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U】偏爱-——第七章

折腾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方博的烧终于退了。但是人还是没有醒过来。

许昕一夜也没有合眼,一直在照顾着方博,现在看到人烧退了也就放心了。

太医说过只要烧退了,就不会有事。

他安排好下人好好照顾方博,起身去外面洗漱。

打开门就看到往这面走来的马龙和张继科。

“你们起的倒是早。”

“我不放心小博儿,就和马龙来看看。”

许昕看着马龙嗤笑一声。

“是你不放心,还是秦国太子殿下不放心啊。”

“许昕,注意你的用词。”

张继科不想再和他多做纠缠,推门进到内室,关上了房门。

虽然许昕的话难听,可是马龙确是实打实的真的关心方博的。

他知道但是不代表他可以忍受其他人当面说出来。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马龙,我不想和你做交易了。”

“从一开始这交易也不是我想做的。”

“你可能没听懂我的意思,马龙,我不打算把方博还给你了,他这辈子永永远远都不可能是你的了,你听明白了吗,他是我的太子夫,是我吴国的人,一辈子。”

马龙只是看着许昕笑。

“你笑什么。”

“我如果说我早知道会是这样你信吗。”

“什么意思。”

“你是他心里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强行把他带离你的身边呢,只要他是幸福的,不就够了吗,我这次来本也不是打算配合你的计划的,只是想看看他好不好,许昕,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改变了想法,可能是像他那样的人很难不让人喜欢吧,可是许昕,这几日所见,你对他不好,很不好,所以等他好了,我会问他,现在是否还愿意永远待在你身边,如果他不愿意,我千难万险也会带走他,你拦不住我。”

“你能把他带到哪去,而且你忘记了他爱的人是我吗。”

“我可以带他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如果他还爱你,我当然不会逼他和我离开,许昕,我说了如果他想离开,谁也拦不住。”

说完不等许昕回答,马龙便走进内室,许昕想上前拦住他和他理论。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击,原来从头至尾只是自己一个人独角戏。

方博醒了会想要离开吗,会和马龙走吗。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有点害怕,他不能拥有张继科,难道连方博也要失去了吗。

马龙进到内室,张继科坐在方博床边,轻轻给他擦着汗。

“还是没有醒吗。”

“嗯,我刚才问过下人,烧退了应该就没事了,只不过太医的药有点安眠的作用,所以才一直没醒,你不用担心。”

“继科,我。”

张继科制止住他将要说下去的话,打发屋里的人都下去了。

现在屋内就只有他们三个,而方博一直没醒。

“马龙,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好。”

“我本来想等我们回去再谈,可是现在马龙,我怕我回不去了。”

“怎么这样说。”

“这次来吴国,我终于知道了一件事,马龙,你喜欢方博。”

“是,我不否认,但是继科,我并没有想要占有方博的意思,你已经是我的太子夫,我不想伤害你,也不会不带你回去。”

“可是如果小博儿想离开许昕了呢,你会不管他吗。”

“如果他想离开,我一定会带他走的,但是这和我们在一起并不矛盾啊。”

“马龙,你觉得不矛盾吗,你想带走方博,还想和我在一起。”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可是这本身就是在伤害。”

“继科,对不起。”

“马龙,你一直不碰我,是不是因为你早就有这样想法,所以你不标记我。这样有一天你抛弃我的时候也可以不用太自责。”

“不是这样的,我不碰你,是因为我不想在我还想着别人的时候碰你,这对你不公平。”

“马龙,我们和离吧。”

“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和你和离。”

“你疯了吗。”

“我想的很清楚,你既然不爱我,也不碰我,我和你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不如早放彼此自由,从此两不相干。”

“我不会和你和离。”

“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不放了我。”

“不论我爱不爱你,你永远都是秦国太子夫。”

“马龙,你理智的可怕。这就是许昕和你最大的区别,他想要什么,不管怎么样都要得到,可你不同,在你心里秦国才是第一位,我说的没错吧。”

“我是秦国的太子,我心系秦国难道不应该吗。”

“应该。马龙我不想和你多说,小博儿需要休息,你先走吧。”

马龙还想再说什么,但是他最终什么都没说。

张继科看着马龙离开,走到窗边看着越来越远的身影。

马龙,我不是真的想和你和离,我只是想你正视我的爱,回应我的爱。你明白吗。

方博睁开眼睛看着望向窗外的张继科。

其实他早就醒了,从马龙进来的时候就醒了。

他没有想要偷听他们的谈话,只是他不想睁开眼睛面对这一切。

他想到许昕对他做的事,他就恨不得自己永远不要醒来。

他怕这个时候张继科问他还爱许昕吗,他会掩饰不下去。

所以他只能一直装睡。看见张继科要转身,他连忙闭上眼睛。

对不起,哥,我现在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张继科回到床边坐下。

“小博儿,你怎么还不醒呢,你还爱许昕吗,马龙想要带你离开,你会跟他离开吗。我知道许昕做了伤害你的事,可是你那么爱他,你真的会想要离开他吗。”

“如果你真的要跟马龙走,我该怎么办。”

