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西么西

【古风ABO】故人叹——第八章

乾元范丞丞  黄明昊  蔡徐坤  坤泽朱正廷

发情期=雨露期

Cp:丞正贾正坤正  就是all正

——————————————————————————————————————

范丞丞这两天一直守在贵妃床前,那天晚上他刚要去见朱正廷,贵妃身边的人就来请他,说是贵妃晕倒了,他只好先去看看贵妃的情况。给贵妃诊脉之后居然发现是中毒。

黄明昊知道之后,立马封锁了消息,贵妃身边的人都被监管起来。

他本是想派人去给朱正廷送个消息,但是身边也并没有合适的人,再加上贵妃一直没醒,他也是真的很担心,想着等不到自己他就会回去的,就一心扑在解毒的事情上。

第二天催吐之后贵妃就醒了,然后调查出只是食物相克,但是还是处置了几个厨子。

范丞丞看贵妃醒了,想去见朱正廷和他解释自己昨晚为什么没出现,但是贵妃自从醒了之后就一直抓着自己的手,说是不放心身边的人,范丞丞没办法,只好陪在贵妃身边。

他想着贵妃病了,朱正廷总要来探望的吧,到时候找个机会和他说也是可以的。

只是他不知道,贵妃这病根本就没有传出去过,除了贵妃亲近之人和他与黄明昊,根本没人知道贵妃这一病,这一病纯粹是为了拖住他。

蔡徐坤吩咐人去调查范丞丞这两天在干什么,被告知对方一直在贵妃的帐篷里进进出出,看着不像是被软禁之类的,但是更多的就查不出来了,明王的防范很严。

蔡徐坤讽刺的笑笑,人家好好的伺候贵妃,自己倒被人冤枉,朱正廷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蔡徐坤走时候吩咐了不再给朱正廷抑制雨露期的药,白婉不敢不从。

到了晚上,朱正廷便开始难受起来,他不知道蔡徐坤吩咐停了他的药,只当是药效过了。

他连忙叫白婉再给自己端一碗药来,白婉哪敢给他端,只好嘴上应承了派人去找蔡徐坤。

她猜想太子可能是想借机会和侧夫圆房。

蔡徐坤回来的时候,朱正廷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他看到蔡徐坤张了张嘴。

“药,太子我的药。”

蔡徐坤握住他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吻。

“我就是你的药啊。”

“太子,你说过的,你昨天说过的,啊。”

“以后不要叫我太子了,叫我坤。”

“坤,我的药,我的药呢。”

“正廷乖,我就是你的药啊,听话,把你自己交给我。”

说完吻上面前的唇,他的唇温度很高却又很软,朱正廷想推开蔡徐坤,但是因为没有力气,倒像是搭在蔡徐坤身上轻轻的抚摸,蔡徐坤抓住他的手帮自己把衣服脱掉,嘴却还在吻着他,直到他气喘吁吁才放开他。

蔡徐坤罩在他的上方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自己。

“正廷,可以吗。”

朱正廷不知道有没有听清蔡徐坤的话,他只是躺在那里喘着气。

“正廷,我真的好爱你,我本来可以忍住的,可是你那么不相信我,我该拿你怎么办啊,太医也说那种抑制雨露期的药不能总吃的,你把自己交给我好不好。”

蔡徐坤把自己的头窝在朱正廷的颈部。可能是有一点痒,朱正廷伸手摸着蔡徐坤的头。

“丞丞。”

蔡徐坤瞬间抬起头看着朱正廷,一把捏住他的下巴。

“朱正廷,你看清楚了我是谁,我是蔡徐坤,我是你的夫君,是蔡徐坤,我不是范丞丞。”

朱正廷只是摇着头,他不舒服。

“你说话啊,你看清楚我是谁。”

蔡徐坤强迫他睁开眼睛看着自己。

“太子。”

“叫我坤。”

“坤。”

“乖,正廷把你交给我。”

因为在雨露期的缘故,蔡徐坤的进入非常顺利,他看着身下的人因为自己而情潮翻涌。

他要朱正廷叫他的名字,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好听。

很快他就找到了那个地方,只要进去成结,他就属于自己了。

他一下一下的猛烈撞击那个地方,朱正廷发生断断续续的呻(和谐)吟。

朱正廷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痛苦还是欢愉,他只是觉得自己像一条小船在湖里随波飘荡。

他好像感觉不到痛苦,但是他又没有觉得很痛快。

“正廷,可以吗。”

蔡徐坤在即将进入的时候,深情的看着身下的人。

朱正廷迷茫的看着自己身上的人,就是这个人以后和自己共度一生吗。

自己可以把自己交给他吗,母亲说过,要共度一生的人才可以,他抬手摸了摸这人的脸。

“你会对我好吗。”

“会。”

“你会一直要我等你吗。”

“不会。”

“你会不会不要我。”

“不会。”

“那可以。”

“我是谁。”

“太子。”

蔡徐坤恶略的顶了一下身下的人。

“我说过叫我什么。”

“坤。”

