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BO】故人叹——第六章

乾元范丞丞  黄明昊  蔡徐坤  坤泽朱正廷

发情期=雨露期

Cp:丞正贾正坤正  就是all正

——————————————————————————————————————

日子一直过得很平淡,除了回朱府一次,朱正廷一直也没有离开太子府。

他想去的地方他不能去,其他的地方他也不想去,他怕遇到黄明昊。

虽然黄明昊到目前还没有联系他,但是他还是恐惧,他不知道那个人会要他做什么,所以不出门的最好的。

之前回去朱府他拖父亲打听范丞丞的消息,后来庶兄传消息过来只说范太医已经回府,他不敢多问,怕连累对方,可是他想见他,但他现在的身份,他根本不能去见他。

蔡徐坤进屋的时候就看到朱正廷坐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走过去把人抱在怀里。

“正廷,在想什么呢。”

“太子回来了。”

“嗯,一进来就看见你在发呆,在想什么。”

“没什么。”

蔡徐坤知道问他,他也不会说实话,便不再问。

“这几日天气好,父皇打算明日启程去围猎。”

“围猎?”

“嗯,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去的,有时候去几日,有时候可能一个月也不回来,都看父皇的心情和天气了。”

“是去木兰围场吗。”

“嗯,正廷之前也去过吗。”

“没有,因为是坤泽,所以之前我爹并未带我去,怕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那你想去吗。”

“想的,其实我之前也求过父亲带我去,可是父亲始终觉得太过危险。”

“那今年我带你去,有我保护你,好不好。”

“真的吗,好啊。”

看着朱正廷高兴的样子,蔡徐坤第一次觉得围猎也很有趣吗。

“当然了,到时候你喜欢什么,我都猎给你。”

蔡徐坤兴奋的亲了一下朱正廷,虽然这些人蔡徐坤没少做这种事情,可是朱正廷还是害羞的推开他,他还不能习惯和他做这样亲密的事情,即使已经和对方成亲了。

“我也可以的,我父亲专门请人教过我射箭的,我喜欢的可以猎。”

“那到时候我们一起比赛,好不好,猎的多的人要答应对方一个愿望。”

“当然可以了。”

“一言为定。”“一言为定。”

到达木兰围场的时候已经傍晚,早有先行队伍过来安营扎寨。

一行人到了直接进帐篷洗漱,之后皇上要宴请群臣,蔡徐坤收拾完就去皇上那边招待大臣,嘱咐他一会自行过去,朱正廷收拾完就往皇上那面过去,走到一半就看到朝思暮想的人。

范丞丞站在贵妃帐篷门口也注意到他了,两个人中间明明只隔了一小段距离。

范丞丞刚想走过去,黄明昊就从帐篷里面出来,一把拉住范丞丞。

“你想在这么多面前对太子的侧夫说什么,贵妃可以保下你,可是他呢。”

“我只是和他说句话都不行吗。”

“想想你们的身份。”

范丞丞又看了朱正廷一眼,转身进了贵妃的帐篷,他有很多话想和朱正廷说,可是现在确实不是说话的时候,围猎还有这么多天,总还会机会的,不急在这一时。

黄明昊这才走向朱正廷,朱正廷看着黄明昊走过来只想后退。他的庶兄在他旁边连忙扶住他。

“侧夫,没事吧。”

“无事。”

“明王殿下。”

朱正廷规规矩矩的给黄明昊行了一礼,便打算带着人离去。

“侧夫如此着急作甚,离宴席还有一段时间,竟是连句话都不愿和本王多说吗。”

“明王玩笑了。”

黄明昊不甚在意的笑笑,贴在朱正廷耳朵上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朱正廷,你是不是以为你刚才看到范丞丞没事,他就安全了,只要我想,我随时可以要了他的命,你最好想清楚了。”

“我已经都听你的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你收好你的心,安分守己。”

说完就不再搭理原地的朱正廷,转身离去。朱正廷的脸色一片惨白。

“侧夫,之前和明王有交情吗。”

“没有,我之前并不认识他。”

虽然朱正廷否认了,可是庶兄觉得他们之间应当还是有什么联系的。但是他知道朱正廷不会告诉他的,也没有再问。

蔡徐坤看到朱正廷过来了,连忙出来迎他,握着他的手。

“手怎么这样凉,脸色也不太好,是不是累了。”

