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一章

邱贻可看着跪在地上的方博

“小博你真的想好了 你要嫁给许昕”

“是我从小就喜欢许昕求叔叔成全”

邱贻可拉起方博让他坐在椅子上

“可是那许昕心悦你哥你是知道的 你嫁过去可想过你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秦国和吴国看到和亲的人不对 他们又会作何反应你想过没有”

“我想过其实他们两国和肖国和亲为的都是彼此牵制所以不管嫁过去的是谁只要是王子 即使许昕和马龙心有不甘 可是他们的父皇还是会压制下来的 我相信时间久了许昕一定会接受我的 叔叔求你成全我 现在联姻文书在你手上 只有你看过 现在一切还来得及 求叔叔成全 ”

“好小博 我帮你 只是以后的路还是要你自己走”

“是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就是跪着走完我也甘之如饴”

邱贻可拍拍方博的肩膀没有说话

第二日上朝邱贻可宣读联姻文书皇子张继科和亲秦国太子马龙

皇子方博和亲吴国太子许昕

方博站在张继科旁边看着张继科脸上的笑容只要他哥开心就够了

和亲的日期是早就定好了的两国同时迎亲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

方博心里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去哪国和亲对他来说都一样

反正他这辈子也不会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他爱的人也不爱他但是只要让爱的人幸福就好了啊

只要看着他哥幸福的笑弯起的嘴角他觉得一切都值得

“哥你高兴吗”

“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什么明天你就要去秦国了你紧张吗”

“有一点毕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可是只要想到和马龙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马龙啊”

“我也不知道就是很喜欢他 从我们第一次见到他我就喜欢他”

方博轻轻靠在张继科肩上他想说哥 我也是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

从你把我从街上带回皇宫从你认我做你弟弟从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可是我不能说我爱你因为我是你弟弟 你只当我是弟弟

“哥什么是喜欢啊”

“喜欢啊就是时时刻刻想看到他吧什么事情都想和他分享”

“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真好哥 你一定会幸福的”

“我们都会幸福的”

“嗯只要你幸福 我就是幸福的”

“你说什么”

“没什么哥 明日一别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 你千万别忘了我”

“傻小子我怎么可能忘了你”

“那就好”

“你怎么哭了啊别这样 你是担心许昕对你不好吗 不会的 别怕”

方博想说我根本不担心他对我好不好他对我好 对我不好 我根本不在意

我只是舍不得你可是这话是万不能说出来的

所以只能在张继科怀里越哭越凶

“还是你担心你还没有分化的事情这也没什么的 有的人体质特殊是会分化偏晚 ”

方博只是在他怀里轻轻的摇头他根本不在意这些

可是他的在意张继科一辈子也不会知道

一早作别肖国皇上张继科和方博分别登上迎亲马车

从今天开始他们不再是肖国的皇子他们是秦国和吴国的太子夫

方博最后看了一眼张继科他知道他会幸福的

因为他和他爱的人就要在一起了真好

连续赶了几日路迎亲的队伍终于进了城

两国的婚礼都很繁琐所有环节下来方博有些吃不消

好在典仪官也心疼他舟车劳顿先送他去了太子寝宫

方博坐在寝宫的床上满眼看到的都红色他觉得这真的很刺眼

他不知道一会许昕见到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是震惊是惊讶 还是愤怒 只希望张继科一切都好 不知道张继科怎么样了

马龙没有在宴席上浪费太多的时间他很想看看这一刻的方博

他等了好久才终于得偿所愿以后都能和这个小圆脸在一起了

他想快点见到他

推开门看着坐在床边低着头的人快走走上前 挑起他的下巴

张继科抬头眼含爱意的眼神猝不及防的撞进马龙眼里他诧异的放开自己的手

“怎么是你”

张继科不明白马龙的意思

“什么”

“和亲吴国的是谁”

“小博儿”

马龙后退了一步跌坐在椅子上怎么会 他记得清楚明明该是张继科去吴国的

许昕喜欢的人也是张继科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们是不是上错了迎亲的马车

“你再坐一会外面还有些事情 我一会回来”

张继科看着马龙匆忙的走了他其实听到了马龙那句话他问怎么是你 那么他希望是谁

他握紧自己的拳头

邱贻可一直观察着张继科和马龙这的动静方博之前就担心马龙会为难张继科

所以他求邱贻可一定要跟着迎亲队伍亲自送张继科来秦国

如果马龙有什么难为张继科的话就把自己的信给马龙

看着马龙进了寝宫邱贻可本来放心了可是现在看马龙这么快出来了

怕是不妙

他连忙拦住马龙

“太子殿下”

“两国即已联姻邱哥不要见外 就叫我马龙吧”

