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三章

樊振东连忙走进去,扶起地上的方博。

方博身上很热,满头的汗,他好像已经没有了意识。

“方博,博哥,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现在怎么样。”

方博看着他的眼神都是涣散的,嘴里无意识的说着什么。

樊振东凑近了听,原来方博在喊哥,他在一遍遍的喊哥。

樊振东把方博抱在怀里,他现在才算明白了,他和方博被算计了。

只是他不知道算计他们的人是谁,是许昕,还是别人。

如果是别人,他们或许还有救,如果是许昕,只怕他们是难逃此劫了。

“博哥,我能叫你博儿吗?我想叫你博儿,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你要坚持住。”

方博根本听不到他说什么,他现在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樊振东想这屋里刺鼻的味道该是催情香一类的东西。

他不能被影响,必须刺激自己,他摔碎屋内的花瓶,在自己大腿上扎下去。

鲜血流了出来,他疼的直冒汗。

可是他必须保持清醒,他不能再这个时候做出伤害方博的事情。

他把方博抱起来放到床上。

他想撞开门,可是毫无用处,门一点变化都没有。

而且他渐渐觉得自己也发起热来,他拿起碎片再次扎向自己,可是好像没有什么用。

而且空气中除了刺鼻的味道,他又闻到另一股非常好闻的味道。

他这辈子都没有闻到过这么好闻的味道。

他顺着味道来到方博床边,原来这股味道是方博身上散发的。

他以前是闻不到的,原来这屋内的刺鼻味道根本不是催情香而是诱发散。

他和方博都被迫分化了。

他不能伤害方博,哪怕是在这张情况下也不行。

他跑到屋外拿起绳子把自己绑在椅子上,他咬着牙,一遍遍的对自己说,绝对不能伤害博儿。

可是屋里方博的信息味道越来越浓,他觉得自己的忍耐快到极限了。

他觉得自己下身已经涨的发痛,他没经历过这些,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此刻他只知道自己很难受,特别难受。

屋内方博再次掉到了地上,樊振东能听见方博小声的呜咽。

他挣脱了束缚自己的绳子,走到里面抱起地上的方博。

他亲吻方博的眉眼,一遍遍的叫着方博的名字,他觉得他现在抱住的是自己的全世界。

怀里的人不安的扭动,但是这样的扭动,却让樊振东更加兴奋。

他捧起方博的脸。

“看着我,博哥,你知道我是谁吗?”

方博的眼神没有焦距。他嘴里喊得都是哥。

寸心在附近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方博,事发突然,他现在必须马上像许昕汇报。

他连忙赶去宴会厅,宴会已经开始了。

许昕看向他的时候,眼里都是询问,他知道许昕想问方博为什么没来?

许昕和大家寒暄几句,向他走过来。

寸心连忙把情况都和许昕交代了,许昕虽然没说话,但是跟了许昕这么多年,寸心知道许昕动怒了,敢在太子府动太子的人,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

许昕吩咐寸心把抓到的侍从带下去审问,他回去和众人寒暄几句,马上来。

许昕到了的时候,侍从已经被用刑,但是他还是什么都不说。

但是许昕却认出了他,是科侍的哥哥,他曾经见过。

许昕马上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怪不得在席上一直没见到樊振东,只怕现在方博的樊振东两个人在一个地方,混蛋,真以为凭着那张脸就可以在太子府为所欲为吗。

他叫人去把科侍叫来,一开始他还咬死不认,但是用刑之后他还是招了。

他交代了他把方博和樊振东锁起来的地方,许昕连忙带人赶过去。

寸心问科侍怎么处理,许昕只有一个字,杀。

许昕赶到地方的时候,屋子里两股信息味道交缠。

他找人拆开门,吩咐都在外面候着,他一个人走进屋内。

樊振东衣裳还算整齐,方博只剩一件内衫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

樊振东回头看到他进来,一口咬在方博的后颈腺体上。

方博在樊振东怀里开始挣扎,但是樊振东抱的很紧,方博大张着嘴呼吸。

许昕抬脚踹开樊振东,他怀里的方博失去依靠倒在地上。

许昕脱下披风盖在方博身上,抱起方博走出门口,交代寸心把樊振东送回宫。

然后传了太医,一路把方博抱回寝宫。

看着床上不安分的小人,嘴里一直糯糯的叫着哥。

许昕想起小的时候,方博总是追在他们身后,哥哥,昕哥哥,龙哥哥,你们等等我啊。

他们整日在一起学艺,厮混打闹。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只是孩子,他一直以为只要他长大了就可以和张继科在一起。

可是现在在他身边的却是方博。

他不自觉握着方博的手就开始用劲,床上的方博轻哼一声,他连忙松开。

这个时候太医也到了,给方博检查了一下,太医的眉头皱在一起。

“太子夫这是被迫分化了,正常分化的话用些抑制散就可以了,但是太子夫这种情况,腺体又被破坏,还在发炎,只有两个办法。”

“说。”

“一是结合,彻底标记,这是最好的办法,对太子夫身体也不会有太大的伤害。”

“第二种方法是什么。”

“第二种就是在冰水中沐浴直至热潮过去,期间不断的在浴桶中加入冰块,但是这种方法对身体的伤害非常大。一般人是不会选择这种方法的。”

“用了第二种之后会怎么样。”

“这辈子恐怕不会再有机会生育。失去自己的信息味道,也再闻不到别人的信息”

许昕看着床上的方博。

“闻不到有闻不到的好处,至少以后再不会发生今日这样的事,就这样办吧,用第二种方法。”

