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BO】故人叹——第七章

乾元范丞丞  黄明昊  蔡徐坤  坤泽朱正廷

发情期=雨露期

Cp:丞正贾正坤正  就是all正

——————————————————————————————————————

太医检查之后说没有大碍给开了一些退热的药。

给朱正廷换了身衣裳喂了药,朱正廷也一直没醒。

叫来一直安排保护朱正廷的人,才知道这人竟然昨晚在河边坐了一夜。

蔡徐坤想不通这人为什么要去河边坐一夜,可是又没有其他的线索。

直接问朱正廷恐怕朱正廷也不会告诉他,只好再让人去调查这一夜又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吩咐下人好好照顾着,蔡徐坤就回皇上那边了,期间几次派人回去,都是说侧夫还没醒。

眼看天已经黑了,蔡徐坤不放心,刚要再派人回去,就看到朱正廷身边的人很着急的样子在外面和他的随从说话,他连忙走出去。

“太子,侧夫醒了。”

“醒了,你这是专门来通知我的吗,醒了就好,给他准备些清淡的吃食送去,一天没吃东西,他该饿了吧,我晚一点再回去看他。”

“太子,侧夫可能是雨露期到了,您快回去看看吧。”

“什么,怎么回事。”

“不知道,太医们都被侧夫赶出来了,现在他谁也不见,白婉姐姐没办法让我来寻您。”

“胡闹。”

蔡徐坤连忙去和皇上请辞,往自己的帐篷赶。

到了帐篷外,果然看着一大帮人都在帐篷外站着。朱正廷贴身伺候的丫头白婉看见蔡徐坤回来了,连忙过来回话。

“侧夫醒了就不太对,我想着叫了太医过来,谁知道太医一进来,侧夫就让我们都滚出去,我几次要进去,刚打开帘子就被侧夫赶了出来。”

“行了,我知道了,让太医在门口候着,我先进去看看。”

蔡徐坤刚挑了帘子就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出去,都出去,滚啊。”

蔡徐坤没理会,继续往里走,朱正廷跪趴在床上,根本没看进来的是谁。

他手无力的锤在床边,地下碎了不少的东西,距离床边最近的是一个药碗,还在晃,应该是刚摔不久。

蔡徐坤走近他,一把把他抱在怀里。

“正廷,你还好吗。”

朱正廷睁开眼睛看着他,想要从他的怀里挣开。

“你,你也出去,我不想看见你啊。”

“正廷,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能接受我,我不会勉强你的,但是你要看太医啊。”

“我,我不要太医,我自己自己就可以。”

“别逞能了好不好,乖,我不碰你,让太医进来好不好。”

“不好,我不相信,你出去,我有带药,我吃过药了,我一会就好了,你出去。”

“你给自己吃了什么药,你怎么能随便乱吃药,你听话,我不会骗你的,我们让太医看看好不好,你今早发烧了,可能你的药没有用了,所以你才这么难受。”

朱正廷像是在思索蔡徐坤说的话,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蔡徐坤。

他太难受了,他的药好像真的没有用了。

“你说话算数。”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正廷你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相信我,好吗。”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答应你的,我一定会做到的。”

说完在他额头上轻轻的一吻,之后叫太医进来。

太医看过之后连忙写了一张药方,之后下去煎药。

直到药煎好了端上来,蔡徐坤一直保持着抱着朱正廷的姿势。

一手接过药碗,一勺一勺吹凉喂给朱正廷,朱正廷知道这药的作用,所以很配合的把药都喝了,蔡徐坤说不会碰他的,蔡徐坤说要自己相信他。

药效没有那么快上来,朱正廷还是燥热的难受,但是人还在蔡徐坤怀里,他不敢乱动。

只好咬着嘴唇,可还是控制不住的小幅度扭动。

朱正廷出了一身的汗,衣服都紧紧贴在身上,嘴唇都被他咬白了。

蔡徐坤让人打了一盆热水就放在床边,他洗净手帕给朱正廷擦汗,看到他紧咬的唇,手指在上面轻抚。

“正廷,松开,要被咬破了。”

