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二章

方博每日的活动范围无外乎寝宫和小花园

知道方博被软禁的人很少大多数府内的人都还以为许昕宠着方博所以免了进宫答谢

而且还派自己的心腹寸心保护方博安全

方博不止一次听到府内的下人之间窃窃私语说太子夫真是好福气太子对他如何如何的好

他真想上去戳穿许昕可是他不能 

他虽然心里不忿可是他知道这是他的保护色他们这样想很好

就让他们以为许昕有多在乎自己好了这样至少没人会来害他

如果真让他们知道每晚许昕回寝宫两个人都是分榻而眠许昕几乎熄灯离开天亮才回来

怕是早有不安分的人来收拾自己

这太子府里太子的枕边人可不止自己一个

只怕自己是那最没用的一个是最没保障的一个

因为不管许昕在那些人身上放了多少关注和爱都比自己多

许昕对自己只有恨和讨厌吧

看着湖里的游鱼方博觉得自己连鱼都不如

虽然它们也跑不出这方寸之间可是至少可以自由自在的游泳

而自己呢想出门怕是都做不到了吧

方博看鱼看的正开心不想被人打断

“太子夫喜欢看鱼吗”

方博打量着眼前的少年从少年的长相他心中就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了

眼前这人长得特别像一个人他的心上人 也是许昕的心上人

所以寸心才没有拦着他吧这些天他也算是自己唯一接触到的人

方博不再看他继续看着水里的鱼

“我很羡慕鱼”

“太子夫是这太子府的主人为何要羡慕一条鱼”

“看来你很羡慕我”

少年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方博想不过还是个孩子吧喜怒都在脸上了

“你胡说”

方博站起来看着面前的人

“你是什么身份就这么和我讲话吗”

少年有些怕后退了两步 方博还想再上前 寸心拦住方博

“科侍不懂规矩太子夫大人不记小人过给他一次机会吧”

“他叫科吗”

少年听到方博这么问突然自得起来

“没错这是太子亲自赐名”

“你不配”

“你胡说什么我不配 难道你配吗”

“寸心掌嘴”

寸心还想再说什么方博制止住他

“你不敢就让开 我来”

方博在少年不可思议的眼神中连抽对方十巴掌

“记住以后你不叫科了 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方博不再看这人转身往花园深处走去

寸心扶起跌坐在地的人

“恕我直言你不该挑衅他的”

“太子明明不喜欢他吗他怎么还敢”

“太子喜不喜欢他他都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夫而且他是肖国皇子你该记得自己的身份”

“不过是一个还未分化的”

“住嘴这话我今日就当没听见你好自为之”

方博一个人走到假山旁边被一把扯进假山中间的缝隙樊振东抬手捂住他的嘴

“博哥别出声”

方博轻轻的点点头樊振东才拿下自己的手

“你怎么会来”

“你这些天过的好吗”

“有什么好不好的不就这样”

“方博你听着 我可以带你离开 你愿意和我走吗”

“走我能走去哪”

“这你不用管只要你想离开 我随时带你走 只要你愿意”

“我不愿意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我不能离开”

方博看着头上的天他又想到了水里的鱼

想走吗是想的吧 可是自己不能走 如果自己离开了

许昕就会有借口去找肖国的麻烦他可能旧事重提张继科的事

方博虽然不知道张继科现在是不是很好但是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应该是很好的吧

他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张继科的幸福

他好不容易才能让张继科幸福

“我不勉强你只是如果有一天你想离开记得我可以带你走如果你想找我 可以吹响这个 我会尽快来找你”

说完樊振东把一个像哨子一样的东西放到方博手里

方博想把东西还给樊振东他不想欠对方什么

但是寸心找到这面来了樊振东握紧他的手

“放好你先出去 等你们走远我在出去 有机会我再来找你”

方博没办法只能收下不能让寸心发现樊振东

等他们走远之后樊振东才从假山出来离开

但是他没注意到有人在暗处看见了他离开正是刚才那个被打的科侍

方博以为许昕会因为他打了那个人来找他麻烦

不想许昕没有任何动作想想也对 怕是他也不想有人知道他起那名字的意义

又怎么会专门来自己这提起

只是那人也是愚蠢不过是个替身 还以为自己是许昕心尖尖上的人 可笑

许昕每年的生辰都只是简简单单的在太子府吃顿饭

一是不想被人说铺张浪费二是吴国皇上多疑他稳坐太子座不易不想被皇上误会结党营私

许昕母妃多年前已仙逝每年生辰皇上会赏赐一些东西

加上几个处的不错的弟弟妹妹一起吃顿饭也算庆祝

不过这对于一国太子来说也是寒酸就说在肖国即使方博这样不正统的皇子也不会这么简简单单每年也是大肆庆祝生辰的 

只是今年他人在吴国怕是再没有人给他庆祝生辰了

以后怕是再没有什么美好的生辰回忆了

“不祝我生辰快乐吗”