太医还想再劝,但是许昕制止了太医。

他不能碰方博,他可以碰天下任何人,除了方博,因为方博是张继科的弟弟。

他也不能允许任何人碰方博,因为方博是他的太子夫。

所以这是最好的方法,也免去了以后的很多苦恼,反正他也不打算和方博有什么。

既然他不打算和方博有什么,别人也没有权利和方博有什么,所以这样没什么不好。

很快浴桶就备好了,一桶一桶的冰块倒进去,又倒进去些凉水,许昕伸手进去试了一下温度。

冰凉刺骨。

“真的就只有这一个办法吗。”

“是,除了结合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许昕不再言语,走到床上抱起方博,亲了亲他的额角,把他放在浴桶里。

“退热要多久。”

“每个人体质不同,时间也不尽相同,请恕臣无法说出确切时间。”

“如果有人问起今日在太子府的事情,你该知道怎么说。”

“太子夫身体不适,我开了些药已无大碍。”

“很好,太子夫就交给你了。”

许昕看着浴桶中瑟瑟发抖的方博,眼里都是不忍,但他是转身离开了。

许昕在书房坐了一夜,一大早赶过去看方博的情况。

浴桶里的人闭着眼睛,皮肤都是冰冷的。

“可以出来了吗,他皮肤都是冰的。”

“还不行,虽然现在看上去皮肤是冰的,但是热潮还没有过去,现在出来只会功亏一篑。”

可能是感受到有人在触碰自己,方博无意识的喊冷。

许昕突然有些心疼,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疼,但是他就是心疼了。

许昕脱掉自己的外衣,跨进浴桶,抱着方博。

“别怕,我抱着你,就不冷了。”

“太子,使不得啊,这水里寒气太重,您快出来。”

“无碍,我的身体我清楚,这点寒气我还不放在眼里。”

“太子您。”

“闭嘴,你还是先想想过后怎么为太子夫调养身子。”

太医无奈,只能随着许昕去,太子不肯标记方博,他本以为太子是不在意方博的。

可是现下又这般,他真的是看不懂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一夜方博的分化热潮终于过去了。

可是人在冰水里泡了两天,还是在发烧。

许昕也有轻微的咳嗽,但是没有方博那么严重。

方博迷迷糊糊又睡了几日,才醒过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伺候的丫头回了之后,方博才惊觉都过去了这么多天了。

那日自己被打晕,之后的事情自己大多都不太记得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后劲有些疼,抬手摸上去,自己怕是分化了吧。

许昕标记了自己吗,还是其他什么人,那天到底发什么了什么?

“太子在什么地方?”

“太子今日一早进宫了,还没回来。”

“寸心在外面吗?”

“在的,太子夫要叫他吗?”

“叫他进来,我有事情要问他。”

寸心进来之后就站在方博床边。

“那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寸心简单的描述了那天的事情,一个侍从居然会胆子大到对自己和樊振东下手,他的下场方博倒是不奇怪,本来也不过是个代替品。

“东皇子怎么样了?”

“不知,当日送东皇子回宫之后,其他的事情小人便不清楚了。”

这问题确实不该问寸心的,宫里的事情,他在宫外又怎么能知道呢。

“你下去吧。”

方博躺在床上,想理清这几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可是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记忆只停留在晕倒之前。

虽然寸心说一切都是科侍的设计,可是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侍从,竟能在太子府翻起风浪吗?

方博心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也许一切根本就是许昕设计的,他想要自己和小胖一起死。

但是如果真的是许昕,为什么最后他又会在最重要的环节出现呢。

他想不通,可是许昕确实奇怪啊,从软禁自己到让自己出现在大众面前。

方博觉得好累,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要想这么多。

也许小胖能给自己答案,他拿出手里的哨子,站在床边吹响了。

不知道那个小胖子怎么样了。他也是被自己拖累了吧。

晚膳的时候许昕从宫里回来了,听说方博醒了,就过来看他。

“你感觉怎么样了。”

“我没什么感觉,劳太子费心了。”

“难道在冰水中泡久了,人傻了吗,说话这么冷冰冰的。”

“我一直不就是这样的吗?”

“是我自讨没趣。”

许昕转身就要走,方博也没有要拦他的意思,他现在身体真的还没大好,没精力和许昕周旋。

许昕走到门口,回头看着低头喝粥的方博。

“小胖被禁足了。”

果然方博的勺子一个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呵,我的太子夫对我弟弟的事倒是上心的很啊。”

“他怎么了。”

“你说呢,他在太子府分化,还和我的太子夫在一起,你说他怎么了。”

“可是我们之间应该什么都没发生啊,为什么他会被禁足。”

“你怎么知道什么都没发生呢?”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我又怎么能好好的坐在这里。”

“可是你知道吗,他咬了你的腺体,这还不够严重吗?”

“我不相信,怎么可能。”

“我没必要骗你,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以后你就再也不会有这种烦恼了。”

“你什么意思?”

“以后你感知不到别人的信息味道,你也不会散发自己的信息味道,自然不会再被信息和发情期支配,你该谢谢我的。”

“是你故意的是不是,许昕。”

“什么”

许昕不知道方博什么意思,自己故意的什么。

“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是不是,小胖现在长大了,是你的阻碍了,所以你想清除他。没有人能成为你的阻碍,所以你设计了我和小胖,是不是。”

“方博,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许昕,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

许昕觉得方博有病,他居然这么想自己,他居然认为自己设计他和小胖。

他也就算了,可是小胖是自己的弟弟,自己虽然在乎自己的地位,但是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

“方博,你今天说的话我就当没听到,但是我不希望你再有这种想法,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那你是什么样的人,许昕,我从来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因为不论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都是我的人。”

方博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许昕显然已经不耐烦了。

“方博,你要说什么,你最好想清楚,现在你的一切都捏在我手里,记住我的话,做好你自己的本分,不该说的话,以后别说。”

说完就摔门而去。

评论(73)
热度(55)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