离开,从前没有过,现在也没有,未来我不知道。”

“许昕他那样的伤害你,你为什么。”

“可是上一次也是他救了我,即使那是一个阴谋。”

“你不要被他在你面前的样子骗了,你知道吗许昕后来抓了鲁浅对她做了什么吗。”

“他抓了鲁浅?”

“不止是这样,他还怕人侮辱了鲁浅,最后交给了父皇。”

“那是她咎由自取。”

方博虽然意外许昕的手段,但是想一想,许昕该是因为自己猜恨上了鲁浅。

如果还是失忆的自己,肯定会觉得许昕残忍,可是现在他却不怪许昕这样做。

如果当初鲁浅的计划成功,那么下场凄惨的就是自己。

“博哥,你。”

“小胖,我不是那个失忆的我了,你该知道我的心一向是狠得,对谁都是。”

“你好好想清楚,我走了。”

樊振东觉得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转身便要走。

“等一下。”

樊振东没有说话,站在门口等着方博的下文。

“你之前说过,我恢复了记忆的话就放宋鸿远离开。”

“你倒是还记得他,不是说对谁都狠吗,怎么偏偏还记挂着他。”

“他是无辜的。”

“他一点也不无辜,如果不是他,许昕也没有机会再你面前表现。”

“你要出尔反尔吗。”

“我并不是那样的人,我回去就会放他离开,你就放心吧。”

“在他离开之前,我想见他一面。”

“还见他干什么。”

“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好,这些天你先休养,过些日子,我会安排你们见面。”

“麻烦你了。”

“博哥,为什么我觉得你想起来之后倒和我疏远了。”

樊振东的语气很受伤,方博不是没听出来。可是有些东西他给不了他,便也不能给他希望。

“对不起,小胖。”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都是我愿意的。”

樊振东走了之后,方博才好好看着自己的孩子。

孩子小小的一个,睡的正香,他们两个人的谈话也没有把她吵醒。

方博轻轻的把孩子抱在怀里。

“小家伙,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宝贝了,再没什么比你更重要了。”

方博又把小家伙轻轻的放在床上。

自己简单的梳洗之后,吃了一些东西。

方博提笔给许昕写信,虽然已经早已派人通知许昕小公主的诞生。

但是还是亲笔再写一封的好,以之前自己和许昕的相处,怎么会不亲笔告诉他呢。

许昕人在战场上,现在还不能让他察觉自己已经恢复记忆。

他毕竟是孩子的另一个父亲。

写好了信,交给下人,方博看着窗外发呆。

他想人生还真的是奇妙,如果自己那段时间没有失忆,是不是又是另一番模样呢。

但是老天到底还是怜惜自己的,他给了自己一个孩子,这日子不也是有盼头的吗。

以后就算只为这个孩子而活,也够了。

等方博身体复原的差不多的时候,樊振东安排了他和宋鸿远见面。

见面的地点是在城郊,见面之后宋鸿远就会离开。

方博从马车里下来的时候,看着宋鸿远一个人牵着马站在那里。

“你都想起来了是吗。”

“是,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还不知道,可能回鲁宗好好打理鲁宗的事务吧。”

“别回去了。”

“什么意思。”

“鲁宗不会有你的位置的。”

“鲁浅她还在。”

“她已经不在了,她到了吴皇的手里,又不肯供出你,怎么还有活的机会。”

“她怎么会。”

“当日你出事,她来求我就你,之后被许昕抓了,之后交到了吴皇手上。”

“是我害了她这一生。”

“所以你不能回去鲁宗了,以后随便找个地方停下,好好过日子吧,你这一辈子怕是也没为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以后就为自己而活吧。”

“博儿,当年的事你是怪我的是不是。”

“什么当年的事,我们不过这两年才认识罢了。”

“对,对,不记得也好,也好。”

“其实你那时何必骗我你是我的夫君,如果你没骗我,鲁浅那时也不会用计逼我离开。”