“马龙洞房花烛夜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想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我当初的联姻文书求娶的人是方博可是”

“你看了这信就懂了”

“这是”

“方博给你的信”

马龙连忙打开信

看完他握紧手里的纸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告诉方博我会好好对张继科的希望他一切都好”

说完马龙转身向房间走去

邱贻可捡起地上的信上面写着四个字

心悦许昕

方博坐在床边都快睡着了这时候门开了 走进一个少年

少年看到方博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怎么会是你明明”

方博站起来跟少年行了个礼

“见过东皇子”

少年握住他的手腕

“为什么会是你我记得明明是张继科的”

方博想甩开少年但是少年用了太大的力气

“你抓疼我了放手”

少年连忙松开手脸上尽是懊恼

“对不起你以前不是这么叫我的以前你都叫我小胖”

“以前和现在怎么一样以前我是肖国皇子现在的我是”

“以前和以后对我来说你就只是方博”

“你进来这里做什么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抱歉是我打扰了”

“既然知道打扰了 就离开吧 我不会告诉许昕你来过”

樊振东看着眼前的穿着大红锦服的男子这和他记忆中的人相差甚远

记忆中的方博脸上总是带着笑的可是现在面前的他让人有点不敢亲近

“还站在这干什么走啊”

“我哥不喜欢你的他要娶得是张继科我帮你逃走吧”

“你说什么傻话两国联姻由不得他喜不喜欢你走吧”

“方博跟我走”

说完他想拉起方博可是方博还是甩开了他的手

“你最好快点离开要不然我就叫人了说你对我意图不轨”

樊振东满脸都是委屈一跺脚就跑出房间了

方博看着少年的背影在心里说了一句胖儿对不起

樊振东本来是打算提前到寝宫准备好闹洞房的可是没想到新人和自己之前知道的不一样

看许昕的样子应该还不知道来和亲的人是方博

如果许昕知道了该怎么办 方博不敢想下去 他虽然不知道许昕有多喜欢张继科

可是他知道许昕是不喜欢方博的

本来跑远的他还是折回了太子的寝宫

远远的站在那看着寝宫的一举一动如果许昕到时候生起气来他也可以保护方博

等了半天许昕终于回来了

门还没有完全打开许昕的声音先传了进去

“继科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对不起我是方博”

许昕看着方博愣住了

“为什么是你”

“就是我吴国肖国和亲 为什么不能是我”

“明明该是继科的”

“我也是肖国皇子”

“继科呢”

“他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秦国了”

“你说什么他去秦国做什么”

“就是你想的那样”

许昕人还没完全踏进房里转身便向相反方向而去 

“来人备马 我要进宫”

方博连忙出去拦住许昕

“这么晚你还要进宫做什么”

“肖国送错了人我要禀明父皇 去肖国讨个说法 接继科回来”

“许昕你疯了吗 你觉得你父皇会支持你吗”

“你什么意思你父皇根本不在乎我是谁他只在乎我是不是肖国的皇子道理你该比我明白”

“可是我要娶的人是张继科我喜欢的人也是他”

“可是他现在是秦国的太子夫你去要人是在得罪秦国和肖国你觉得你父皇会支持你虽然你是太子 可是皇上不止你一个儿子”

“方博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什么都知道 你什么都算计好了 你故意算计我”

许昕抓住方博的肩膀方博觉得许昕再用一点力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

“我没有如果我可以选择 我也不希望到吴国来 可是你和我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为什么明明答应是他来的”

“从来没有人答应你什么说的从来都是肖国皇子”

“为什么偏偏是你我讨厌你 方博”

“我也没有多喜欢你”

“我不想再见到你从我眼前消失”

“抱歉这个我恐怕不能答应你明天我们还要一起进宫面圣”

许昕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他看着方博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不需要”

“你什么意思”

“太子夫刚到吴国水土不服 感染风寒 不能外出”

“你想软禁我”

“不你说错了 我不想软禁你 我只是想好好照顾你 来人 给我看好太子夫 不准他离开太子府一步”

“许昕你凭什么这么做”

“就凭我是太子还愣着干什么 请太子夫回房”

“你们别碰我我自己会回去”

许昕看着方博的背影哼了一声转身去了书房

樊振东看着许昕走远了才从暗处走出来 看来方博暂时还没有危险

只是许昕为什么要软禁方博呢 

难道樊振东不敢深想下去现在除了太子府的人还没有人见过方博 

如果真的像自己想的那样的话方博迟早还是会有危险

自己该怎么做通知肖国 还是派人传话去秦国

自己什么证据都没有谁会相信自己 如果到时候被许昕察觉打草惊蛇的话

怕是对方博来说更不妙还是要从长计议

评论(20)
热度(69)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