蔡徐坤吻了吻身下的人,咬住他后颈的同时撞进那个地方成结,朱正廷痛的直哆嗦。

蔡徐坤安抚的亲吻着他。

“正廷,别怕,以后我都陪着你。”

结束之后,蔡徐坤亲自给朱正廷清洗之后,就搂着他入眠了。

早上蔡徐坤醒来的时候,朱正廷还在睡,但是这人在睡梦中,眉头也是紧紧的锁着。

他轻轻的给对方抚平眉头,对方这个时候也醒了。

“吵醒你了吗,要是累的话,可以继续睡一会。”

朱正廷轻轻的摇摇头,他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蔡徐坤,虽然他们已经,但是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蔡徐坤,他彻底占有了自己,这样的自己更配不上丞丞了吧,只好把自己缩到被子里。

蔡徐坤看他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把被自己从他脸上拿开。

“我的侧夫,是害羞了吗。”

满意的看到那人红红的脸,在那人额头上轻轻啄了一口。

“乖,既然不想睡就起来,吃过早膳我有话和你说。”

朱正廷只好乖巧的点头,他刚坐起来就觉得腰真的好酸,只好在背后狠狠的瞪着始作俑者。

用过早膳之后,蔡徐坤给朱正廷穿的厚厚的,牵着他的手在围场转悠。

蔡徐坤之前说有话和自己说,可是现在又不开口,只是拉着自己一直走,朱正廷只好开口。

“太子不需要去皇上那面吗。”

“你好像很希望我去父皇那边。”

“不是,我只是不希望因为自己耽误太子的正事。”

“不耽误,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我和父皇告过假了,本来出来就是玩的,也没有什么政事,父皇身边又有那么多人,也不差我一个。”

“哦。”

“还有。”

蔡徐坤突然停下来看着朱正廷。

“我说过要叫我坤,你是忘记了吗,还是要我在床上多卖卖力,你才能记得。”

“你,你怎么。”

蔡徐坤看着朱正廷羞愤的样子,越发觉得开心。

“我怎么了。”

“你不要脸。”

“我只有对你才这么不要脸。”

“哼。”

朱正廷懒得理蔡徐坤,一个人继续往前走。

蔡徐坤追上他,牵住他的手。

“正廷我想和你解释一下,关于那天晚上范丞丞没去见你的事情,我派人去查过了,范丞丞这几天一直在贵妃身边伺候,没人难为他,他没被任何人抓,他可能就是不想去见你,毕竟你现在是这个身份,他不去见你也是有可能的,虽然我心里嫉妒你喜欢过他,但是我不会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我对自己有信心,你迟早会喜欢上我,并且心里只有我一个人。”

“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身份不见我呢,会不会是贵妃软禁了他,或者不是贵妃那会不会是明王呢,明王故意不想他和我见面。”

“怎么可能呢,贵妃和明王怎么会那么对他。”

朱正廷却有些急,之前黄明昊就软禁过范丞丞。

“怎么不会,他只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太医,贵妃和明王要拿捏他不是很容易吗。”

“什么小小太医啊,他。”

蔡徐坤看朱正廷着急的样子不像是作假。

“正廷,你不知道贵妃母子和范丞丞的关系吗。”

“他不就是每日给贵妃请平安脉的关系吗。”

“他没和你说过他和贵妃的关系吗。”

朱正廷愣愣的摇摇头。

“那看来他对你也并不是全心付出。”

“你什么意思。”

“范丞丞他是贵妃亲子,是黄明昊同母异父的亲兄长。”

“不可能,他怎么回事贵妃亲子。”

“贵妃在入宫前就生下了范丞丞,之后她入了宫,范丞丞成年之后贵妃又安排他进了宫做太医,入宫不是贵妃亲子,贵妃为何要这样安排,他才多大年纪,贵妃为何不要经验丰富的太医随侍,却偏偏每次都要他。”

“他从小就是医正的徒弟,所以皇上才破格要他做了太医。”

“医正的徒弟多了,怎么只有他做了太医呢,正廷,你仔细想想,就算范丞丞没和你说过,你想想你们相处的日子,总也会找到破绽的。”

 “我不相信。”

“你信或不信,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自己想一想就会明白。”

“我可以一个人静一静吗。”

“当然可以,正廷对不起,我不知道范丞丞一直瞒着你这件事情,我今天本来只是想和你解释我没有抓范丞丞,那天他没去见你,不是因为我,我没想到会。”

蔡徐坤心疼的看着朱正廷,他看的出来朱正廷很难受,如果他早知道是这样,他一定会瞒着朱正廷的,即使是让朱正廷怀疑自己,他也不希望朱正廷这样。

朱正廷只是摇摇头。

“这不怪你,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对我说实话。”

朱正廷走到河边静静坐在那里,蔡徐坤只是远远的跟着他,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应该去打扰朱正廷,但又不放心朱正廷一个人,所以只好偷偷的跟着。

 


评论(5)
热度(72)

么西么西

© 么西么西 | Powered by LOFTER