“我不知道,也许是一时鬼迷心窍。”

“算了,都过去了。”

“如果我那时没有私心想占有你,也许现在你还在宋府。”

“可是人生哪有那么多的也许呢,而你也并没有占有你,你是个君子。”

“但是更多的时候,我更希望自己不是一个君子。”

“这倒是像一个真君子说的话。”

“听说你生了一个公主,恭喜你。”

“谢谢,你以后也会有人为你生儿育女的。”

“嗯,回马车上吧,外面风沙大。”

“经此一别,怕是难再见了。”

“是呀,从此天高路远,好好保重。”

“你也是,好好保重。”

宋鸿远牵着马转身离开。方博看着他的背影,觉得眼睛酸涩。

宋鸿远回头对着方博说。

“你一定要幸福。”

方博点点头,眼里的泪终是掉了下来。

他冲上去抱住了宋鸿远。

“别回头,宋鸿远你也一定要幸福,还有当初的事情我早不怪你了,如果我是你,我也不会带着你一起走,你带着我,我一定就是你的靶子,小小的你哪有力量保护我呢,我不怪你。”

宋鸿远想回头,但是方博执拗的不肯他转过来。

“你别动,宋鸿远,我们的这辈子的缘分就到这了,以后别再复仇了,好好生活,你为了复仇失去的东西已经太多了,以后就为了自己好好生活吧,下一次没人拼命救你了,你这条命你要自己好好保护,你之前的日子怕是都为了复仇而活,以后身边再没有人逼你了,你要好好生活啊。”

“好,我知道了。”

“再见了。”

方博松开宋鸿远,转身朝马车的方向走。方博在登上马车的时候。

他听见宋鸿远大喊。

“方博,我爱你,对不起。”

方博再看向宋鸿远的方向,他已经骑马走了,掀起一地的尘土。

方博知道这一辈子他和宋鸿远是真的断了。其实早就断了不是吗。

从他松开自己手的那一刻,其实他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个小哥哥。

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他也经常恐慌张继科有一天是不是也会像他一样松开自己的手。

原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见的人,却这样再一次出现。

这就是命吧,一切都是命。樊振东一直在马车上等着自己。

“博哥,很舍不得吗。”

“你在胡说什么。”

“你都哭了,还说我在胡说,其实你们之前就认识的是吗。”

“没有,我只是失忆的那段时间才认识他。”

“那就是博哥你的魅力太大了,让他对你一见钟情了。”

“你在胡说,现在就滚下车吧。”

“算了,我不说了,博哥,你应该也收到消息了吧,许昕打了胜仗,就要回来了。”

“嗯,他有写过信回来。”

“所以,现在是离开的最好时机,你真的不考虑吗。”

“小胖,我说过,我不会走的。”

“可是博哥,我不甘心,一样是喜欢你,为什么你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呢。”

“小胖,有些东西不是给不给机会就能说清楚的事情。”

“可是你在给许昕机会。”

“给许昕机会的人不是我,是命运,是命运把我们拴在了一起。”

“可是我不信命,我只相信我自己。”

樊振东推到方博,单手抓住方博的双手。吻在他的唇上。

“你放开我。”

“我不,我爱你,博哥,我真的爱你。”

“小胖,你放开我。”

“博哥,为什么许昕可以,我不行,明明他那样伤害过你。”

“小胖,你别这样。”

“博哥,我都快崩溃了,你知道吗,我都要被你逼疯了。”

“我,我不想这样的。”

“博哥,我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小胖,你还年轻,未来你会遇到一个更好的人,到那时你会知道,什么才是最适合你的。”

“可是我现在只想要你啊。”

“那是因为你被你的执念蒙蔽了。”
“真的不能和我试试看吗。”

“小胖,感情的事不是试出来的。”

“可是你明明一开始也不爱许昕的,甚至你是恨他的不是吗。”

“我不知道。”

方博看着车顶,他现在也不知道他对许昕到底是什么样的感

评论(10)
热度(17)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