“什么”

方博还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回忆里并没有听清许昕说了什么

“今日是我生辰”

“我知道”

“那你连一句生辰快乐都不舍得说吗”

“许昕生辰快乐”

“真是敷衍这并不像一个太子夫对太子的态度”

“那我该是什么态度你希望我是什么态度许昕你当我是你的太子夫吗”

“无趣我还以为你很带入角色呢”

“你什么意思”

“你前几日不是以太子夫的身份教训了府里的侍从吗”

方博笑了这是从他到吴国后许昕第一次见他笑

“所以太子现在是为了心上的人来责怪我吗”

“如果是我当天就会责怪你毕竟这太子府的主子是我”

“所以呢”

“希望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今日我有几个弟弟妹妹会到府里来希望你扮演好太子夫这个角色”

“你要我出现在大家面前吗”

方博有些疑惑之前许昕不许自己进宫不许自己出府 不就是不想人知道自己吗

现在为什么又要自己出现在大家面前

许昕到底在想什么还是他又在预谋着什么

“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许昕你到底想干嘛”

许昕走上前他第一次这么端详方博

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 白白的皮肤 他抓起方博的下巴

“不想干嘛我想你好好做我的太子夫如果你听话未来你就是我的皇夫我给你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方博就这样瞪着大眼睛望着他

“那我需要付出什么来得到这些呢”

“配合我以我为天 我好你就好”

“我有选择吗”

“没有”

许昕松开方博的下巴白嫩的下巴上都是红痕

“我根本别无选择你还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只是想告诉你听我话的好处 还有如果你不听我的话 我也可以让你消失”

“今天我站在大家面前之后我想我不会轻易的消失吧”

“人有旦夕祸福不论怎么样都还是能让你消失的我相信你心里有数”

许昕站在门口回望屋内望着镜子的方博

其实他的本意是不想留着方博的所以一直没让外人见到方博

但是科侍说樊振东已经见过方博了

他不能冒险樊振东现在看着虽然年纪还小但是确实老皇帝最疼爱的儿子

一直养在身边而且他外祖家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他不能冒险除掉方博

而且方博留着也好如果他真的杀了方博

有朝一日张继科知道了怕是也不会原谅自己倒不如留着方博

也许会成为自己手中的一张王牌

方博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下巴的红痕清晰可见怕是一时半刻消不去

许昕的心思他不懂他和自己印象中的许昕大不一样

也许他当时展现的只是他想张继科看见的一面所以都是好的一面吧

自己以后的路怕是难走了可是再难走他也得一步步走下去

晚宴时间方博掐着点往宴会厅去

还未到宴会厅前面一个侍从打扮的人拦住他的去路

“太子夫太子请您去存菊堂”

“这个时间不去宴会厅去存菊堂做什么”

“这个奴才也不是很清楚太子直说要我来找您找到您就带您过去”

方博看着寸心寸心摇摇头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可是这宴会快要开始了我这个时候不到场怕是不好”

“可是太子在存菊堂等您呢”

方博看着面前的侍从越来越拘谨大颗大颗的汗往下掉只怕有诈

“寸心拿下他”

寸心和面前的侍从交起手来侍从明显不是寸心的对手但是还是缠住了寸心

方博退到后面不想草丛中窜出一个人用手帕捂住了方博的口鼻

方博晕了过去寸心见情况不妙 想去救方博 可是这侍从虽然武功不济

却十分的缠人等他处理了侍从 方博早已不见踪影

樊振东做在席上等着许昕和方博

他不知道许昕会怎么做是找个人假扮方博还是说他又有什么计谋

他很担心可是眼看就要到吉时了

两个人还是没有出现他不免有些焦躁

站起来来回踱步这个时候有个侍从不小心撞到他身上

酒水撒了他一身侍从连忙跪地 求东皇子不要怪罪

樊振东心里有事也懒得理他

侍从连忙说带他下去换身衣服樊振东看着湿透的衣裳

也只好跟着侍从而去

这次去的地方跟以往不同樊振东也没有多想 

到了地方侍从说去打水拿衣裳匆匆告退

樊振东开门走进房间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

但是这味道让他很不舒服他想打开窗户通通风却发现窗户已经封死了

这时门也从外面关上了 

有人在外面上了锁樊振东这才反应过来怕是被人算计了

可是谁会在太子府算计自己是许昕吗

“外面是什么人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但是根本没有人回答他外面的人上完锁临走之前说

“东皇子好好享受吧 不用太感谢我”

“你到底是谁”

回应他的只有风声门锁的很牢固 他根本打不开

这时屋内踉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樊振东走进去看屋内居然是方博从床上掉了下来

评论(22)
热度(43)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