方博很想说我不会和马龙走,即使是离开也不会和马龙一起。

可是他现在不能睁开眼睛。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张继科又坐了一会便离开,交代下人等方博醒来通知他。

方博睁开眼睛,撑着身体坐起来,靠在床侧。

下人看他醒来连忙要去通知许昕,他拦下去通报的人,吩咐谁也不要告诉。

他现在谁也不想看到。

晚饭的时候,许昕来看方博,看到人已经醒了却没来通知自己,便要发落下人。

“和他们无关,是我说不用通知你的。”

“那更该罚。这太子府什么时候是你在做主了,我竟不知。”

“你。”

“我怎么样,我有说错吗,他们该罚。”

方博气的说不出话,只好躺下把被子盖在头上,眼不见为净。

许昕示意屋内的人都出去,他一把掀开方博盖在头上的被子。

“许昕,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不行,不过你身上还有什么我没怎么样的地方。”

方博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说不出话了,呵。”

“许昕,我已经这样了,如果折磨我能让你感到快乐,随意,是我对不起你,我该受的。”

“方博,你看的倒是开啊。”

“看不开又能如何,自缢吗。”

“你在吓唬我吗。”

“我不敢。”

“方博,你早知道张继科喜欢马龙吧。你是故意成全张继科的。”

满意的看到方博震惊的脸。

“方博,你怎么不说话啊,觉得喜欢自己的哥哥很丢人吗。”

“你怎么会知道。”

“方博,也许我们俩才真的是绝配,爱而不得。”

“不要告诉他。”

“你说什么?”

“不要告诉他我喜欢他。”

看着方博乞求的眼神,许昕忽然很想气气他。

“为什么不能告诉他。”

“我说不要告诉他,只要你不告诉他,我什么都答应你。”

许昕贴在方博耳朵上,暧昧的吹了一口气。

“你以为你还有什么能拿来做赌注,你连身子都是我的了。”

方博闭上眼睛,努力不让眼睛里的泪流出来。许昕说的对,他还有什么能拿来做筹码。

“许昕,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

“方博,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你自找的不是吗。”

方博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许昕突然没有了戏谑他的兴致。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不会告诉他的,毕竟我也不想造成他的困扰。”

“谢谢你。”

“你不用谢我,因为你要用一辈子的自由来守住这个秘密。”

“心甘情愿。”

“记住你的话,明日父皇要带马龙一行人去城外狩猎,你和我一起随行吧。”

“我的身体你也看到了,我恐怕无法随行。”

“并不需要你上马狩猎,在旁边看着就好,我觉得你可以的。”

看出方博还想拒绝,许昕有些不耐烦。

“别忘了你刚才答应的事情,心甘情愿。”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这就对了。”

第二日出行的时候看到方博来了,张继科连忙走过来。

“才刚好一点,怎么就出来了呢,猎场风大,还是不要去了。”

“没关系的,出来吹吹风也好。”

“那快上马车吧,车里暖和一点。”

“好。”

大队很快就出发了,张继科,马龙,许昕都骑马,车里只有方博一个人。

他看着车外的风景,已经离宫里很远了,到处都是草地,方博很喜欢。

他也很想骑马,可是身体还没完全好,只能坐在车里。

突然队伍停了下来,前方侍卫大喊保护皇上,有人行刺。

从四面八方窜出许多黑衣人,队伍被包围了起来。

双方激烈的打斗,最主要的目标当然是皇上。

方博掀开马车的帘子,看到马龙,许昕,樊振东,张继科都在吴皇的马车前拼杀。

到处都是黑衣人,方博想过去那面也过不去。

大部队护着皇上的马车,一路向前冲,方博的马车渐渐落在后面。

方博身边的人渐渐不是对方的对手。

“太子夫,我们杀出一条路,您驾着马车一路向前跑,千万别回头。”

“那你们怎么办。”

“您不用管我们,走。”

说完一剑扎在马身上,马像疯了一样往前跑。方博连忙抓紧缰绳。

黑衣人看方博跑了,留在一部分应付侍卫,另一部分去追方博。

大家到了安全的地方,才发现方博的马车不在。

“小胖你留下保护父皇安全,我带人去找他。”

许昕简单交代了一下,就带了一队人去找,张继科和马龙也一同跟去了。

但是回到遇袭的地方,哪里还有方博的影子。

只剩下遍地的尸体,一路走来也没有看到方博。

“许昕,你该和他在一起的,他不会武功。”

“我怎么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当时当然是先保护父皇了,他不是刺客的目标,他应该没事的,也许只是在哪躲起来了。”

直到天黑,他们回到营地,也没有找到方博。

樊振东看到他们回来,连忙迎出去

“方博呢,你们没找到他吗。”

许昕摇摇头。

“我们找遍了周围,也没有找到他。”

“没有找到他,你们为什么要回来,也许他现在正处在危险中呢。”

张继科感觉到樊振东的情绪不太对,连忙拉住他。

“士兵们还在继续找,我们担心你们着急等消息,所以回来看看。”

樊振东甩开张继科的手。

“你们不去找,我自己去,找不到他,我不会回来。”

说完,便骑马离开。

评论(42)
热度(63)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