朱正廷摇摇头。

“我没事,太子。”

“怎么不知道给侧夫拿个手炉。”

蔡徐坤有些责备的看着朱家庶子。

“是奴才的错。”

朱正廷连忙扶起对方,看着蔡徐坤。

“兄长快起来,这不是你的错。”

蔡徐坤知道朱正廷一直还是拿对方当兄长,之前本来是想着朱正廷和他是兄弟,照顾朱正廷也方便,但是现在看来还是要换个人来服侍朱正廷。

“既然侧夫为了求情,你就下去吧,明天我安排人送你回太子府。”

“太子要送兄长走。”

“嗯,他毕竟是你的兄长也是我的侍子,总在你身边也不好。”

朱正廷想想也是,只好点了一下头。

第二天围猎正式开始,朱正廷一直跟在蔡徐坤身边。

两个人也确实比起了赛,蔡徐坤之前对朱正廷说的学过射箭,以为只是玩闹,但是没想到朱正廷真的发挥出色,一上去就猎了不少东西,虽然不及自己,但是比起一般的乾元也毫不逊色,他想他对朱正廷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而且跑起来的朱正廷脸上洋溢着欢笑,这是这段日子他在朱正廷脸色看到笑容最多的一天了。

跑了一天,晚上用过膳,朱正廷早早的就休息了。

蔡徐坤看着他的睡颜,想着朱家庶子离开前和他说的话。

他说侧夫和明王仿佛有什么交情,但是他问了侧夫,侧夫并不肯和他说。

黄明昊和朱正廷之前除了范丞丞他真的想不通还能有什么交情在。

但是那日赐婚的事,是黄明昊特意来提醒自己,朱正廷和黄明昊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之后几天蔡徐坤都一直陪在皇帝身边,朱正廷便自己在小范围内活动。

他每天都去给贵妃请安,无非是想看范丞丞一天,他不知道蔡徐坤知不知道,但是他就是想见他,哪怕两句话也不能说,但是只要能看到对方也是好的。

朱正廷到的时候,贵妃正在用早膳,但是很奇怪范丞丞也坐在桌子上用膳。

看到他来了,范丞丞连忙站起来,行了礼,之后站在一旁。

“正廷来了,用过早膳了吗。”

“已经用过了,正廷这个时候过来是不是打扰娘娘用膳了。”

“无事,本宫也用完了,正廷过来坐吧。”

两个人又寒暄几句,朱正廷就告退了,他走的时候特意经过范丞丞身边塞给他一张纸条。

然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纸条上写的是,亥时河边。

朱正廷的手心都是汗,纸条已经聚在一起了,蔡徐坤这几日晚上大多也没有回来,只是早上会回来和他一起用早膳。

所以朱正廷大着胆子约了范丞丞,蔡徐坤不会知道的,只要自己偷偷的。

走出贵妃的帐篷,迎面又碰到了黄明昊,朱正廷愤愤的想真是阴魂不散。

“侧夫来给贵妃请安吗。”

“是,明王殿下也是来请安的吧。”

“说来惭愧,小王每日竟不如侧夫来的早,看着侧夫倒像是娘娘亲子。”

“王爷事务繁忙,自然不像我这样闲,王爷快进去吧,娘娘还等着您呢。”

说罢,朱正廷就带着人离开了。

黄明昊走进帐篷,就看着范丞丞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范太医怎么回事,也不是第一天见到了,怎么今天这样魂不守舍的。”

“昊儿。”

贵妃略带责备的叫了黄明昊一声,黄明昊知道现在贵妃觉得为了自己亏欠了范丞丞,越发的维护他。

“娘,也该要他收敛收敛,像什么样子。”

“无事,他们连句话都说不上,能有什么事。”

范丞丞看见黄明昊过来就告辞离去。

“哥哥怎么这样,每次我以来你就要走,你现在出去也来不及,他人都走远了。”

“你。”

范丞丞说不过他,每次都是被堵到哑口无言。

“我知道你还在怨我,怨我那段时间把你关在我的府里,可是我不那样做,只怕你现在连命都没了,你现在还能在这跟我甩脸子吗,抢了你心上人也不是我。”

“可如果不是你,说不定我们就可以离开。”

“离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们都跑到哪去,到时候真的调查起来,查出来你是娘的儿子,你这么收场,还有朱家,你们一走了之,朱家那些人怎么办。”

