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BO】故人叹——第四章

乾元 范丞丞  黄明昊  蔡徐坤  坤泽 朱正廷
发情期=雨露期
Cp:丞正 贾正 坤正  就是all正
——————————————————————————————————————
朱正廷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马车上,黄明昊正坐在另一边看着他。
“醒了,前面就是朱府了,我想你知道之后该怎么做。”
“王爷送到这就可以回去了,希望王爷遵守承诺。”
黄明昊看到朱正廷要下车了,一把拽住他到自己怀里,贴着他的耳朵。
“记住,爷是你第一个男人。”
说完松开朱正廷,看他像躲瘟神一样的跑回朱府。
朱正廷怎么办,你才刚离开我就舍不得了。明明认识你才几日。
为何却又有一种相识多年的亲切感。仿佛你本该就是我的。
朱大人担心了一夜,看见朱正廷回来连忙赶过来。
“昨晚怎么回事,怎么在明王家里饮酒了,明王呢,昨日不是说会亲自送你回来。”
“爹,人家是王爷,哪里会真的送我回来。”
“也对,是我糊涂了,那你怎么会去明王府呢,是为了范太医吧,可是见到他了。”
朱正廷想起这一日在明王府发生的一切,自己真蠢,为什么要去明王府。
不紧没有见到丞丞还弄成这个样子。
朱大人看出他情绪不太好,想来见到范丞丞又有什么用,只能更添伤悲,两个人也要有个了断,想是因为这个才喝了酒,也不好再问什么。
“都过去了,爹不问了,你也别想了,昨日王府派人来之后,厨房一直温着醒酒汤,你喝一点,休息休息,你平日不饮酒,别伤了身子。”
朱大人交代完就离开了屋子,朱正廷叫人抬了热水进来,自己一个人坐在浴桶里。
他一遍遍的擦着自己的身子,一直擦到水冷也没有停止,眼泪不停的留下来。
他先是被明王欺负,明日又要入太子府,他怎么还配得上范丞丞。
他的一切从昨日开始便也由不得自己做主了。
第二日一早太子便亲自来朱府来接人,可朱正廷昨日着了凉,但是昨晚他不许人进屋收拾,竟是今早才发现他发了烧,这个时候还是烧的迷迷糊糊的。
朱大人为难的看着太子,要是太子以为朱家故意为之,只怕不妙。
但是蔡徐坤却好像并未生气,他走到朱正廷的居室,朱正廷穿着红色的礼服靠在床上。
“正廷,你还好吗。”
他轻轻的对他说,仿佛大一点声音都会吓到他。朱正廷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到他说话。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回答他,还是只是无意识的发出声音。
“太子,要不然。”
朱大人想说要不然改日再送朱正廷进太子府,但是蔡徐坤伸手制止他后面的话。
打横抱起朱正廷往出走。朱大人明白太子这是今日必定要带朱正廷走的。
蔡徐坤把朱正廷放到软轿上,但是朱正廷现在这个样子,他想想并不是很放心于是自己也坐进了轿子里。看着一行人往太子府走去,朱大人觉得心里更加沉重,但是转念想,朱正廷这样迷迷糊糊的进府也好,这样至少不会有什么麻烦。
黄明昊站在人群中看着蔡徐坤抱着朱正廷进了轿子,他不知道朱正廷的情况。
只以为这是太子为了表示对朱正廷的重视。可是给他再重的重视又能有什么用。
他的心是范丞丞的,身体也早给了自己。
黄明昊回到府上,派人告诉范丞丞他可以走了,现在一切已成定局,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了。
范丞丞一离开明王府,就往朱家跑去,在朱家门口看到那些大红绸的时候他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门房开了门,他连忙问,你家公子呢,得到只是一句,公子今日进了太子府。
范丞丞愣住了,他脑中反复回响这一句话,他进了太子府。
怪不得黄明昊一直不让他离开,怪不得今日又让他走。
他进了太子府,他会不会恨自己,自己答应他进宫求贵妃赐婚,他一直在等自己吧。
可他等到的是什么,是进太子府吗,他该恨自己的吧。
为什么自己这么没用,范丞丞愣愣的走回范府,管家看到他回来连忙迎上来。
“您可回来了,前几日朱家少爷日日来找您,看着像是有急事,我现在派人通知他。”
范丞丞听到这句话一口鲜血吐出来,管家连忙扶住他。
“少爷,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不必去找他了,找不到了。”
说完这句话,范丞丞就晕了过去,管家连忙叫人去请大夫。
大夫来的很快,说范丞丞是郁结攻心,还是要放宽心。开了几副药就离开了。
黄明昊知道了范丞丞吐血的事情,也只是说了一句废物,叮嘱不可让贵妃知道此事。
到了太子府蔡徐坤又一路抱着朱正廷到给他准备的居室。
太子府中之前一直没有正式,只是有一些像朱家庶子那样的侍子。
朱正廷虽只是侧夫,却也是个主子,所以按理他第一日进府,下面的侍子都要来给他行礼。