朱正廷像是听不到他说的话,依然咬着唇。

他只好用手捏住他的唇,强迫他张开嘴,松开嘴唇之后,朱正廷嘴里的嘤咛就再也忍不住。

蔡徐坤看着这样的朱正廷控制不住的吻上他的唇。

朱正廷也随着他吻着自己,虽然没有迎合,但却也没有拒绝。

这个吻直到他们俩个都要喘不上气才停下来,蔡徐坤松开朱正廷的唇,和他额头顶着额头,眼睛盯着眼睛。

“正廷,我真的很爱你。”

朱正廷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无意识的喘着气。

又过了一会,就睡着了。

蔡徐坤看他睡着就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里衣,把已经被汗湿透的里衣换掉。

又让下人换了一套被褥,给他盖好被子走出帐篷,让随从把太医叫过来。

“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许传出去,如果传了出去,你就要小心你的脑袋了。”

“太子殿下放下,臣知道。”

“今日侧夫说他自己吃了药,对他身体可有害。”

“这次应该是无碍,只是以后还是不要吃了,如果要抑制雨露期的话,臣可以开一副温和的药,以后给侧夫服用,但是这种药物都还是不要长期吃的好,即使没有什么害处,可抑制雨露期本身对坤泽的身体就有伤害,太子还是。”

“嗯,我知道了,那你就写了备下吧。”

“是,臣告退。”

太医走后,蔡徐坤找来暗卫,吩咐围猎结束之后就暗中处理掉。

处理完太医,蔡徐坤回到帐篷,朱正廷还在睡,他就脱了衣服躺在朱正廷旁边,抱着朱正廷进入梦乡。

朱正廷第二天醒的时候,一睁开眼就看到蔡徐坤,蔡徐坤还没醒,但是双手却紧紧的抱着自己,他真的没有碰自己,那他会不会怪自己,一会醒来会不会骂自己,朱正廷看着蔡徐坤的脸胡思乱想。

“本太子长得好看啊。”

蔡徐坤睁开眼睛看着朱正廷。

“挺好看的。”

朱正廷傻傻的说。

“可我觉得你更好看。”

说完就吻住朱正廷的唇,朱正廷愣愣的忘记了反抗,蔡徐坤见好就收,轻轻吻过之后就放开他。

“还难受吗。”

“好多了。”

“那就起来梳洗用膳吧,你昨天一天也没有洗东西,只喝了药,起来吃点东西。”

“好,你今天不用去皇上那边吗。”

“不去了,我和父皇说过了,这两天陪你。”

“我不需要你陪。”

“我才几天不在,你就冻坏了自己,还说不用我陪。”

“我没有,雨露期这种事情,我也说不准。”

朱正廷低着头闷闷的说。

“我不是说这个,正廷你为何去河边坐了一夜。”

朱正廷惊讶的看着蔡徐坤。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去河边坐了一夜,蔡徐坤你派人监视我,你还知道什么,你把他怎么了。”

“谁,你还约了人吗。”

“丞丞,我约了他,可是他没来,是不是你抓了他。”

蔡徐坤原本笑着的脸立马冷了下来。

“你约了范丞丞半夜去河边见面。”

朱正廷看着蔡徐坤的脸色越来越差,可是担心范丞丞的安危让他顾不得这么多。

“我,我只是想见他一面,和他说说话,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吧他怎么样了,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是我约他的,和他无关的。”

“如果他去了,你见到他,你想和他做什么。”

蔡徐坤捏着他的下巴,逼他看着自己。

“我,我只想问问他好不好。”

“只是想问他好不好吗,还是你知道自己的雨露期到了,故意约他出来见面,夜深人静。”

“你,你胡说,我没有,你胡说。”

“我是胡说吗,那为什么这么巧。”

蔡徐坤手上越来越用力,朱正廷感觉下巴都发麻了,他想掰掉蔡徐坤的手,但是却丝毫没用。

“你放开我,好痛,蔡徐坤你放开我。”

“你坐在河边等了他一夜吗,你坐了一夜就是为了等他是不是。”

“是,我就是为了等他,可是他没来,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我没那么无聊,朱正廷。”

“可是。”

蔡徐坤不再理会朱正廷,他披着衣服下床。

“朱正廷我会等着你求我要你的,我相信很快你就会求我的。”

 “太子殿下,丞丞他,你真的没有。”

“没有。”

蔡徐坤出了帐篷就吩咐白婉告诉他抑制雨露期的药不用再给朱正廷服了。


评论(11)
热度(56)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