“终究是我对不住他。”

“你没什么对不住他的,也不是你要他嫁进太子府的,是他自己去的,而且你看他现在,蔡徐坤对他怎么样,你也不是看不到,而且他要是真的反抗,太子府还能一点消息也不传出来,我看啊,说不定他已经变心了,只有你还傻傻的在意着对方。”

范丞丞听见黄明昊这样说朱正廷,怒火中烧。

“你胡说,正廷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

“哥,我是为你好,你这样的条件什么样的人找不到,我是不希望你在一棵树上吊死,他再好,也是别人的坤泽了,你真的一点不介意吗,而且你想想,他要是真的拒绝,太子还能强抢了他吗,哪怕他有一点点的反抗,太子娶他也不会那么顺利吧,但是你看他哪有反抗啊,而且你知道吗,他们成亲,是太子抱着他出的朱府,他但是可是连挣扎都没有,他或许早就放弃了你们之间的感情也说不定。”

“不可能,他一定是有苦衷的,一定是因为找不到我。”

“你是糊涂了吗,我说过了,我当时替你交代过他,要忍。”

“所以他才嫁给了太子。”

“嫁给了太子是忍吗,怕是他早就有攀龙附凤之心。”

“怎么会。”

“我的傻哥哥,你别傻了,他要是真的反抗,他要是有决心等你,以死明志的话,太子会逼着他吗,他爹舍得逼着他么,可他现在活得好好的,你看他可有一点不好吗。”

“我不愿他以死明志,我只愿他好好活着。”

“说你傻,还真是个呆子,谁管他是死是活,我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傻了,竟戳娘的心。”

范丞丞迷迷糊糊的坐在椅子上,黄明昊的话不停在脑海中回响。

贵妃看他这个样子,想说什么,但是被黄明昊的眼神制止了。

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要范丞丞去胡思乱想,虽然黄明昊没抱希望范丞丞完全相信他。

但是只要他有一点点的怀疑,那他就不会把自己和贵妃的事情和朱正廷说。

不然他一时冲动说出他们的关系,那朱正廷这步棋就没什么用了。

本来牵制朱正廷的就是范丞丞的命在自己手心里。

黄明昊还想留着最重要这步棋给蔡徐坤致命的一击,绝不能在范丞丞这里出问题。

范丞丞有些动摇,他不想相信黄明昊的话,朱正廷一定是有苦衷的,当时他找不到自己,他一定很害怕吧,朱府的身家性命都在他身上,他能做什么。

但是他确实看上去过的还不错,太子对他一定很好吧,他们现在好到什么程度了。

他对太子有没有一丝好感,他的心里还有自己吗。

他握紧拳头,才发现手里的异物感,是正廷刚刚给他的纸条,他继续捏紧不敢让黄明昊发现。

但是他越是紧张越是容易引起黄明昊的怀疑。

黄明昊始终看着范丞丞的表情,自然注意到了他捏紧的手。

朱正廷一天都很紧张,戊时就吩咐伺候的人都下去,说自己要歇息了。

他休息的时候都是不用人伺候的,所以帐篷里也没有别人,又过了半个时辰,他偷偷的从帐篷里出去,一路小跑到河边。范丞丞还没有来,他就蹲在河边等他。

但是等到亥时三刻的时候,范丞丞还是没有来。

朱正廷在心里安慰自己,丞丞一定会来的,他只是被什么拖住了。

我在等一会,他一定回来的,丞丞一定会来的。

时间就这样过去,直到天亮了,范丞丞也没有来,朱正廷就这样在河边坐了一夜。

丞丞不要自己了吗,不然他为什么没有来。

他捂住自己的嘴,怕自己哭出声

“范丞丞不要我了,他不肯来见我。”

一个人回到帐篷,躺在床上,眼泪不停的流下来。

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蔡徐坤回来的时候,朱正廷还在睡觉,他把自己都蒙在被子里面。

蔡徐坤想要叫他起床,但是叫了两声朱正廷都没有反应。

蔡徐坤拉开被子,看见床上的人满面潮红,手放在额头上,热度惊人。

他连忙把人捞起来抱在怀里,正廷,正廷,但是朱正廷迷迷糊糊什么也回应不了。


评论(3)
热度(78)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