本来行礼也没什么,但是看着蔡徐坤一路抱着人进来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虽然朱正廷现在还迷糊糊的,但是蔡徐坤还是扶着他坐在椅子上受了礼。
这也是为了给这些侍子立规矩,虽然这些侍子大多数他都没有宠信过。
但是总有那么一两个心思活泛的,要让他们知道他对朱正廷的重视。
行完礼蔡徐坤吩咐这些人下去,并告诫他们无事不要来打扰朱正廷。
大部分人都走了之后,还有一个站在一边。这人看起来有些眼熟,蔡徐坤有些不悦。
“不是吩咐你们都下去了吗。”
这人立马跪了下去。
“敢问太子,侧夫是不是有些不适。”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太子恕罪,奴才只是许久未见嫡弟,看他现在的样子,有些担心,奴才僭越了。”
蔡徐坤这才想起,怪不得这人有些眼熟,这人便是朱正廷的庶兄了。
“你是朱府庶子。”
这人一直没抬起头来,低头说“是”。
“侧夫无事,只是有些烧,你下去吧,等他好转想见你的话,便会传你。”
说完,蔡徐坤也不理会这人还跪在地上,就抱着朱正廷回内室了。
把人放在床上,府中的大夫早已等候多时,连忙上前给朱正廷把脉。
“太子放心,侧夫只是受了风寒,吃两贴药便会痊愈。”
大夫下去煎药后,蔡徐坤亲手洗了手拍给朱正廷擦汗。下午又亲自喂药,到了晚上朱正廷才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大夫交代不能吃过于油腻的东西,蔡徐坤便吩咐厨房煮了粥,再做一些没有油的小菜拿上来。
吃食都准备好之后,蔡徐坤又打算喂朱正廷喝粥。
“太子殿下,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朱正廷看着蔡徐坤要为自己喝粥,还是很不习惯的,虽然他说之前也是他喂自己喝药,但是之前是自己意识不清楚,现在自己已经清醒了,怎么可能还要他喂。
蔡徐坤看他这样,也不勉强就扶着他坐到桌子边。
朱正廷从昨晚到一直没有进食,所以这顿,喝了四碗粥,才放下碗。
蔡徐坤看他放下碗,拿起旁边的杯子给他漱口,漱完口又拿帕子给他擦了嘴。
之后把手放在他额头上试试了温度。
“还难受吗,应该不烧了吧。”
朱正廷有些尴尬的避开他的手。
“我没事了。”
蔡徐坤看他这个样子也不脑。
“虽然现在不烧了,你也该好好休息,回床上躺着吧。”
“我想先洗个澡。”
“好,热水都备着的。”
朱正廷走到隔间去沐浴,吩咐伺候的侍女都下去,他一个人坐在木桶里。
没想到自己会发烧,但是这样也好,要不然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进这太子府。
自己以后真的要为黄明昊传递消息吗,还有丞丞,他安全了吗。
蔡徐坤看他迟迟没有出来,走去隔间看到伺候的人都站在门外,示意他们别出声音,蔡徐坤轻轻的走进隔间,朱正廷正坐在桶里发呆,蔡徐坤伸手试试水温,水已经凉了。
蔡徐坤皱皱眉,拿起准备好的里衣披在朱正廷身上,把他抱了起来。
朱正廷这才反应过来,他连忙挣扎起来。蔡徐坤一个不稳他又跌回桶里。
蔡徐坤有些不高兴了。
“水已经凉了,别泡在里面了,你身体刚好。”
朱正廷拢了拢已经湿透的里衣,背对着蔡徐坤坐在水桶里。
“我自己可以走。”
蔡徐坤知道朱正廷这是在防备自己,这个傻瓜,里衣被水沾湿,这时候贴在身上,若隐若现的。倒还不如不穿。
“我让他们再给你拿一件过来,这件湿了,换了衣服自己出来。”
朱正廷点点头没有出声,也不知道对方看没看见。
蔡徐坤走出去两步想了想还是回来站在桶边说道。
“你若是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别怕。”
朱正廷回头看他,但他说完这话就转身出去了,下人很快拿了衣服进来。
朱正廷穿上衣服,走出去,蔡徐坤正靠在那看书,看他进来也没动,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收拾完就睡吧。”
下人们收拾完床铺就都下去了,屋子里只剩他们两个人。
“我们,你今晚也睡在这里吗。”
蔡徐坤有些好笑的看着他。
“当然了,要不然我要去哪。”
“你不是还有很多侍子的吗。”
蔡徐坤很想说他从来没碰过那些侍子,但是他也知道这话说出来也没人信。
“他们没资格让我去过夜。”“啊?”
看着朱正廷呆呆的样子,蔡徐坤忍不住一把把人搂在怀里,按住脑袋吻了下去。
直吻到怀里的人喘不上气才松开他。
“你,你。”
朱正廷指着蔡徐坤气的不轻。
“我怎么样,我说过不会勉强你,但是你总要给我点甜头吧,快睡觉吧。”
两个人躺下后,朱正廷努力把自己离蔡徐坤远一点,蔡徐坤知道他的意思,但是怎么能顺着他,一把把人捞进自己怀里。
“再动我可就说话不算话了。”果然说完怀里的人就乖乖的了。

评论(15)
热度(80)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